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汽车/ 科技/ 数码/ 游戏/ 留学/ 财经中心

信达证券陈嘉禾:投资者为何喜欢追涨杀跌?

2017-11-19 13:59:00 证券时报 分享
参与

  只要人类看待世界的根本方法不变,资本市场的情绪化本质也就不会消失。

  在资本市场里,所谓情绪化,主要是两个方面:涨了以后兴奋、觉得更容易涨;跌了以后沮丧、觉得还要继续跌。也就是所谓追涨杀跌,买在山上卖在沟里。

  其实,价格涨了以后东西更贵,因此更难赚钱;跌了以后东西更便宜,因此更好赚钱,这个道理说起来很多人都懂,但是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呢?

  从本质上来说,人类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情绪化思维,是由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根本方法导致的。

  而这种根本方法,是由几百万年以来,人类在和自然界的斗争中学会的。正是这种根本的方法,有效使得人类(以及其它许许多多的动物)能够从蛮荒时代一路走来,繁衍至今。

  这里,就让我们仔细分析,这种探索世界的根本方法是什么、它如何产生、以及为什么它并不是最优秀的方法、因此导致了许多投资者失败的。

  对于蛮荒时代的人类(以及动物)来说,他们是绝对无法用今天我们的科学手段去理解这个世界。蛮荒时代的世界如此不友好(毒蛇猛兽出没,没有什么东西可吃,风霜雨雪没有房子住等等),因此如果当时的人们不能有效理解这个世界,他们就会被迅速淘汰。

  没有复杂的手段去分析,可又需要理解世界,怎么办呢?人类的祖先使用了一种简单、有效、低成本的方法:不问道理、不断尝试和试错,只要一种行为的短期结果是好的,就将其长期化。

  在蛮荒时代,这种不问原理、只问结果的方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一只狼咬了一个人就会吃掉一个人、甚至更多的人;一种果子吃下去感觉不错、那么吃得更多一定可以果腹,甚至植物的基因遗传也被这种方法在无意中发现和利用:先民们每次种下最大的果子的果实,就能不断收获更大的果子。

  也就是说,蛮荒时代的人们,无法通过原理去理解这个世界(看看当年有多少图腾崇拜,这种在今天看来完全无法理喻的情结),这对他们来说太复杂了。所以,人类选择用简单的结果来判断自己的尝试是否正确,而不是真理。也就是说,只要短期有利,就是对的;只要短期有害,就是错的。

  相对于人类几百万年的进化历程,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史实在太短了,短到我们即使已经掌握了一些科学的分析手段,能够在一定意义上从原理来分析事物的好坏,但是我们的本能反应、那些存在在我们身体里的各类激素和神经,还是本能让我们按照祖先使用了几百万年的方法,去判断自己遇到的事物,去选择自己的行为。

  所以,当人们面对甜食、酒精时,我们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当我们的身体过度肥胖需要运动时,我们仍然无法驱使自己。当我们面对虚伪的美誉时,我们仍然感到高兴。当我们面对善意的劝诫时,我们仍然感到沮丧。原因无它,几百万年以来,我们习惯了用当时的感觉,去评价一种事物的好坏,不习惯从源头上分析事物的本质:仅此而已。

  而当投资者在面对资本市场时,他们的“分析无力感”是非常明显的:我们怎么能知道一家上市公司到底好不好呢?怎么能知道一家公司到底低估不低估呢(看看有多少种估值方法,你就会有多少种疑惑)?怎么能知道利率在未来的走向到底是怎样呢?怎么能知道一只基金的管理者到底有没有能力、是否尽责呢?

  在面对不确定的资本市场时,投资者们心中那使用了几百万年的方法,迅速让它的主人找到了安慰感。只要短期给人带来快乐的上涨,就很容易被认为是好的。反之,下跌让人痛苦,那么就会本能被认为是坏的。

  于是,人们放弃了追求资产涨跌背后的真理,听从自己的本性,在市场中一路狂奔。而情绪化,也就因此成为资本市场的主旋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由于资本市场的情绪化,本质是来自于人类几百万年来,面对世界时所使用的根本方法,因此我们几乎可以预言,只要人类看待世界的根本方法不变、或者说绝大多数人的方法不变(一些少数聪明的人已经开始使用新的方法,但是他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少),资本市场的情绪化本质也就不会消失。而我们看到的涨者更涨、跌者更跌,也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而这,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恰恰是长期收益不竭的源泉。

  (作者系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研发中心执行总监)

责编:王玉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