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远通信合作伙伴角色耐人寻味

2018-06-22 09:17 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新三板不足一年又奔主板IPO 移远通信合作伙伴角色耐人寻味

  汽车、零售、城市、交通,如果在这些司空见惯的名词前加上一个前缀——智慧,那它们就将摇身一变成为物联网下时髦的产物。简单来说,物联网中所有的设备都嵌入了电子元件、软件和感应器,使他们能够交换和分析数据。

  上海移远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移远通信)就是这样一家处于物联网产业链上的企业。该公司主要生产集中了芯片、电容、电阻等元件的无线通信模块,再将该模块销售给下游终端设备厂商,最终得以在各种物联网场景中应用。

  近日,移远通信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登陆上交所,募集资金5.09亿元,用于通信模块平台建设项目和技术支持中心建设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刚挂牌新三板不到一年就摘牌转奔A股,移远通信显示出了对资本市场的渴求。

  不过,《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虽然该公司目前技术人员比例达到八成,并且有着“高新技术企业”的称号,但完整财年内不足三千万的利润水平在IPO排队企业中不占据任何优势。此外,移远通信和上市公司移为通信(300590.SZ)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待解答。

  三个月股权增值超6200万

  同样专注于无线通信领域,且刚于2017年1月上市的移为通信与移远通信之间不仅名称相似,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悉,移远通信包括实际控制人钱鹏鹤在内的四名董事会成员以及五名高级管理人员均曾在移为通信任职。招股书表示,钱鹏鹤与移为通信实际控制人廖荣华曾共同创立移为通信公司,后因经营理念不合退出股权结构,前者于2010年创办移远通信。

  虽然出走移为通信,但两家公司曾存在股权关联。

  2015年3月9日,钱鹏鹤与戴祥安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戴将其持有的公司42.5%股权作价2106.73万元全部转让给钱鹏鹤。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钱氏已持有移远通信97.5%股权。

  实际上,戴祥安系昔日合作伙伴、现移为通信董事长廖荣华的岳母。招股书解释称,戴祥安此前入股移远公司实为廖荣华对钱鹏鹤创业提供资金支持。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戴祥安才将股权全部转让。

  但是在戴祥安转让上述股权三个月后,钱鹏鹤又将该笔股权近乎全部转让给包括创高安防、宁波中利等在内的六家投资机构和一位自然人股东,总计作价8400万元。短短三个月间,戴祥安转让的股权增值超过6200万元。

  虽然经营理念上出现分歧,但在钱鹏鹤创业阶段给予资金支持,经营良好期又低调退出,廖荣华可以被誉为“最佳创业伙伴”。

  出走移为通信后,钱鹏鹤创办的移远通信在2011年沿用了前者“Quectel”商标,但并未约定商标转让款。直至2015年1月,两家公司才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商标转让价格为象征性的5000元,这项价格基于办理转让手续费确定。

  对于和移远通信之间种种关系,移为通信在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中澄清说,两家公司分处于行业上下游,相互独立,在业务、产品、客户上均存在显著差异。但记者查阅双方招股书发现,两家公司曾经存在相同的供应商——上海移柯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移柯通信)。

  2014年至2016年,移远通信向移柯通信分别采购了11596.34万元、5568.74万元和362.21万元;向移柯通信旗下子公司深圳锐迪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锐迪思)分别采购了49.59万元、863.04万元和342.46万元。

  而在2013年至2015年及2016年上半年,移柯通信也是移为通信最大的供应商,后者向其采购的金额分别为6497.29万元、7856.67万元、3919.38万元和748.51万元。不止移柯通信,两家公司还出现了同样的供应商——深圳华富洋供应链有限公司。

  移柯通信成立于2009年5月,其子公司锐迪思成立于2012年,二者与移远通信和移为通信成立时间相差无几,却成了他们的供应商。此外,移柯通信官网显示,其与移远通信的业务类型几乎一样,均为无线通信模块供应商。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工商信息后发现,移柯通信曾因隐瞒企业真实信息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存货猛增现金流净流出

  从业务类型来看,移远通信符合证监会鼓励的新经济领域的经营方向,但其利润水平距主板门槛距离不小。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以及2017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移远通信的利润总额分别为1246.81万元、2661.08万元、2500.38万元以及4239.86万元;扣非后的净利润更低,分别为1089.08万元、2547.14万元、2668.03万元以及3898.39万元。

  从2015年开始,移远通信的净利水平有了较大提升。实际上从这一年以来,移远通信便直接从高通和联发科等芯片供应商采购,至2017年这两家供应商已经成为该公司第一和第二大客户。移远通信对《投资时报》记者表示,和这两家核心供应商的深度合作,将有助于公司快速开拓物联网市场。

  虽然直接从两家核心供应商采购,但面对强势的供应商,移远通信的存货开始猛增,并占用大量运营资金,这也直接影响了该公司现金流。

  报告期内,移远通信存货分别达到1673.19万元、4914.41万元、13850.89万元和28365.16万元。而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存货较上期末分别增长1.94倍、1.82倍和1.05倍。在其存货中,原材料占七成,且大部分都是芯片。

  存货周转率方面,2014年至2016年,移远通信该项目指标分别为11.52、6.87和4.7,自2015年开始快速下降,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由于存货规模快速增长,移远通信经营活动现金流不断流出。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641.44、2569.07、-5388.04万元和-3791.41万元。

  除了对现金流产生影响,高通甚至对移远通信选择什么样的客户做出了限制。招股书信息显示,高通会根据采购规模向移远通信收取保证金(招股书中称为“采购返利金”),只有该公司将生产的产品销售给符合高通要求的客户后,才能收到退还的返利。

责编:白洁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