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200家企业已达平仓线预警

2017-07-26 07:02:00 中国经济网 分享
参与

  股权质押风险频出的背后,实则是新三板融资渠道过窄。

  今年以来,新三板市场相对低迷,三板成指和做市指数一路下行。同时,今年挂牌企业定增规模萎缩,企业股权质押则成为融资最主要的方式。

  数据显示,截至7月21日,新三板共发生了近7000笔股权质押。而2014年以前,新三板企业每年新增质押的总市值均为30.92亿元,但去年新三板新增股权质押市值达到了1715.61亿元。两年间,新三板股权质押市值规模扩容了近55倍。而今年,新三板新增股权质押规模还在继续增长。截至7月21日,今年共发生近2300笔股权质押,新增股权质押市值超过1400亿元。

  除此之外,截至7月份,新三板上至少有200家未解押股权质押的企业已达到平仓线预警,50多家企业已达到预警线与平仓线区间。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作为新三板有限的融资渠道,股东质押股权为公司融资担保,是目前融资办法中最便捷的途径,但却不是唯一途径。事实上,新三板设计了多种融资渠道,但受限于新三板流动性不强,其他方式很难获得融资。

  未来一年到期规模达842亿

  新三板股权质押将迎来一个到期高峰。根据权威研究机构统计显示,未来一年到期规模达842.75亿元,可谓“危机”重重。

  从新三板企业的股权质押市值变化趋势来看,相对于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规模的增速,2015年以来新三板股权质押增速一直有增无减。相比目前定增融资遇冷的情况,新三板企业通过质押融资的欲望显著增长。

  与此同时,多数挂牌企业质押股份存在平仓风险。截至目前,新三板合计未解押股权质押总市值超2000亿元,占新三板总市值约7%。其中,股价跌破警戒线但未破平仓线的企业有50多家,创新层近10家;股价跌破平仓线的有近150家,创新层近40家。

  其中,股价跌破平仓线且累积未解押股权超过50%的企业有15家,包括亚锦科技(830806.OC)、米米乐(833048.OC)、大数智能(430607.OC)、桂祥电力(834969.OC)、富翊装饰(831574.OC)、天众合金(832011.OC)等。其中,米米乐质押到期最早,为2017年7月28日。

  而事实上,米米乐连连亏损,实控人刘文太所持公司51.62%股份被司法强制执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生变数。除此之外,今年因不符合创新层维持条件,公司被调出创新层。连续亏损,加上债务缠身,米米乐存在逾期未偿还借款及劳动人事仲裁的情形,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而从证监会行业分类看,新三板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股权质押次数最多,近300次,其次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

  从质押人类型看,近五成质押人为挂牌公司实际控制人。大部分挂牌企业大股东参与股权质押,是通过短期质押获得融资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此类股权质押通常表现为质押股份占比不大、质押时间不长。

  某会计师事务所律师告诉长江商报记者,新三板企业质地参差不齐,也存在很多信用评级不高的企业,且多为中小企业,近年来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巨大,应收账款计提坏账的比例大增。不少挂牌公司大股东在股权质押之前,相关公司的土地、厂房机器、专利等资产已经悉数抵押或者质押给银行。股权质押把风险转嫁到质权人身上。

  董登新认为,新三板多数急于融资的企业营业状况都不算很好。再加上新三板流动性较差、估值水平不尽合理等情况,综合因素造成新三板的股权质押问题重重。

  银行是股权质押的主力军

  股权质押有风险,而银行则成为风险承担的主力军。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从质权方类型看,新三板股权质押的对象有银行以及保险、担保、保理、小额贷款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粗略统计,银行作为质权人的占比超过四成。

  武当旅游董秘彭志勇也坦陈,与其他质押对象相比,企业更青睐于选择银行进行质押贷款。然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银行质押贷款利率通过在7%,要高于小额贷款。

  董登新认为,新三板企业本身贷款风险高,利率高于其他贷款方式,银行附加一些其他额外条款,都是银行基于充分风险分析后做出的决定。因此应属正常。

  事实上,对于给新三板企业质押贷款,银行方面也极为谨慎。一位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受新三板活动性欠佳、溢价低一级要素的考虑,银行在施行时对新三板公司股权质押要严峻得多。不同银行在危险操控上的侧重点不相同,有的银行只对于既有的公司客户来做新三板股权质押事务,依托长时间的事务协作恰当拓展危险敞口;有的银行则以近一年出售收入为首要规范,来断定授信额度(例如授信额度是出售收入的10%-20%);有的银行则以公司每股净财物为规范,断定最高质押率。

  “而一些急于业绩的城商行,可能会把质押的股权以理财商品的方式卖给顾客,以股权质押为标的,发行理财商品,从中赚取差价。”该人士透露,这是不少金融组织对新三板股权质押事务无法回绝的要素。

  有意思的是,身为对新三板最为了解的券商,股权质押规模远小于银行。有数据显示,证券公司作为质押权人接受的股权质押股本规模最小,2014至2015年规模保持不变,共1657.53万股,2016年股权质押规模虽有较大幅度增长,但整体规模相比于银行等其他质押方依然较小。

  董登新分析,券商对新三板股权质押的恳求更高,对净赢利、总市值和质押计划都有恳求。券商更青睐于短期投资,更愿意选择标的好、流动性好的公司。因此,券商在股权质押时一般都会附带条件,或者溢价补偿,通常年化利率高达11%-12%,质押率也只给到20-30%。因此,只会有少数股东会把股权质押给券商。

  应开发股权质押的相关产品

  相比银行、券商,其他类金融组织风控规范多元化。在高收益理财商品的威逼下,有的金融组织放松了对新三板公司的资格审阅。大多金融组织为股权质押设置了预警线、平仓线,抵达预警线会恳求融资方抵偿典当物,抵达平仓线会强行平仓。

  此外,金融组织还通过控制质押率来控制风险。在一份证券公司发布的新三板股权质押研讨中,通过多个样本统计得出结论,质押率与公司自身所属作业、质地以及上市后活动性有关。同一金融组织对不同公司给出的质押率都不同。恒泰普惠统计中,有的公司获得的质押率高达50%,有的则只需14%。不过其实恒泰普惠的出资标的中,现已有春秋鸿和枫盛阳两家公司出现危机。P2P的资金来历是广大出资者,一旦危险传导,终究都是出资者埋单。

  事实上,卷款跑路的ST哥仑步就是这样。ST哥仑步的质权人盛山资管是一家私募股权组织,股东魏庆华的股权质押到期日是2016年8月25日,但随着魏庆华的失联和贷款逾期未还,危险也随之转嫁给了出资人。

  董登新认为,随着股权质押业务日渐火爆,部分质押股股价下跌凶猛,爆仓风险加剧,股价达到平仓线可以看作股权质押的重要风险信号。

  然而,一方面企业缺钱,一方面贷款有风险。新三板除了股权质押有没有更好的融资渠道呢?

  国龙医疗(831366.OC)董秘董旭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民营医院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钱。民营医院需要通过高薪水吸引更优秀的人才,才能帮助企业良性发展,定增和股权质押都是公司融资的重要手段。

  武当旅游董秘彭志勇也坦言,新三板没有散户,所谓定增也很难有很好的效果。而与重资产企业相比,轻资产企业几乎没有银行认可的可抵押物用作申请贷款。因此,对于文化公司而言,股权质押几乎是唯一的方式。

  在董登新看来,在新三板融资渠道中,中小企业私募债门槛高、报批手续相对麻烦,对小公司而言成本太高,基本上不会被采用。定增抢购,场内市场参与购买,散户没办法参与,因此定增没有什么意义。资产证券化要求现金流稳定。因此,综合来看,股权质押是当前新三板最便捷和主要的融资渠道。

  业内人士建议,因为一般股权质押贷款利率会比较高,对企业也是一种负担。新三板应该开发股权质押的相关产品,在保证企业能够融到资的情况下,在风险和质押率平衡等方面做更多创新。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