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前政要另种视角看“一带一路”

本报记者 张 妮

编者的话:两位亚洲重量级前政要最近现身北京。他们此行的重要行程之一是推广各自的新书。泰国原副总理、世界贸易组织(WTO)原总干事素帕猜·巴尼巴滴的最新著作名为《“一带一路”倡议——通往发展主导的全球化之路》。巴基斯坦前总理肖卡特·阿齐兹的新书题为《建设新丝绸之路——解析“一带一路”倡议对现代世界的影响》。据该《海外看丝路丛书》的发起方之一、中华演讲局创始人、孟子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孟亮介绍,发起这一系列主题图书的初衷,是希望以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外国政要的独特视角,阐释“一带一路”这一当下最热门、最有影响力的倡议。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这两位前政要都表示,在专门用近一年时间研究“一带一路”及其对世界的影响后,他们都对这一倡议有了新的发现。

素帕猜:中国为全球治理注入“仁爱”

环球时报:您在书中提到,缺乏仁爱的全球治理急需“一带一路”,如何理解这句话?

素帕猜:自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全球治理被极大地削弱。虽然在危机初期,各国为了振兴经济曾短暂地统一过政策,但在全球政策上缺乏持续的合作。从全球角度看,现在出现了反全球化浪潮,一些人试图脱离统一的多边协议,而转入双边协议甚至有时出现单边主义行动,美国在贸易方面的所作所为就体现了单边主义和高度的保护主义,这对世界贸易的体系带来挑战。

中国著名先贤孟子的核心学说被称为“仁政”。孟子在乱世中宣扬通过“仁政”而非武装力量统一国家,使天下太平。当时中国因长期混乱使各诸侯国分崩离析的情况,可以和现在全球混乱、缺乏包容性或“仁爱”的治理情况相提并论。缺乏仁爱的全球治理急需采取有效行动。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一带一路”写进这本书里。在我看来,它可能是解决全球治理问题的一个新途径。我称“一带一路”为通向包容性的全球化之路。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的投资已达500多亿美元,一系列重大项目落地开花,带动各国经济发展,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来自中国,但成效惠及世界。

“一带一路”是介于区域一体化和全球一体化之间的。我想让“一带一路”所有成员国相信,如果你试图采纳本书中的一些建议,将有助于加强多边体系,有利于全世界尤其是长期处于贫困的地区。

亚洲哲学并不是主要以获得财政收入或财富为基础的,更多是基于内心的幸福和家庭的温暖。这和西方的价值观有很大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期待“一带一路”人性的一面,它与金融贸易投资同等重要。

环球时报:“一带一路”将给泰国带来什么机遇?

素帕猜:泰国政府乐于加入“一带一路”,因为我们需要保持市场开放,需要贸易设施、能源网络、人力资源等。泰国将从几方面受益于“一带一路”。首先是铁路,泰国正筹建连接老挝、越南的铁路。运输技术将是国家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第二,“一带一路”倡议对振兴泰国东部经济走廊特别重要,泰国东部经济区将受益于互联互通;第三,泰国也有类似“中国制造2025”的针对十个主要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政策。在投资高科技之前,需要培养更多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专业的人才。“一带一路”将重建的全球治理也包括人力资源。

环球时报:您曾带领泰国较平稳地度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次危机对于解决当前世界经济问题有怎样启示?

素帕猜:1997年的危机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开放金融体系而发生的。所以我一直建议,要时刻保持警惕。亚洲从金融危机中吸取了非常宝贵的教训。首先,亚洲国家率先成为积累了大量国际储备的经济体;第二,亚洲在承诺向国际借款方面变得更加谨慎。我们用自己的货币创造金融市场,对外国市场的负债不像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那样沉重;第三,我们并不急于开放金融体系,努力建立更安全的金融关系;第四,我们的出口更具有竞争力。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使亚洲国家越来越依赖于相互间的贸易。

目前,全球贸易和投资出现紧缩,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者影响所有国家,亚洲必须加强融合与合作。2019年8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部长级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国、东盟十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和组织已就很多协定文本达成一致,我们希望印度也能很快加入其中,这有助于保持亚洲生存能力。

环球时报:您在书中提到,亚洲将重新崛起。在您看来,西方已经衰落了吗?世界即将迎来亚洲世纪吗?

素帕猜:我的意思是,西方的经济实力在下降。目前,超过50%的全球贸易是由亚洲国家包括中国、印度、日本、韩国等推动的。这不是我个人的看法,统计数据表明,亚洲贸易一直在增长,同时积累了大量国际资源。在技术发展方面,如果你看一下世界上的创新注册和知识产权,会看到越来越多来自亚洲的新发明注册。就劳动力供给而言,亚洲的劳动力规模是巨大的,这有助于生产更多产品。而在发达国家,劳动力规模一直在缩小。亚洲中产阶级的规模正在变得巨大。今天我听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关于民主党候选人之间的辩论,他们说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空心化,他们并没有从就业或收入的增长中获益。总而言之,亚洲的崛起并不是因为某个国家的安排,亚太世纪的到来将比我们预期的早得多,这是由于电子商务、人工智能技术、云融资、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出现以及金融科技在亚洲的应用。金融科技在欧洲、美国发生的不多,但在亚洲正在像WiFi一样传播信息。

亚洲正在崛起,并不意味着世界其他地区会遭殃,而是意味着世界上将有更多力量推动经济发展,不仅是增长,而且是包容性增长,有益于所有人的增长,因为亚洲模式可能适用于非洲、拉丁美洲。“一带一路”会加速亚洲的崛起,使欠发达国家获得更多发展,这将有助于以包容的方式促进全球增长。

阿齐兹:互联互通提高世界生产效率

环球时报:您为何愿意写这样一本书?您对“一带一路”的理解是什么?

阿齐兹:我撰写这本书,是因为我认为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是非常重要的举措。我相信,这个倡议可以让许多国家拥有更好的基础设施,降低贫困,提高与世界互联互通的程度,从而对经济增长带来积极影响。

我认为“一带一路”的两个关键因素是:更大程度地连接和互联互通。互联互通是将不同的资源供应方与不同的需求方连接起来。如果我需要把货物从A地运送到B地,互联互通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我可以用更快的速度运送货物,更快地把钱赚回来。随着互联互通程度的提高和数据库的建立,整个过程会更趋向自动化,而非依靠人力,生产效率提高,产品的生产周期也会缩短。我们不能把这项倡议当成短期项目,在落实“一带一路”项目时,要做中长期规划。这类项目的回报是需要时间的。最先加入的一批国家,收获回报的速度会比预想的快。“一带一路”倡议是世界游戏的改变者。因为它开拓了新的合作、贸易、买卖途径,经济活动增加,远远超过其在传统体系下的增长。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中巴关系的发展及“一带一路”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影响?

阿齐兹:中巴经济走廊体现了中国领导人的高瞻远瞩,改变了巴基斯坦的命运。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包括建设公路、铁路、桥梁、港口、机场等,改变了贸易的生态体系。“一带一路”提高了巴基斯坦人民的生活质量,强化了中巴关系,为中国开放了更大的市场。身为巴基斯坦前总理,我认为中巴两国关系是当下最独特最紧密的国家关系。自多年以前,中巴关系就是一段紧密、友好、互相信任的关系。两国有着共同的目标,互相支持。每当巴基斯坦遇到困难,总是首先向中国求助,中国也总会伸出援助之手,巴基斯坦怎么会不爱中国呢?

环球时报:您在书中提到中美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出现,如何避免?

阿齐兹:“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新兴大国的崛起必将挑战老牌大国,带来冲突,造成紧张,打破世界格局的平衡。在我上学时,世界上只有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苏联,当时根本没人谈论中国(除了中餐,巴基斯坦人很爱吃中餐)。20年前,中国国防在国际上并不靠前,但现在中国是世界上国防最先进的国家之一。随着中国的崛起,世界原来的权力平衡被打破。中国有能力发射精准打击的导弹,中国商品凭借更低的价格获得更大的市场,这让一些国家十分紧张。也正因如此,冲突更易发生,我们必须避免这个陷阱,以防情况愈演愈烈最终爆发战争。

我认为,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一个重要条件是需要两国领导人共同地成熟地解决问题。你不必因为邻居比你富有、聪明就杀了他,你可以更加聪明、更加富有,但杀了邻居只会让你进监狱。根据“修昔底德陷阱”,面对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老牌大国要么阻止中国的发展,要么就发展自身,跟上中国的发展速度,按兵不动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历史告诉我们,作为全球大国,若想保住现有的地位,就要时刻警惕,跑得更快。

环球时报:在您看来,中国模式的本质是什么?对发展中国家有什么启发?

阿齐兹:每个国家的国情都不一样。适用于A国的政策在B国就可能行不通。但中国的发展模式还是给我们带来启示。中国智慧告诉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从知识、专业、创新的角度出发。这意味着,你不要光羡慕美国、中国的发明创新,自己要跟自己说,我要做得更好。一个国家、经济体要想成功,即便是研发日常产品都需要进行投资及分析研发,以应对竞争。如果你说这个杯子是我们推出的最好的杯子,未来500年都不用推出新的。可是不到5个月就发现,其他公司已经推出了更好的杯子,你也必须改变。所以,创新是关键。成功的个人、企业和国家一定是乐于改变、乐于试验,不断思考如何变得更好。所以一定要坚持创新、鼓励创新,这是大、中、小国都应该学习的一点,应该刻进每个国家的基因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