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底部一定伴随收集过程

2017-05-13 09:59:00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分享
参与

  ■ 投资非常道

  “量小不是底”这观点我最早是1993年5月提出的。当时上证指数创下1.92亿元——1558点来的最低成交量。按当时的普遍观点(一直都是),地量就等于没了抛盘,既然没了抛盘,理所当然就是底。所以这观点引起了一片哗然:什么?抛盘都没了还不是底?

  但事后证明,这样的调整,量小真的不是底,是底也是一种烂泥底。

  把地量看作抛盘没了,而非买卖双方的交投意愿没了,反映了一种单向思维。从交投角度看,如果抛盘没了,买盘还有;在特定的价位上想买的比想卖的多,市场会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在这一价位买不到,就在高一个价位买,还是买不到,就再高一个价位,直到有人愿意卖出为止。所以,真的有买盘而无抛盘,抛盘萎缩而买盘不萎缩,或买盘萎缩程度小于抛盘萎缩程度,反映在量价关系上,就是一个适度增加的成交量加一条有一定长度的阳线(包括大幅高开且收盘有一定涨幅的阴线)。量小,绝不是单一的抛盘萎缩结果,也是买盘大幅萎缩的结果,甚至主要是买盘大幅萎缩的结果,否则就不会有“成交量是股市元气”这么一说。

  由于股价走势不是取决于持股者的意愿,而是持币者的意愿,只有买入者愿以更高的价格买入,卖出者也只愿以更高的价格卖出,才能形成良好的上升趋势。所以,量小不是底,是底也是烂泥底,具有普遍适用性。

  理论上,一个股票越具有投资属性,越有价值,它的地量与地价相匹配的概率越高。但是,连贵州茅台这样的股票,2008年12月和2014年2月两个重大调整底部,也都是在量价背离状况下产生的。贵州茅台如此,就遑论其他股票了。

  所以有必要再次强调上周说的观点:缩量战法适合上升趋势确立后的小波段调整;大级别调整,适合量价背离,即:量从高到低,缩量之后再适度增长,以后历经萎缩也不再有地量。

  重申了这一概念,我们来讨论另一个概念。

  股票为什么涨?因为它被低估,因为它有成长性,因为……逐个排列可找出很多个因素。但每一次上涨或每一个股票上涨的因素又不尽相同,究竟哪一个因素会对这一次、这一只股票起决定性作用,我们的大脑无法穷尽它们的排列组合,也无法准确量化。

  我们有一颗会思考的大脑,有时会想到:有了这些因素,这股票一定会成牛股。但我们不知道这个判断是否正确,包括这个因素是否成立,因为我们常会一厢情愿,犯自作聪明的错误。

  但“市场永远有一个比我们知道得更多、更聪明的家伙”,所以我们需要有一种方法,能观察到“这个知道更多、更聪明的家伙”在干什么、想什么,以此弥补我们的缺失,印证我们的想法。技术分析的两大类——规律类和观察类中的观察类,起的就是这样的作用。

  从量价角度来说,背离是一个重要途径,它说明那个聪明的家伙已加大了买进力度。他有可能会失败一次、两次,但最终会消化掉所有的卖出压力,令供求倒转。因此,一轮调整总是会在量的一增一减反复波动中再也创不出地量后结束。

  还有一个途径,就是下跌途中的阴线量柱和阳线量柱的长短变化。一个股票,下跌途中阴线量柱总是比阳线量柱长,这股票很可能见底之后也没花头。反之,阳线量柱经常比阴线量柱长,那这股票就可能有大花头。因为阴线阳线代表了价格方向,量代表了交易活跃度。阳线量柱比阴线量柱长,表明市场对这个股票的上涨预期更强烈,参与它上涨交易的积极性更高。

  当然,在实际走势中,阳线量始终大于阴线量是不可能的,特别是下跌趋势,卖出是主流,阴线量盖阳线量是常态。所以阴阳量柱的比较,不能是所有阴线和阳线量柱的比较,而是关键的少数的比较——枪打出头椽子,看出头椽子是阳长还是阴长。经常阳量出头,阴量不出头,那这个股票很可能就是一个好股票。比如我们举过的华友钴业例子,这股票从2015年11月31.6元到2016年2月14.02元的途中,像电线杆般高高竖起的量柱线,都是阳柱;还有四川双马,从2015年6月13.29元到2016年1月5.06元,更是明显的阳量出头,阴量不出头,那突兀拔起的电线杆量,全是阳量……在2638点的反弹中,表现最好的股票,大多在先前调整中,具有这样的量价表现。

  为什么?

  我们说过,“股价如灰尘,有人拨动才会飞扬起来”。谁能挥舞起大扫把,让灰尘漫天飞扬?靠楼上王大爷、楼下李大妈全仓买进是不行的,他们手里只有牙签。而是要靠我不认识的那个家伙,人们称他“主力”。只有他才挥得动那把大扫把,让尘土飞扬。也只有他在大手笔买进,才会使一个股票在下跌途中,一次次出现那拔地而起的阳线量。

  我并不神化主力,相反,我认为主力就是给大家发红包的。那一次次冒出来的阳线量,就是主力非神的证明——他很看好这个股票,但他总是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错误估计时机,所以一次次把灰尘拨起,但结果只是把自己扬了一身灰。看到这种股票,只需放到自选股里,然后思考为什么?它的胆气和激情来自哪里,也就是哪些因素会促使它成为牛股?什么时候才是最合适的买进时机?

  上面讲的股票中,四川双马是个非常有意义的例子:从2015年6月到2016年7月这13个月里,无论涨跌,它的阳线量总是高高在上。由于在先前的调整中,卖盘几乎已被那个“知道得更多的家伙收完了”,所以这类股票的底部就不一定非要量价背离了。这也是我上周讲的,地量=地价的其他印证条件。

  底部一定会伴随着收集。收集不是一个做庄概念,而是一个有组织、有目的、有计划的建仓概念。收集可以是自然的循序渐进过程,反映出来的就是量价背离。也可以伴随一次次的冲动,反映出来的就是那一根根突兀的阳量。重大底部的产生,两者必居其一。一个没有,就没有大花头,因为它仅仅是套牢的股票不想割了,不下手了,手头还有点钱,那就用左手的钱去救右手的票吧。左右手互博,那是周伯通啊。伯通者,不通也!金庸先生写得明明白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