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刘士余定义交易所一线监管:必须坚定不移地搞

2017-08-26 11:39:00 中国证券报 分享
参与

   刘 士 余 金 句

   ■ 交易所绝不是单纯的交易平台,必须是强大的监管者。

   ■ 入场者都要受交易所监管,没有例外。

   ■ 交易所市场是大家吃饭的锅,锅坏了,大家都吃不饱,也吃不好。

   ■ 交易所一线监管必须坚定不移地搞,还有改进的空间。

   又是周五,证监会再次重磅发声,这次直指交易所一线监管!

   证监会网站25日消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证券交易所一线监管国际研讨会上致辞表示,交易所绝不是单纯的交易平台,必须是强大的监管者。交易所要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对广大投资者负责。尤其是所有的交易活动发生在交易所,所有的交易记录在交易所留痕,交易所抓监管责无旁贷。

   刘士余指出,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改革进程中,中国政府十分重视发展资本市场。经过各方面的努力,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股权融资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在整个融资体系中仍然是一个短板。中国证监会正在按照中央政府的统一部署,牢牢坚持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发展方向和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根本监管使命,大力推进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从严监管,推动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证券交易所作为市场的组织者、运营者和自律监管者,处在资本市场监管体系的第一线,具有独特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交易所天然具有监管的职能

   刘士余强调,从国际上看,交易所天然具有监管的职能,并普遍为法律所确认。纵观交易所400多年的发展史,可以得出三个基本结论。

   一是交易所的监管职能与生俱来。“乔纳森咖啡馆”作为伦敦交易所的雏形,“梧桐树协议”作为纽约交易所的发端,都有自律的尝试。交易所本身是为了有序组织交易而设立的,交易所的章程都有自律条款。德国1897年实施的《交易所法》、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以及其他国家的法律或者判例明确了交易所的监管职能。

   中证注

   ➤“乔纳森咖啡馆”——1698年英国人约翰•卡斯塔因在伦敦柴思胡同的乔纳森咖啡馆发起股票交易活动,1773英国的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在这家咖啡屋成立,后成为伦敦证券证券交易所。

   ➤“梧桐树协议”——1792年5月,美国24名经纪人在华尔街一棵梧桐树下聚会,商订出著名的《梧桐树协议》。商人汤迪发现了其中的商机,便在华尔街建了一家咖啡馆,名为汤迪咖啡馆。于是原本风餐露宿的证券市场找到了一个“避风港”。1817年,参与华尔街汤迪咖啡馆证券交易的经纪人通过一项正式章程,成立“纽约证券交易会”,就是今天的纽交所。

   二是交易所不管组织形态如何变迁,始终扮演着监管的角色。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交易所一度出现公司化浪潮,为解决营利和监管之间可能存在的冲突,对监管职能及履职方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分离。即便如此,交易所始终承担着一定的监管职能。近年来,不少国家反思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通过不同方式强化了交易所的监管职能。

   三是交易所一线监管不仅成为国际共识,而且形成丰富的实践。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认为,交易所在监管方面可以做很多事,包括对会员的监管、对产品的监管、对交易的监管等。

   · 交易所一线监管必须坚定不移地搞 ·

   从中国的实践看,刘士余认为,交易所一线监管必须坚定不移地搞,还有改进的空间。中国的资本市场很年轻,设立沪深交易所不到30年,发育还不成熟。同时,我们的市场很特殊,投资者超过1亿人,个人投资者交易额占比超过80%。在这样的市场,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是最艰巨的任务。交易所设立之初,就在章程中明确了自律等监管职能。1993年国务院证券委发布的《证券交易所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了交易所监管职能。1998年,交易所监管职能写入《证券法》,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规定得更加完善,明确了交易所规则制定权、实时监控权、异常交易账户限制交易权、纪律处分权等,为一线监管提供了法律依据。

   “坦率讲,过去我们的交易所一线监管职能发挥得很不够。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充分暴露了这一点。”刘士余指出,交易所绝不是单纯的交易平台,必须是强大的监管者。交易所要切实维护市场秩序,对广大投资者负责。尤其是所有的交易活动发生在交易所,所有的交易记录在交易所留痕,交易所抓监管责无旁贷。

   刘士余表示,2016年以来,沪深交易所探索建立了“以监管会员为中心”的交易行为监管模式。也就是交易所督促会员管好客户,要求会员事前了解客户、事中监控交易、事后报告异常。从一年多的情况看,交易所的工作重心实现了向一线监管的转移,事中监管力度明显加大,市场乱象得到有效遏制,市场生态发生积极变化。中国的资本市场账户是可以看穿的。我们将发挥这一优势,加快中央监控系统建设,加强对跨境、跨交易所、跨账户异常交易的监测,使所有的违规交易都无处可藏。

   刘士余强调,在一线监管方面,交易所还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实施“刨根问底”式的监管,对会员开展合规培训、专项现场检查,并且及时将违法违规线索上报证监会,形成了协同监管的合力。

   刘士余指出,总的看,这两年中国资本市场走得比较稳,得益于沪深交易所自觉担负起一线监管的责任,今后应充分发挥这方面的作用。

  境内外交易所应携手合作做好一线监管

   “境内外交易所应当携手合作,共同做好一线监管的文章。一线监管不是新事物,但总是面临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刘士余指出,比如,在新产品新交易方式层出不穷的当下,交易所如何更好体现公共属性,为不同层次的市场参与者提供公平的机会?如何完善交易规则,科学确定异常交易行为的标准,既管好秩序,又不影响正常交易?交易所如何用好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发展监管科技(RegTech)?如何加强一线监管跨境合作,共同打击跨市场操纵行为?这些问题都需要共同探讨,深入交流。这次研讨会是好的开端,他提议把它机制化,每年办一次,吸引更多的交易所参与进来,办成交易所交流互鉴的平台。

   刘士余强调,中国的交易所本身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近年来,交易所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开通了沪港通、深港通,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易所开展了实质性合作。今后,中国证监会将以更大的力度支持境内外交易所拓展机构互设、人员培训、互联互通等方面的务实合作,为全球资本市场稳定繁荣注入新动力。

   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不是刘士余第一次就交易所监管发声,今年4月15日,他在深圳证券交易所2017年会员大会上的致辞就着重谈到了交易所监管。

   交易所是资本市场重要的监管主体

   “交易所的功能定位,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与时俱进的,目前已经远不是简单的证券发行与交易场所的原始定位了。我到证监会任职后,在学习和研究《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方面花的时间最多,其中包括认真地梳理《证券法》对交易所的有关条文。”刘士余表示,证券交易所不仅是法定的证券交易场所,而且是个法定的监管机构。《证券法》第三章第二节整节规定了证券上市、退市的监管,给了交易所最终决定权。《证券法》第五章名字就是“证券交易所”,共20条,明确规定了交易所的组织及监督职能。

   比如,第114条、115条规定了证券交易实时监控权,异常交易限制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监督权和临时停市、停牌的决定权。这方面的内涵其实是海量的,交易所一线监管的主要职责在这里都有依据。第121条规定了纪律处分权,交易所有充足的法律授权,对违反交易规则的在证券交易所从事交易的人员,情节严重的,采取撤销其资格,禁止其入场进行交易的监管措施。《证券法》第118条规定,证券交易所依照证券法律、行政法规制定上市规则、交易规则、会员管理规则和其他有关规则,并报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我理解,这一条实质上是赋予了交易所通过制定规则对市场进行“全方位”监管的权力。

   刘士余认为,法律对交易所的授权,既符合国际上资本市场发展与监管通行的制度安排,更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交易所一线监管的信任和重托。交易所具有实时全景式透视市场的法定职责,又具有贴近市场各类主体的天然优势,把一线监管的职责扛起来、扛得住,体现了市场运行和监管的内在逻辑。与行政监管和一般的自律监管不同的是,法律赋予交易所的监管职能具有广泛性、多样性和有效性,可以更好地实现市场运行的目标和方向。交易所必须依法主动行使全方位的监管职能,包括对公司上市、退市和并购重组的实质性监管,这不是交易所职能的越位,而是交易所依法履职的到位。再比如对中介机构的监管,不仅对上市公司,对会员,而且对会计师事务所等从事证券业务的其他中介机构,交易所都必须有规可约、有矩可束。总之,入场者都要受交易所监管,没有例外。

   刘士余强调,一线监管是《证券法》赋予交易所的法定职责,监管是交易所的法定主业。交易所既有法定机构的权威性,又有自律监管的灵活性。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敢于亮剑,捍卫法定监管权威,运用自身规则的灵活性,对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坚决打击、绝不手软。上市公司在交易所上市,投资者在交易所交易,会员是交易所的会员,信息也通过交易所披露。交易所对维护市场秩序责无旁贷,交易所的会员对维护市场稳定也责无旁贷。交易所市场是大家吃饭的锅,锅坏了,大家都吃不饱,也吃不好。全体会员要积极响应和落实一线监管要求,共同维护好市场秩序。

   刘士余还特别指出,投行作为交易所的会员,要回归本源、专注主业,真正讲诚信,做天使。从事证券业务的注册会计师与会计师事务所,要做资本市场的“看门人”,不要让劣质企业混进来。交易所、投行及注册会计师事务所等要共同努力,支持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整合资源、做优做强。要缩短服务链条,降低融资成本。让资本市场红利惠及广大投资者,惠及各类企业。

责编: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