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演出公司业绩分化

2017-08-31 09:02:00 北京商报 分享
参与

  新三板半年报披露已接近尾声,然而在已公布2017年半年报的16家演出类公司中,盈利与亏损的数量各为8家,经营业绩呈现出冰火两极的态势。这些公司中,有的借助旅游资源与剧场院线优势,使业绩大幅上涨;有的公司则通过调整内容布局以拓宽营收渠道,最终却未能达成目标。

  捆绑旅游、加码剧院增业绩

  在目前新三板已公布2017年半年报的演出公司中,业绩最为亮眼的非云南文化莫属。今年上半年,云南文化实现营业收入3813.29万元,同比增长95.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0.07万元,同比增长4092.83%。云南文化表示,公司的3台定点演出《云南映象》、《云南的响声》和《黄山映象》,在报告期内合计演出450场,实现销售收入1386.6万元,虽然云南的旅游业被大力整治,但《云南映象》、《云南的响声》的品牌价值却得以凸显,实现了较好的收益。

  通过捆绑旅游业促使业绩上涨的不止云南文化。印象股份今年在整合武夷山景区相关旅游文化资源的同时,对主营的实景演出项目“印象大红袍”进行了一次改版,获取收入3499.4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8.76%;多彩贵州借助贵州旅游旺季提前到来的热潮,从3月起就开始不断增加大型歌舞《多彩贵州风》的演出场次,客源较去年同期增长151.89%;新青年从杭州《G20峰会》文艺演出到《最忆杭州》文化走出去专题文艺演出,极大提升了演出知名度。

  此外,强化剧场资源储备也有助于扩大营收渠道。2017年上半年,新三板“儿童剧第一股”丑小鸭新增了12家院线剧场,将“丑小鸭院线”扩大到48家,在此基础上引进国外优良音乐剧,调整产品结构,使公司营收较上年增加了155.2万元;而百禾传媒则致力于渠道深耕,重点构建演出现场和线下活动体验平台,现公司每年有近千场演出,覆盖全国25个省份800多个县市。

  项目调整致营收不及预期

  演出市场的不断繁荣也意味着内容产品迭代更新的加速,但若所布局的项目未能如期上演,也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不利影响。理想传媒上半年度主攻的大型项目中,原定举办的大连理想之旅音乐节和长阳49City音乐节因客观原因延期,使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无法达成预期,致使公司在报告期内亏损了218.67万元;城市理想则因为演出政策的调整,计划在北京开展的五一音乐节未能如期举行,导致2017年上半年的营收较上年同期下降67.72%,净利润更是减少了336.54%。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公司虽然在不断拓宽新的业务渠道,却未能如期实现盈利。合肥演艺公司2017年主攻创作舞剧,减少了文艺下基层演出场次,从而影响了公司的营收;世博演艺将大量资金用于筹备新项目以及马戏巡演,投入成本较大却暂未产生现金流;吉歌传媒为了提升市场竞争力,从过去单一的歌舞晚会表演向多元化发展,扩展业务范畴,也未能在上半年实现盈利。

  演出行业评论人陈建指出,开发新的演出项目,或者是对已有的演出内容进行调整时,应提前打好基础,循序渐进地展开,并在前期做好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运营风险,这样才让业绩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波动,有效积累用于生产活动所需的流动资金,使业绩不至于像坐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否则公司很难保持长期、稳定的运营。

  增强主业竞争力是关键

  “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只有在做好主营业务,具备较强核心竞争力的基础上,才有进一步拓展营收渠道的可能性。”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表示,公司应对所掌控的资源进行合理分配,在保证主营业务稳定运营的情况下开发新业务,若主营业务尚未在市场中立足,贸然调整已有的产业布局则可能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影响,“任何投资都具有风险性,对于演出公司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在公司主营业务市场竞争力不强的情况下,仍将大量的资源投入到新项目的开发中,必然使公司会面临较大的经营风险”。

  与此同时,演出公司对于运营项目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问题也需有前期的预判。例如,户外音乐节客观上会因天气、政策原因取消;山水实景演出与项目所在地的旅游资源情况、天气地理条件等因素密切相关;海外引入剧目极有可能不被国内观众所接受。“对于所涉及的演出领域有清晰的认知,能够做出较为合理的前期预判,对于把控公司盈利来说至关重要。”陈建强调。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王嘉敏/文 贾丛丛/制表

责编: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