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朋微多项财务指标异常,创始人、原总经理申报IPO前夕辞职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无锡芯朋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产品是电源管理芯片,应用于智能家电、标准电源、移动数码等行业,终端客户主要包括美的、格力、中兴通讯、华为等。招股书披露,该公司是享受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税收优惠的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单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该公司自2016年之后的营收成长性就逐年下滑,2016年到2019年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22.74%、19.59%、13.78%和7.3%。

在财务数据之外,芯朋微更多细节经营信息中,还存在不少疑点,非常值得关注。      

不同销售模式下的毛利率悖论

根据招股书披露,芯朋微的销售模式中,以经销模式为主,但也在拓展直销客户;2019年直销收入占比为7.27%,较上年度的2.09%明显提升。例如招股书第3页就披露,实达集团(600734.SH)下属子公司深圳市睿德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为芯朋微客户,2019年从经销商仁荣电子的客户转为芯朋微直销客户,2019年对睿德电子销售 1230.2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67%。

在正常的经营逻辑下,直销业务对应的毛利率,应当高于经销业务,因为公司需要给经销商留出相应的客户服务费用支出及利润空间。

但是根据招股书第98页披露的,与晶丰明源整体毛利率、经销毛利率对比数据,能够看出晶丰明源2018年的经销毛利率是略低于整体毛利率的,进而意味着经销业务毛利率是低于直销业务的;但是芯朋微却恰恰相反,经销业务毛利率高于整体毛利率,进而意味着经销业务毛利率明显高于直销业务。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芯朋微给予直销客户睿德电子的账期较长,按发货计算的账期为150天;但与此同时,招股书披露2018年度实达集团亏损2.67亿元,2019年度业绩预计亏损约16亿元到21.5亿元,并提示风险:“如果实达集团经营情况未能好转,可能导致发行人对该客户的销售不能持续、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

不仅如此,根据公开信息显示,睿德电子的母公司“深圳市兴飞科技有限公司”,在2019年末多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并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其法人代表也即睿德电子的执行董事陈峰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在此背景下,芯朋微仍然给予睿德电子较长的账期,是否合理?另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末公司对实达集团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240.62万元,对应年末该客户的802.07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对应坏账计提比例已经高达30%,其中包含有有逾期金额为88.07万元。对于一家2019年内新增重要客户,当年即出现回款困难的情形,令人质疑芯朋微在新客户拓展的风险控制是否到位。

原材料采购不符合财务逻辑

根据招股书第149页披露,芯朋微在2019年采购晶圆金额为1.36亿元,较上年度的1.5亿元采购额显著下降;考虑到晶圆采购价格从2018年的963.08元/片上涨到2019年的977.89元/片,这就对应着公司的晶圆采购数量在2019年出现了10%以上的同比下滑。同时,公司2019年采购封装测试金额,也同比小幅下降了5%左右。上述数据指向公司的核心原材料采购量,在2019年均出现了明显下滑。

但与此同时,招股书第140页披露,芯朋微各类型芯片的生产数量,2019年合计为7.27亿颗,相比2018年的7.19亿颗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小幅增加。一方面是芯片生产数量的增长,另一方面却是晶圆、封装测试采购数量的下滑。

与核心供应商采购信息存在较大差异

芯朋微的晶圆采购主要是采购自华润微电子,2019年芯朋微的晶圆采购总额为13636.72万元,同年对华润微电子的晶圆、封装采购金额就高达11729.38万元,并使该供应商以53%的采购占比成为芯朋微的第一大供应商。同时,芯朋微披露的2018年度采购额,与华润微电子披露的销售额完全一致,均为1.39亿元,可见两家公司在晶圆的购销方面不存在较大差异。

但与此同时,根据芯朋微披露,在2017年到2019年,公司采购的晶圆单价始终低于1000元/片。而根据华润微电子发布的招股书披露,在2017年到2019上半年期间,该公司对外销售晶圆的单价,始终高于1400元,这相比芯朋微的采购单价高出了50%。也即芯朋微披露的晶圆采购价格,显著低于核心供应商披露的销售价格。

此外,李志宏是芯朋微的初始创始人之一,截止到上市前仍然持有芯朋微340.25万股股份,股份比例为4.02%。根据芯朋微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在2018年6月26日发布的《高级管理人员变动公告》,披露“收到总经理李志宏递交的辞职报告”。公司的创始人在申报上市前夕辞职,这本身就值得关注,对此芯朋微并未作出更多说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