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券商分析市场走向 下半年A股投资机会何在

2018-07-01 06:13 经济日报

  下半年A股投资机会何在

  多家券商预计,由于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有望继续平稳运行,物价水平稳定,经济增长质量稳步提升,但增速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因此,农村消费、人工智能、新能源、券商等板块或将成为下半年资金的“宠儿”

  近期,A股走得有些磕磕碰碰,投资者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到了下半年。下半年的宏观经济走势将如何演绎?哪些板块值得重点关注?还有哪些风险事件将影响A股市场运行?日前,申万宏源、光大证券、川财证券、华泰证券、中泰证券等大中型券商纷纷召开2018年夏季策略会,为投资者把脉下半年A股投资机会与风险。

  对经济预期谨慎偏乐观

  多家券商的中期策略会预测,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有望继续平稳运行,物价水平稳定,经济增长质量稳步提升,但增速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对下半年宏观经济环境的预期持谨慎偏乐观的态度。

  川财证券宏观策略首席分析师邓利军表示,信贷长周期、产能周期与库存周期三周期重叠导致增长平稳有韧性。债务长周期见顶下,产业集中度提升大趋势将延续;产业结构变迁决定了技术要素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同时,库存周期在不同行业之间出现分化。流动性方面,融资需求收缩使得偏紧压力下降,下半年债务出清的压力积累,流动性边际转向充裕。

  “我们对下半年宏观经济环境的预期持谨慎偏乐观态度。”申万宏源证券宏观资深高级分析师李一民表示,这一判断的理由是目前投资效率出现提升。当资本以高效的方式投资于回报率较高的行业,能产生较多的产出,负债、产出与投资成比例上升,有助于杠杆率维持稳定,并能兼顾风险释放与内需平衡。

  新的内需增长点体现在精准扶贫、鼓励消费、降税增支、加大进口等。避开高杠杆弱盈利的经济部门,寻找高效率高增长的经济部门,将是下半年证券投资的主线。

  华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通胀走势未来仍存在不确定性,本轮猪周期可能较平,但油价仍是通胀上行的重要风险因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先破后立的过程,今年的重点在“立”,核心在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重点就是促进人、土地、资本在城乡之间的流动。

  消费新科技等或成“宠儿”

  券商夏季策略会预计,农村消费、人工智能、新能源、券商等板块或成为下半年资金的“宠儿”。

  乡村振兴战略为农村消费概念股带来投资新机遇。申万宏源策略资深高级分析师傅静涛表示,未来一个季度将是验证消费品持续性的关键窗口,从稳增长政策选择的角度更应继续挖潜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消费。

  证券板块方面,外部挑战对行业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但我国经济的韧性以及新经济的活力又成为券商最大的利好基本面。

  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认为,首先,大消费时代催化大金融消费。我国经济正在从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转变。随着收入不断提高,居民对非物质性的、金融服务的消费需求将提升,利好券商拓展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服务。二是全要素生产率推动型增长利好资本市场。我国经济增长要实现向全要素生产率推动型转变,需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这是新格局下券商面临的第二个机遇。三是开放局面助力打破行业天花板。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坚定步伐有利于券商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全球竞争并获得新市场,本土券商的盈利能力和竞争力有望提升。

  新科技概念同样值得重点关注。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剑平在由川财证券举办的2018年四川主题金融投资论坛上表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既定政策,人工智能、数字经济将成为中长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拥抱新能源大周期,挖掘结构性变化机会。中泰证券分析师邹玲玲认为,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新能源车整体产业链包括电池及材料向高端化转变,今年或将是锂电中游行业盈利拐点之年,中游具备一定技术门槛,议价能力相较传统汽车零部件更强,建议围绕三层次积极布局:优选竞争格局较好环节,比如钴资源、电解液;重点关注锂电巨头供应链,比如各细分环节龙头;关注新技术趋势下投资机会,如高比能量电池、三元高镍、软包、热管理。在新能源方面,短期看,今年国内光伏需求受到新政影响或调整为35.6GW(全球85GW);风电在中东部常态化、分散式和海上放量等逻辑兑现下,今年装机或达25GW。长期看,后补贴时代或将在3年后到来,行业需求中位数升至4倍至5倍,各细分环节龙头凸显,光伏高效化和风电大型化趋势利好龙头。

  依旧存在不少风险点

  尽管A股盈利能力较强,估值和风险溢价水平较为合理,但不少券商业内人士认为,下半年A股市场依旧存在不少投资风险点。

  在申万宏源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看来,金融市场面临三大系统性风险源,分别是实体经济风险源、信用基础转变带来的风险源和金融市场创新风险源。

  至于这3个风险源的具体体现,杨成长认为,实体经济风险源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分别为土地和房地产的过度金融化和结构性价格泡沫、地方政府财政过度土地化和隐形债务、央企过高债务率和落后的产业结构布局以及新经济的过度产权化、基金化和证券化;信用基础转变带来的风险源主要体现在不动产抵押信用转向动产信用、泛政府信用转向界限明晰的政府信用和商业信用方面;金融市场创新风险源主要体现在金融投资收益率和实体投资收益率的倒挂、期限套利比重过大、金融运行成本过高、无风险收益率过高和信用基础转变以及泛金融阶段的监管创新滞后。

  杨成长还提到了经济转型引领金融市场发展基础的几大变化,如金融资产和业务步入存量调整阶段;信息技术革命改革传统金融市场交易、业务模式,并大幅度降低运行成本;实业和金融走向一体化;金融市场由不动产信用基础转向动产信用基础和传统要素货币化过度,生态、文化和社会资源货币化程度不足等。

  光大证券策略分析师认为,下半年最大的风险将来自于中美金融周期不同步对权益市场的冲击。不过,由于政策托底和估值低位的支撑,贸易摩擦带给市场的最终影响将可控。一是中国经济与政策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强;二是在当前可控的周期下行过程中,可以通过降成本等结构性改革对净资产收益率形成支撑;三是当前A股相对于美股处于估值低位,A股与美股的相关性较低,具有一定的避风港效应。

责编:贺超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