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ST重钢或重整自救

2017-05-16 09:20:00 经济参考报 分享
参与

  连续两年净利润负值后被实施退市风险提示、筹划重组近一年后失败,重庆钢铁终究没逃脱戴帽变身*ST重钢的命运。尽管距离4月21日*ST重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不到1个月的时间,从仍正常交易的重钢H股——重庆钢铁股份来看,股价已折半。有分析人士表示,从2017年一季度数据来看,*ST重钢的未来经营扭亏仍然艰难。对于*ST重钢来说,留给其扭亏的时间已经不多。

  暂停重组

  5月3日,重钢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称,董事会书面议案审议并通过了《重庆钢铁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议案》,正式结束了自2016年6月2日以来的重大重组计划。

  按照此前计划,*ST重钢原拟将上市公司所有资产、可置出负债、人员及业务全部置出,由控股股东重钢集团承接;在实现钢铁业务全面剥离的同时,再通过发行股票方式,置入整合后的渝富控股所控制的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涉及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优质资产。

  重钢表示,自停牌以来,公司及交易各方积极推进相关事项,就重组方案进行了反复筹划和论证。但因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较为复杂,拟置出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经与债权人进行沟通,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

  此外,对于拟置入的渝富相关资产由于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分别履行国有资产监管管理部门、金融及证券行业主管部门等监管审批,并涉及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衔接工作。

  因此,重钢认为,基于上述原因,预计本次重组难以在规定的时间内与交易相关各方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并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审慎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将在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后及时申请复牌。

  业内人士表示,渝富集团涉及多个上市资产再上市的问题,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也正因为此,重组不得被终止。

  资料显示,渝富集团为重庆市政府2004年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主业包括土地资本运营、金融、产业投资。渝富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其主要参控股金融企业包括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兴农担保、西南证券、安诚保险、汽车金融、三峡担保、进出口担保、银海租赁、农交所、药交所、股份转让中心、惠民金融、香港公司等。其中,西南证券、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已于A股或H股上市。

  主动重整避免退市

  对于此前的重组,重钢表示,调整源于近年来宏观经济形势和钢铁行业发生较大变化,化解过剩产能等经济结构调整对公司所处的钢铁行业发展前景影响较大。

  事实上,连年陷入亏损的重钢正面临退市风险。资料显示,受此前钢铁行业整体过剩、行业下滑等多方因素影响,重钢已连续两年亏损,2015年和2016年,重钢净利润分别亏损59.87亿元和46.86亿元。

  重钢集团董事长刘加才此前就坦言,2016年重庆钢铁未能扭亏,连续两年亏损遭“ST”处理,“如果2017年再亏损,将被迫暂停上市。2017年是重钢扭亏脱困的关键之年,重钢必须要迈过控亏扭亏这道坎。”

  具体来看,自2011年起便经营困难,重钢连续多年亏损。2011年重钢亏损14.7亿元,2012年盈利9881万元,但需注意的是,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多达20亿元。这也意味着,若排除补助金额,2012年重钢亏损多达19.1亿元。到了2013年,重钢亏损额继续扩大24.99亿元。2014年,重钢借助资产处置获利11.33亿元与政府补助9.23亿元,盈利5143万元。

  而到2015年时,虽然重钢仍获得政府9.69亿元的补贴,债务重组也带来23.5亿元收入,但对于重钢亏损额来说,这些增量仍难以减轻亏损,当年亏损额增至59.87亿元。2016年再度亏损46.86亿元。

  重钢表示, 2016年,公司经营继续面临严峻的形势,在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被迫于当年6月至年底采取来料加工方式。报告期内,1月至5月,公司自产自销钢材坯实现收入21.85亿元,同比增加9926万元。但6月至12月,公司与攀华集团开展来料加工合作,期间为攀华集团加工钢材125.91万吨,按会计准则只能确认加工费收入9.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6.81亿元减少47.1亿元。

  我的钢铁网首席分析师徐向春也表示,对于重钢,一方面是其债务包袱沉重,财务成本高企,另外,债务导致的现金流紧张,影响到正常生产经营及高炉利用率,间接导致产量下降。以重钢粗钢为例,产量235.5万吨,按产能600万吨估算,实际利用率仅38%。此外,在产品竞争力方面,重庆相对沿海钢企地域偏远,也导致原、燃料采购和钢材运输成本高出许多。

  因此,重钢表示,此次重整将继续围绕钢铁主业经营进行,通过改善资本债务结构,降低财务费用,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为扭亏脱困创造有利条件。

  此外,积极实施产品结构调整。抓住区域市场竞争优势,快速恢复建材生产,做好系统填平补齐,扩大区域市场占有率,提升产品竞争力。

  重庆国资或成最大“白武士”

  5月10日,重钢发布公告称,为保护债券持有人权益,公司拟根据有关规定,提前清偿公司于2010年11月发行的公司债券全部未偿付本金及利息,将于5月25日召开“重债暂停”2017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

  若二分之一以上的债券持有人同意,会议将通过提前清偿决议,变更本期债券存续期限并按照“重债暂停”的债券面值与截至兑付、兑息日当期应计利息之和,提前清偿本期债券全部未偿付本金及利息。该资金由追加的担保人重庆国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履行担保责任代为偿付。

  重钢表示,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重整中公司将在法院的主导下与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重钢将在平衡保护各方合法权益的前提下,积极与各方共同论证通过延期清偿、降低利息、豁免债务、以股抵债等各种方式解决债务问题的可能性。

  据悉,重钢于2010年11月25日核准发行了20亿元公司债券,期限为7年期,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为该期债券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但由于连年亏损,上交所决定自2017年4月13日起暂停该期债券在交易所上市,债券简称由“10重钢债”更名为“重债暂停”。

  但从重钢本身,已处资不抵债。数据显示,2016年重钢资产总额约364亿元,负债总额约365.46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0.29%,资不抵债。而这相较于公司2015年末89.78%的资产负债率,大幅增加11.71个百分点。

  资料显示,重庆国创成立于2007年8月1日,系重庆市国资委出资组建的独资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主要经营范围为从事对外投资业务及相关咨询服务、资产管理等。根据2016年度合并财务报表,重庆国创2016年末总资产为550.39亿元。

  由此来看,重庆国创或其他重庆国资或成为重钢此次重组的最大“白武士”。日前,重庆国资委相关人员到重钢调研改革脱困工作,表示重钢应围绕生产顺行、智能化、适应市场等方面尽快研究落实相关技改方案,尽快研究启动相关改革工作,协调解决好生产经营保产保供与改革的相关问题。

  上述负责人指出,重钢要坚定信心,攻坚克难,咬紧年度生产经营目标不放松,不退缩、不松懈。以求实效为目的推进各项改革。要把产品结构、工艺调整、技术改造作为当前的核心工作,确保各工序成本不断降低;加快改革节奏,实施市场化用工机制,下放用工分配权限,实现“责、权、利”统一。

  此外,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重钢债务高企,或进行市场化债转股。继“去产能”之后,“去杠杆”成为今年钢铁业面临的新任务。日前,根据国务院钢铁煤炭去产能部际联席会议的要求,中钢协在安徽马鞍山召开了典型钢铁企业“去杠杆”交流座谈会。会议讨论了下一步“去杠杆”和顺利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的措施和方法,交流了“去杠杆”典型钢铁企业在资本结构、负债结构中短贷比例过高等方面的情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