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光新材财务数据存疑,引入外部投资机构背景强大

【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杭州华光焊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产品为钎焊材料,主要包括银钎料和铜基钎料两大类,财务数据显示,华光新材在2013年到2015年期间连续业绩下滑、营收净利双降,随后在2016年到2019年期间营收净利则双双增长,但由此也可见该公司业绩表现波动很大。除此之外,华光新材更多经营细节信息同样值得关注。

首先引人关注的是华光新材引入外部投资机构的股本变更,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9月华光新材引入了嘉兴巴富罗、通元创投、松瓴投资等机构的增资。

其中杭州通元优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基金管理人为浙江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宋新潮,曾任证监会发行部第十二、十三届主板发审委专职委员。浙江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信息填报人陈波在2009年9月至2016年5月长期担任浙江省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二部总经理兼投资总监;浙江省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是华光新材改制后的发起股东之一,在2011年投资于华光新材,此时正是陈波先生在浙江省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供职期间。

特别是浙江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新潮、合规风控吴慧芳此前均长期任职于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分别为高级合伙人和审计经理;而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则是华光新材本次IPO的审计机构。

不仅如此,杭州通元优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主要受益人中,包括金卡智能(300349)的实际控制人杨斌、兴源过滤(300266)的原董事长周立武、原三板挂牌公司老鹰教育的董事长应伟明。其中金卡智能、老鹰教育的审计机构都是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兴源过滤上市后在2014年、2015年的多次增发股份收购资产,也都是聘请的中汇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作为审计机构。

再来看华光新材的财务数据,根据招股书披露,华光新材的主要产品为焊接材料,包括银钎料和铜基钎料,因此主要原材料就包括银和铜。根据招股书第139页披露,“浙江江铜富冶和鼎铜业有限公司”是华光新材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项目就是电解铜,2018年和2019年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3731.35万元和13732.57万元,几乎占到了公司同年铜采购额的95%以上。

但是在此之前的2017年,华光新材的全五大供应商中,并不存在单一铜材供应商,当年第一大供应商“上海浙冶物资有限公司”的9590.01万元采购额中,同时包含了白银、电解铜、锌等。从具体数据构成来看,在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中,包含了白银、铜的采购金额合计为2.93亿元,而同年白银、铜的采购金额总计达4亿元,也即还有价值1亿余元的白银、铜,是从更小的供应商处采购的。

从上述数据体现出,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的铜材采购,是向单一供应商集中采购,而在2017年则选择了更多的小供应商分散采购。

另据招股书第137页披露,公司的核心原材料白银、铜、铜磷合金的采购数量,在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4300吨、4600吨和4500吨左右。与此同时,招股书第127页披露的产品产量,在各年度均显著高于主要原材料采购量,差异数量累计高达850吨左右。如此巨大的差异重量来自于哪里?对此,华光新材在招股书中并未作出合理性解释,也未就此接受记者采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