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就业季,新职业打开“新窗口”

编者的话:根据教育部数据,中国2020届高校毕业生为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人,毕业生人数再创历史新高。7月本是传统的就业签约高峰,但疫情影响,这个史上最大规模的毕业生群体或将迎来“史上最难毕业季”。国家人社部等近日发布了包括“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互联网营销师”等在内的9个新职业和“直播销售员”等5个新工种。一方面是就业难,另一方面新职业刚起步,市场需求旺盛,如何有效对接这一供需?国外有没有新的职业和可借鉴的做法?《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从事上述新职业的专业人员,就这些新职业的就业前景进行了调查。

直播销售员是怎么炼成的

本报记者 杨沙沙

“我身上这件黑色雪纺裙,大家看,上身有点小成熟的感觉,只要69块9。”在直播电商工作室里,大二学生章梦正对着屏幕为粉丝们推荐一款裙子。章梦带货的服装品牌瞄准的是中国内陆城市的年轻宝妈,虽然还是学生,但章梦通过连续多场直播实战,已慢慢摸索出窍门,这些年轻妈妈们喜欢实用并且稍带点洋气的服装。

章梦是浙江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新成立的直播电商学院创业学院最早的一批学生。此次人社部发布的“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直播销售员”,就是人们熟知的“电商主播”“带货网红”,章梦就是学校正在培养的“电商主播”。身处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该校在2017年便开设电子商务专业新媒体方向,培养直播电商专业人才,是最早一批试水直播电商的高等职业院校。疫情下直播行业风生水起,今年6月15日,学校成立直播电商学院,与阿里巴巴合作建立全国首个“1688商+直播校园直播基地”。章梦参与的就是阿里的项目,项目给了像章梦这种在校学生大量的实战机会。

“经过努力,有的学生直播带货能力已经非常强了,甚至有的一天直播销售额能达到30万。”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业学院、电子商务学院院长陈旭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学校培养的直播电商人才学制三年,生源主要来自高考招生录取学生。陈旭华表示,和电视台主播一样,直播电商人才需要学习的内容很多,首先要具备主播的基本素养,其次对产品要有认知,能介绍卖点,学生还需要学习电商销售技巧和社群管理,学会通过营销活动跟客户、粉丝们形成良好互动关系,让粉丝成为忠实顾客。

据陈旭华介绍,目前社会上还没有真正意义的直播专业毕业生,对市场行情敏感的长三角等地区企业急需直播电商人才,很多企业都对有直播电商经验的毕业生抛出橄榄枝,有的企业提供月薪可达到一万以上,而普通毕业生月薪大概3000元到6000元。

智联招聘3月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春节复工后一个月内,企业整体招聘职位数与招聘人数分别同比下降31.43%和28.12%。在此背景下,直播行业人才需求量却逆势猛增。针对直播相关岗位,招聘职位数在一个月内同比上涨83.95%,招聘人数增幅更是达132.55%,平均招聘月薪达9845元。

当然,电商主播也有等级划分。阿里巴巴中小企业商学院院校业务负责人赵驰旻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阿里也在参与浙江省和杭州市人社局关于“互联网营销师”直播销售人才的标准制定,简单说,初级人才需要了解直播电商平台的操作,掌握直播销售基础能力;中级人才需要参与素材创作、平台推广、外部流量运营,能够做直播选品和供应链的管理,了解如何做主播人设构建等;高级人才则需要搭建供应链和生态链,能提出高转化率的策划方案,做直播建设团队的管理等。赵驰旻表示,一般而言,有一年经验的主播,大概是中级水平,平均月薪能达到8000元。做得更好的主播,月薪可以拿到一万到两万。

“网红主播”李佳琦作为第一批特殊人才落户上海,给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很大鼓舞。但陈旭华也提醒,直播销售员并不是培养网红明星,跟一些人自娱自乐做直播不同,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做直播,“至少要掌握商品卖点和买家的需求痛点”。随着电商直播的普及,在企业中,电商直播更像企业的运营、客服等普适性就业岗位。

章梦告诉记者,毕业之后,自己打算创业,“学校的资源也非常好,只要创业想法比较新,学校老师也会帮助我们对接资源”。但章梦也坦言,做直播竞争压力挺大,不仅要经过层层筛选,也要面对卖不出去东西的尴尬,“虽然直播有3小时,但是直播前后需要花费的时间远不止3小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