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卡收单价改落地 第三方支付转型和二维码突起成新命题

2016-09-11 08:53:00 经济观察报 分享
参与

   刷卡收单价改落地 第三方支付急寻转型

   李意安

   9月6日大限已至。

   银行卡收单市场终于迎来了借贷分离和手续费定价市场化的一天。

   “今天看起来,算是平稳过渡了。”一位接近银联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几个月来银联、银行和第三方支付企业紧锣密鼓地忙于商户换签、培训以及新系统的测试对接,如今终于告一段落。

   此前的3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下称“557号文”)正式发布,这份文件的核心要义在于三点:一是发卡行服务费、银行卡清算机构的网络服务费由此前的政府定价改为实行政府指导价、上限管理,收单服务费由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价;二是发卡行服务费实行借贷差别定价,即“借贷分离”,银联网络服务费向发卡、收单机构双向收取;三是总体上取消商户行业分类定价,告别了“MCC”定价的时代,但对超市、大型仓储式卖场、水电煤气缴费、加油、交通运输售票商户,按照“费率水平保持总体稳定”原则确定优惠费率,优惠期2年;对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教育机构、社会福利机构、养老及慈善机构,实行发卡行服务费和网络服务费全额减免。

   从9月6日起,“MCC”定价将走进历史,根据行业分类界定刷卡手续费费率的年代自此画上了句号,而借贷分离也终于一锤定音,奠定了支付清算发展史上里程碑的一刻。

   而另一方面,第三方支付的转型和二维码新势力的异军突起也成为了新的行业命题,新一轮挑战已经摆在眼前。

   第三方支付转型之痛

   “我只能说,能换签的已经全部都换签了。”一家规模业内居前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副总裁告诉经济观察报,按照监管以及银联的要求,9月6日之前,价改协议换签率是必须达到100%。因此,就在9月5日,价改前的最后一夜,公司还发送了将近200万条消息给商户和代理,告诉大家费率价改限期已到,如果错过换签想知道自己新的费率,请联系支付机构并补签协议。“过去几个月中,业务部门上下在用尽各种办法宣传价改事宜,一方面自上而下地推动代理商去落地商户换签,另一方面从Pos屏到短信、官网、微信,几乎所有能想到的渠道全部都被用以通知商户主动来进行协议换签,除非POS机具已经完全不用了,否则只要开机就能看到。”上述第三方支付公司副总裁说。

   但是他也承认,已经有好几万商户3个月内没开过机。“许多商户都有好几台POS机,所以弃用的休眠机具其实数量也不小。”

   与此相比,也有一些支付机构在换签过程中采取了更为简单粗暴的办法。一位代理商告诉经济观察报,乐富就采取了直接一刀切的方式,将所有商户的费率更换成了0.6%,“有问题就申诉,不申诉就视同接受。”

   上述代理商透露,业内甚至存在代理商在价改前营销“最好用的手刷工具”,声称一机四费率不受价改影响,把500的机器炒到2500一台,抓住最后的“红利期”欺骗商户。

   “现在新一轮的价改才刚刚落地,暂时还看不出什么,但是短期内,来自商户的纠纷是肯定存在的,全国上千万台机具要在几个月内实现100%的全覆盖其实是很难的。”上述第三方支付公司副总裁说。

   然而,时代洪流大势所趋,即使存在价改换签不顺利的情况,也只能算是一些小插曲。多位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本次价改落地之后行业环境一定更为清明,但是另一方面心里也觉得十分“没底”,因为“真正考验大家创新能力的时候到了。”

   收单市场竞争已经充分饱和,各家支付公司的费率差异到了万分之零点几,这种情况下,商户会挑选品牌,真正比拼服务的时候到了。

   “目前的现状是很少有商户是认可支付公司的。我敢说市面上99.999%的新商户在申请POS的时候会主动去找银行,他们天然觉得应该去银行开通刷卡服务,而不会想到主动去支付公司申请。”一位第三方支付公司人士认为,“银行既做发卡也做收单,他们可以为商户提供综合服务,如存贷款、结算等,收单只是他们业务板块中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可以作为增值服务提供给用户,因此他们给到的收单费率价格之低,许多第三方支付公司是想都不敢想的,根本没有办法覆盖成本。”

   不过,银行只盯大商户,每个月流水不到一定量级银行没有精力来服务。因此小微商户的长尾市场是第三方支付要集中发力的地方。

   另有北京一家支付公司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随着第三方支付的竞争优势逐渐消弭,眼下大部分支付公司集中考虑的出路主要是以下三种:

   第一,卖牌照,8月底中汇支付以不到30%的股份完成了9亿A轮融资,并计划在10月启动B轮融资,“这个案例时间刚好发生在价改落地前后,很难说没有直接联系,相信这样的案例不会是孤例,接下来可能会陆续发生”;

   第二,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代理商身上,加强代理系统的建设,给代理提供各种优惠、圈入更多的代理,增强代理的黏性来吸收规模,“比如给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分润比例,或机具打折,甚至承诺银联追偿不需要代理商来承担等等,通过这种方式吸收大量商户之后,代理商要迁走全部商户是有很高难度的,对支付机构来讲,商户就算留存住了”;

   第三种则是把商户服务做到极致。“这句话是大家都会说的,但是真正会这么做的机构比例并不高,因为这是一个长期战略,需要付出资金、心力。但也并不是没有努力空间。”北京的支付公司人士称,“可以说尽管收单市场已经发展这么多年了,但是商户端的服务一直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尤其是小微商户。因为流水并不高,可以赚取的手续费不多,机具又多是买断的,因此后期的维修、咨询等服务,基本都得不到满足。”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随着套码的消失,MCC“套码”已经基本告别了历史舞台,但解决“套现”却是一个艰苦卓绝的长期战役。风控始终是第三方支付需要严阵以待的命题。“套现是刚需。”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直言不讳,“对许多人而言,急需资金的时候,资金成本涨到0.6%也还是要套,事实上比起民间借贷而言,无论是到账速度还是利率价格,手刷套现都要快得多。”

   二维码疯狂

   许多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代理商正疯狂涌向二维码领域。同时,尽管尚未有权威数据披露,但多位代理商接受经济观察报均表示,可以感受到二维码刷卡交易在集中爆发。

   一位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表示,二维码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几乎已成为行业共识。

   需要承认的是,从支付体验的角度而言,二维码支付比信用卡刷卡流畅得多,支付便捷。据了解,二维码支付分为主扫和被扫,前者为消费者主动扫描商家二维码进行价款支付,后者则需要消费者打开二维码,商家用扫码枪对其进行扫描扣取价款。很显然,被扫需要硬件入场,普及成本更高,相较而言,主扫模式则不需要任何终端,几近零门槛。“微信支付或支付宝都是千分之六的手续费。”一代理商告诉经济观察报,银行卡刷卡手续费价改是重新瓜分市场的契机,但对代理商而言,代理业务并不存在排他性,许多代理商的做法是既做大POS代理,也做二维码代理。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眼下不少代理商在商户推广二维码的做法是,将二维码视作大POS的补充,一方面赠送给商户,作为收款方式的补充,另一方面,用积分、优惠券等方式加强C端用户的黏性。“但是这种福利得成为二维码商户时才可以享受到,通过这种方式就将商户和用户两头都圈住了。”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重要的行业参与者,银联也并不避讳分羹二维码支付的想法,并一直在积极参与标准制定的探讨。接近银联人士称,与各方合作伙伴达成共识之后该标准会正式推出。

   但有业内人士指出,二维码的山头一早已被微信和支付宝攻占,在竞争对手已然坐拥亿万级别用户的当下,即使参与到标准制定环节,恐怕也难以挽回颓势。“即使是银行,也不是所有银行都愿意使用银联标准来进行二维码铺设。”该人士表示。

   当然,博弈仍在进行中,一切仍需拭目以待。

   和大多数线下收单机构一样,二维码所瞄准的客群也同样集中在小微商户,这部分市场单个而言交易金额不大,费率敏感性没有那么高,但是因为交易频次高,且商户数量庞大,整体交易金额惊人。

   “当然,现在二维码发展也依然处于探索阶段。”接近央行人士补充,“在二维码横空出世之前,线上线下的收费方式、费率制定、风险审核都是隔离的,线下管理要比线上管理复杂得多,二维码的管理方式管理标准到底怎么确立?要不要属地化管理?微信或者支付宝相当于一个发卡行,每一个账号到底要不要像银行卡一样被纳入监管?尽管无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都在努力落实实名制,但向陌生人付款还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也就是说无论是套现,还是洗钱都存在操作空间,如何规避?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尚且存在探讨空间。”

相关新闻
责编: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