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现高质量增长的“6.1%”含金量高

谭浩俊

国家统计局2月28日发布的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比上年增长6.1%。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70467亿元,增长3.1%;第二产业增加值386165亿元,增长5.7%;第三产业增加值534233亿元,增长6.9%。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7.1%,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39.0%,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3.9%。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为57.8%,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为31.2%,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为11.0%。

虽然数据在几天前已逐步公开,并引起了广泛关注,但当全部数据正式公布,我们仍然感到振奋和自豪。去年以来,宏观经济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特别是外部经济环境极其复杂、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增多,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头很猛,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经济复苏缓慢,导致我国出口压力加大。同时,国内经济转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等方面工作任务很重,压力很大。在此背景下,GDP增长6.1%是一个含金量很高的数据,也是一个有足够分量的数据。

首先,充分反映了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的效果。自提出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和效率就在发生积极变化,经济运行质量不断提高,内生动力不断增强,新经济、新动能的作用不断发挥。2019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6%,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0.2个百分点;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8.4%,快于规模以上工业2.7个百分点;战略性新兴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增长12.7%,快于规模以上服务业3.3个百分点;服务机器人产量增长38.9%。线上线下两翼齐飞,网络新势力加速形成。

相应地,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的因素在逐步弱化,经济结构进一步改善。特别是僵尸企业处置和落后产能淘汰,已经在经济增速放缓中逐步消化,去产能、去杠杆带来的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大为减弱,甚至在某些领域已经产生正面作用。因此,“6.1%”是在消化了许多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的不利因素后实现的,含金量更高,效益也更高。

其次,充分展示了发展的效率与成果,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发展迈上了一个新台阶。数据显示,2019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70892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到10276美元,首次突破1万美元大关,与高收入国家差距进一步缩小。中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大关后,世界上人均GDP超1万美元的人口随之翻了一番。

同时,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站上1万美元大关后,也就向着高收入国家行列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基本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阶段,从而为更好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因此,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更好,稳定性也会更强,充分展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效率与成果,展示了社会财富的进一步积累与集聚,“6.1%”的含金量就更高了。

再次,充分体现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在发生着积极改变。在出口不振、投资受阻的情况下,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中已有两驾很难再像过去那样发挥作用,只剩下消费这驾马车。如果消费也低迷,提不起精神,那经济增长就会出现很大问题。从2019年中国经济实绩来看,消费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2019年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89.0%,其中最终消费支出贡献率为57.8%,比资本形成总额高26.6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411649亿元,比上年增长8.0%,规模首次突破40万亿元。

这也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消费将继续发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军作用和基础性作用。同时,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对于稳定居民收入增长和消费能力增强也具有重要作用。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更强,经济发展的主动性也会更强,贸易保护、单边主义等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将越来越弱。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上调0.2个百分点至6%。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支持中国政府为应对疫情采取的多项措施,包括财政、货币和金融等领域的措施,中国经济继续展现出极强的韧性,我们对此充满信心。国际社会的态度从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6.1%”不仅是一个不低的速度,不仅是一个得到国际社会肯定的速度,更是一个体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具有高含金量的速度,我们对此更应充满信心。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