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企业任性停牌频现

2017-08-10 07:58:00 中国证券报 分享
参与

  新三板市场停牌之风蔓延。数据显示,截至8月8日,在新三板市场11326家挂牌企业中,659家处于连续停牌状态,占挂牌企业总数的5.81%。这659家合计市值超过6000亿元。

  分析人士指出,除确有重大事项应当停牌外,不少企业借停牌作为掩护规避负面消息以维持股价。有些企业对停牌涉及的具体事项秘而不宣。相关公司长期停牌,投资者无法通过交易进行退出,大批资金被强制锁仓,市场流动性将进一步降低。大面积停牌可能导致市场指数失真,“僵尸股”数目增加,不利于市场整体发展。

  长期停牌频现

  数据显示,按累计停牌自然日计算,停牌200天以上的公司199家,占停牌企业比例为28.55%;停牌100天以上公司616家,占比为88.38%。停牌企业数量以及停牌总时间均出现较大幅度增长。

  从目前情况看,刊登重要公告、IPO受理、拟筹划资产重组、终止挂牌成为新三板企业停牌的四大原因。其中,因刊登重要公告而停牌的企业数量最多,共有252家公司,占比达36%;IPO受理企业123家、拟筹划资产重组企业234家、终止挂牌企业107家,占比分别为18%、33%、14%。

  停牌时间最长的当属ST桦清。公司于2013年7月挂牌新三板,2014年1月13日停牌,其停牌时间已超过1000个自然日。对于停牌的原因,公司解释称,因发生重大事项,为避免公司股票价格异常波动,保护投资者权益,向股转系统申请暂停转让。而就在暂停转让前一天,ST桦清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潘子系因涉嫌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而公司董事刘学升涉嫌骗取贷款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取保候审。

  4月27日,ST桦清发布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13.1%及81.44%。对于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公司表示,“营改增”税制改革导致税控机具及延伸产品收入大幅下降,打印机、扫描仪产品市场萎缩。诉讼尚未执行加上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令ST桦清的复牌之路遥遥无期。

  九鼎集团长期处于休眠状态。因为重大资产重组,截至8月8日,九鼎集团停牌时间已达793个自然日。2015年6月5日,九鼎集团公告称,正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和非公开发行股票,出于维护投资者利益的考虑停牌;2015年11月12日,九鼎发布收购公告,拟以106.88亿港元的现金对价,收购富通亚洲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股票继续停牌。

  此外,挂牌私募机构自查工作迟迟未完成,也是九鼎集团无法复牌的重要因素。根据公司发布的公告,公司按照《关于金融类企业挂牌融资有关事项的通知》对下属私募业务板块进行了自查,因股转系统还将进一步研究明确挂牌私募机构自查整改报告的具体内容与格式、自查整改条件的计算口径等,挂牌私募机构自查工作尚未结束。

  停牌理由笼统

  部分企业对停牌涉及的具体事项秘而不宣。以华图教育为例,公司于2016年12月7日起停牌,停牌理由却非常笼统,仅称正筹划重大事项,而具体是何事项却未详细说明。

  天星资本研究院副所长王晨指出,除了确实有重大事项应当停牌的案例外,不少企业出于各种目的而停牌,如维持股价、规避公司负面消息等。这类公司发布的定期停牌进展公告往往只是简单罗列过往停牌公告,属于笼统、模板式的信息披露,没有事件进展的实质性信息。“这些公司复牌后,股价往往出现大幅波动。据统计,因重大事项和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的公司中,约80%的企业复牌当日股价向下发生异动。”

  安信证券研究指出,新三板挂牌企业的停牌数量持续增加,与企业持续延期复牌有关。以占比最多的“刊登重要公告”为例,相当部分公司未披露做出停牌决定的“重要事项”,甚至有公司在消除最初导致停牌的因素影响之后,笼统以“正在筹备重大事项”为由继续停牌。

  “不论是忽悠式‘停牌’还是确有迫不得已的原因,长期停牌均直接触及中小股东的利益。停牌期间,股票无法交易,导致投资者无法通过交易退出。尤其对于前期采用做市转让方式、交易较为活跃的股票,更会使得大批投资者被强制锁仓。”一位私募机构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新三板的投资者数量本就有限,如果因自身筹码被长期锁定丧失交易机会,投资者积极性将大幅降低,流动性问题只会更加无解。”

  九鼎集团的股东总户数高达3206户,在整个新三板市场中排名前列。持续停牌两年间,挂牌PE经历了新三板市场下行、PE行业市场监管趋严,中科招商、信中利等知名PE业已经历几轮涨跌。但九鼎集团的市值仍停留在2015年6月的高位,高达1025亿元,居新三板市场首位。分析人士指出,复牌之后,九鼎集团大概率难逃补跌命运。“补跌就算了,毕竟对标的PE也在跌,但资金深锁两年的机会成本难以估测。”

  今年7月25日,钢钢网称终止第三次股票发行方案、终止认购首钢股份(000959)定增股的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指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终止尚需股东大会审议,且钢钢网未于2017年6月30日前披露2016年年度报告,为了维护投资者利益,钢钢网股票将继续暂停转让,直至终止挂牌。

  值得注意的是,挂牌新三板以来,钢钢网的股东户数从最初的5户增加至目前17户,平均每户持股约为308万股。公开数据显示,国信证券(002736)位列第十位股东,持股比例为3.25%。

  数据显示,目前659家停牌企业中,市值合计6247亿元。其中,15家企业股东户数在500户以上,148家企业股东户数在100户以上。

  制度亟待完善

  上述私募机构负责人指出,有些挂牌公司股价一跌就停牌,通过停牌锁住流动性,貌似把股价稳住。但一旦复牌,仍难逃补跌。“挂牌公司持续释放重大资产重组利好,之后宣布重组失败。这种套路复牌后势必会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

  天星资本研究院副所长王晨指出,新三板停牌及相关信息披露仍存在多方面问题。不少情况下,投资者难以通过公开披露获得关于重组事项的具体信息;很多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的企业,其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最终流产,而真实情况却不得而知;部分企业给出的停牌理由是否充足值得商榷;几乎所有定期停牌进展公告无任何实质性信息。

  “除了资金被锁外,大面积停牌可能导致市场指数失真,信息更加不透明。此外,长期停牌将进一步降低市场流动性,‘僵尸股’数目增加对市场整体发展不利。”王晨表示。

  安信证券新三板研究分析师诸海滨指出,停牌企业数量持续增长,将进一步加剧新三板市场的流动性困境。需要进一步严格企业信息披露的制度,做到停牌信息的公开透明,既能保障投资者权益,同时也能遏制一部分企业的“无故停牌”行为,提高市场运作的效率。

  诸海滨指出,在停复牌业务的规范方面,新三板市场仍需进一步完善细则。据了解,为规范新三板企业的停复牌业务,股转系统于2015年11月修订并发布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暂停与恢复转让业务指南(试行)》(简称《指南》)。诸海滨表示,相比于深交所出台的《备忘录》,股转出台的《指南》并未基于不同停牌原因分别列举明确、具体的时间限制和信息披露的要求,仅规定了“挂牌公司应明确恢复转让的最晚时点,且暂停转让时间原则上不应超过3个月”的大体原则。在停牌期间的信息披露方面,暂停转让期间股转规定至少每10个转让日披露一次未能复牌的原因和相关事件的进展情况;而在延期复牌期间提高到每5个转让日披露一次。尽管如此,新三板市场上仍有不少企业宣称因“重大事项”而长期停牌,高频率的信息披露要求以及主办券商的审核仍未对其形成有效约束。

责编: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