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芝麻传统业务不强导致业绩下滑

【环球网 记者 刘晓旭】食品类上市公司黑芝麻(000716.SZ)多次被曝出连年违规,同时该公司多元化道路并不平坦,业绩下滑、新推出的饮品和潮流性的网红产品消费稳定性也较差,部分子公司经营不善、控股股东股份大额质押等,也给公司经营带来诸多风险。

主业较弱  多元化道路并不顺利

黑芝麻(000716.SZ)是一家以黑芝麻产业为主业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而近期,南方黑芝麻搭上了最近大热的“网红经济”,股价出现异动,股价在2020年1月7日上冲至5.08元/股,创出近半年新高。据统计,自2019年12月26日至2020年1月9日,短短10个交易日,黑芝麻股价累计涨幅为43.93%,而同期大盘涨幅仅为6.54%。

据了解,导致南方黑芝麻冲上热度的正是其此前收购的电商平台礼多多。近期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有投资者提出礼多多分公司旗下网红主播有哪些、有过合作的有哪些等问题。黑芝麻则表示,目前正在对该新的营销模式进行研究、探讨,并通过子公司上海礼多多主动适应积极参与。子公司上海礼多多主要通过公司官网、天猫、京东、抖音等大型电商平台、新型商业模式经营发展业务。

实际上,在“网红经济”背后,黑芝麻近期麻烦不断。由实控人李氏家族持有的黑五类集团,一直以来因与南方黑芝麻多有资金黏连备受争议。2019年12月20日,黑芝麻及其董事长韦清文、董事会秘书龙耐坚、财务总监李维昌三位高管,因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变更部分募集资金使用用途未履行审议程序,被广西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除此之外,该公司多元化道路并不平坦,该公司目前主要涉及四部分业务:一是食品业,二是电商经销业务,三是健康粮仓业务,四是物流业务。但从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经营情况来看,除过电商业务增长外,其余业务经营并不理想。尤其是传统的袋装冲调类,黑芝麻披露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受到行业市场整体需求下滑等因素影响,销量同比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等。

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环球网财经表示:“黑芝麻主要是主业不强、副业太弱,战线太长。从其多元化来看,黑芝麻收购礼多多平台本意是涉足电商并销售产品,但其对电商平台的运作能力稍显不足;跨界加码锂电池业务是希望搭上政策红利,但用人、授权以及营销体系的搭建才是这一业务的关键。”

毛利率逐年下滑

近年来,尽管南方黑芝麻实现营收增长,但利润却出现连续下滑。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64亿元,同比增长43.0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91.30万元,同比下滑46.06%;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484.74万元, 同比下滑53.75%。2019年三季报财报显示,黑芝麻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9.96亿元,同比增长31.26%;净利润2921.08万元,同比下滑40.72%。对于前三季度营收增长,黑芝麻表示,这主要是子公司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收入增加;净利润减少是由于当期预缴所得税增加。

事实上,从黑芝麻近几年毛利率来看,出现逐年下滑的趋势。其1997年上市时毛利率为41.29%,近三年毛利率也逐年下滑,2017年毛利率为26.28%,2018年毛利率为20.57%,到2019年三季度毛利率下降为19.11%。

从黑芝麻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细分领域来看,食品业毛利率为28.17%,毛利率同比2017年下滑了5.4个百分点;电商业毛利率为9.66%,毛利率同比2017年下滑了10个百分点。对此,黑芝麻也在2018年年报中从五方面披露了所处的食品饮料行业的经营环境:1、同类型产品竞争的加剧;2、传统冲调类食品由于受到消费升级、消费观念的变化等影响整体市场需求量有较大的下滑;3、饮料行业呈现较大分化趋势,后发品牌产品难以在竞争中取得攻城拔寨的成果;4、消费者对富硒食品仍处于观望期,因此,公司所经营的富硒食品(特别是富硒大米)的销售总体上增长较慢。5、潮流性的产品容易获得年轻消费者的青睐,但年轻人的消费对品牌的忠诚度相对较低,消费稳定性差。

对此,朱丹蓬分析指出:“糊类食品并非没有增长空间,可以满足新生代消费者‘小饥小饿’的诉求,但黑芝麻并没有抓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黑芝麻所选择的植物蛋白领域,整体行业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再要去争夺它的市场份额,就要付出比别人更高的成本,所以相应利润出现下滑。黑芝麻糊是黑芝麻的主打产品,该产品的核心消费人群主要是中老年人,年轻消费者对其接受度比较低。潮流性的产品稳定性差。”

部分子公司经营不善

朱丹蓬分析认为:“公司的经营理念,中长期战略都有很大的问题,市场表现整体不行从而制约了公司业绩。”

部分子公司经营不善也是拖累黑芝麻业绩的主要原因。2018年年报显示,黑芝麻的主要子公司共有5家,除礼多多与广西南方黑芝麻实现盈利外,其余3家子公司均陷入亏损。其中,深圳润谷食品净利润亏损4872.91万元;滁州南方黑芝麻净利润亏损8855.25万元;江西小黑小蜜净利润亏损2641.49万元。

此外,2018年,黑芝麻还收购了2家子公司、设立了4家子公司。不过,只有收购来的上海牧泓对其业绩贡献了927.83万元,其余如上海豆芝缘食品有限公司要么亏损,南方黑芝麻(容县)健康粮仓投资有限公司等是零贡献。

除此之外,环球网财经注意到,黑芝麻前7大股东高额质押问题严重。

从黑芝麻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来看,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有7位股东股份被质押,质押股份合计为25112.24万股,占黑芝麻总股本的33.64%,占黑芝麻总流通股本的37.76%。其中第一大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计持有22861.54万股,占总股本的30.63%,其中被质押17203.57万股,冻结股份为1641.50万股。而第一大股东一致行动人韦清文,即第四大股东,质押股份也为1772.34万股;第一大股东一致行动人第五大股东李汉朝和李汉荣,也分别质押了770万股股份;第一大股东一致行动人第七大股东李玉琦质押股份为745万股。

对于股东高额质押问题,北京博星证券顾问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邢星分析认为:“股权质押作为股东融资的工具之一,近年来充斥着整个市场,高比例质押的风险不容小觑。客观上说,大股东大比例质押一方面意味着大股东已通过股权质押完成了资本的回收,未来如果公司股价上涨则可卖出股票归还欠款,反之不排除面临券商强平的可能,进而形成大股东的被动减持,导致股价承压严重、一蹶不振的同时也会撼动大股东在公司的地位。”

对于黑芝麻经营问题,环球网财经书面致函其证券部,但截至发稿,尚未有任何内容回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