新三板尚有361份年报“难产”

2017-06-19 06:33:00 上海证券报 分享
参与

  部分欲转板、被并购的公司或故意不披露年报等待被摘牌

  截至6月15日,在2016年年报披露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即4月28日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的559家挂牌公司中,仍有361家公司尚未披露2016年年报。这些公司中,既有“问题”缠身者,也有不少优质公司。前者可能由于业绩出现了“变脸”或者基本面发生了重大冲击;后者则由于资本规划发生了大的变化,意欲转板、被并购等,故意不披露年报,“坐等”被摘牌。

  距离新三板公司年报披露“最后的截止日”——6月30日仅剩两周时间了。根据上证报资讯统计,截至6月15日,在2016年年报披露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即4月28日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的559家挂牌公司中,仍有361家公司尚未披露2016年年报,即延期披露的公司中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年报依然“难产”。

  对于这些公司年报“难产”的原因,东北证券新三板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告诉记者:“此类现象的发生主要归结于主动和被动两大方面的原因。在企业自身主动的原因方面,一种是企业业绩发生了比较大的向下变化,或者企业的基本面发生了重大冲击,导致其在新三板继续挂牌的必要性不大;另一种则是其资本规划发生了大的变化,公司意欲转板、被并购等,导致企业故意不披露年报,‘坐等’被摘牌。企业被动的原因方面,则是企业与主办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审计机构就年报披露的沟通协调和细节认定出现了一定的问题,导致年报披露一直往后拖延。”

  记者翻阅相关资料发现,很多仍未披露年报的公司确实是“问题”缠身。如,去年实现营收5247万元的银都传媒,其大额债务共计约4945万元,资金链已经断裂,公司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办公场所已被物业客户中心限制使用,实际已停止经营;明利股份实际控制人、股东、监事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枫盛阳因违规提供担保2740万元,遭股转系统自律监管;环球拓业生产经营业务仍处于停滞状态,公司实际控制人失联,公司高管人员未能有效履职……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有很多新三板的优质公司出现在年报“难产”的行列,迟迟不发布2016年年报。如,嘉达早教6月14日再次被主办券商警示,并且其正处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中,近期再次延长停牌时间,同时近三个月来已有多家券商退出为其提供做市报价服务;龙福环能同样处于因筹划重大事项而持续停牌的进程中,并且已于今年4月12日向股转系统申请终止挂牌;正和生态早在去年8月份便已发布了上市辅导公告,今年2月宣布冲刺IPO并更换辅导机构……

  针对一些延期披露年报的公司,股转系统出具了多份问询函。与往年不同的是,在今年的年报问询函中,股转系统对于挂牌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财务数据真实性、关联交易等问题予以了重点关注。

  “尤其是持续经营能力的关注度在不断升温。新三板企业多处于初创成长期,抗风险能力弱,业绩波动风险较高,持续经营能力显得尤为重要。”联讯新三板研究院的人士表示,“中科招商、点点客、基美影业、中海阳、青雨传媒等,这些曾经的新三板明星公司,2016年都出现了业绩大幅下滑的现象,使得股转系统愈发注意此类情况。”

  比如,鸣利来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36万元、净利润-136万元,连续两年亏损。对此,股转系统要求公司说明是否能够持续经营,是否存在现金流断裂的风险。

  又如,华盛控股2016年度营业收入为2675万元,较上期下滑72%;2016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5759万元,其中已经逾期金额为3960万元;期末流动比率为0.61。同时,华盛控股董事、监事、高管等7人在2016年先后离职,公司实际控制人盛义良所持公司1700万股股权在2017年3月8日被拍卖,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股转系统要求公司对偿还债务的资金安排、逾期债务的偿还情况、实际控制人变更后对公司的影响、是否存在主营业务变更的风险,结合人员离职、期后公司业务合同签订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