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精准引导 金融纾困小微企业再加码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采访了解到,为落实“保市场主体”政策,央行、银保监会以及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均推进相关政策,更加精准地引导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不论是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落地,还是地方各类政银企对接机制的创新,政策导向都更趋精准。业内人士建言,可通过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来更有效地支持小微企业,推进改变小微企业过度依靠银行信贷融资的现状。

央行创设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发挥了精准滴灌作用,促新增融资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以央行6月初会同相关部门创设的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为例,据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高飞披露的数据,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方面,6月至7月,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贷款展期、无还本续贷等多种方式,共支持50.6万家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1.44万亿元到期贷款本金延期。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工具方面,3月至7月,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1.6万亿元,同比多发放了5017亿元,普惠小微信用贷款发放占比明显提高,前7个月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新增额占全部普惠小微贷款新增额的26.1%。

央行的再贷款再贴现政策也给予金融机构资金激励,适当分担业务成本,精准引导其加大对符合政策导向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我行制定了支小再贷款应用方案,专门开通支小再贷款业务绿色受理渠道。上半年,累计投放支小再贷款37.43亿元,平均利率4.76%,实现让利超8000万元。”哈尔滨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各地开展的各类线上、线下的政银企对接活动也在纾困小微企业过程中发挥了桥梁作用。山东省在全省推行企业金融辅导员制度,促进政银企之间互信合作,目前组建1967支金融辅导队,结对辅导2.9万多家企业。据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规划发展处处长刘晓东介绍,每个金融辅导队有三到五名银行骨干,再配上证券专员、保险专员、会计师、律师等,形成为企业提供综合化服务的能力,“每个辅导队一方面将国家和省里最具含金量的政策‘传’给企业,另一方面将企业的金融需求‘摸’上来,企业的正常融资需求我们都尽全力满足。”他说。

记者在宁夏采访时也了解到,今年以来,宁夏银保监局不断推动“百行进万企”活动开展。截至6月末,辖区4.1万户纳税B级以上企业中,已完成调查问卷3.82万户,经初步对接有融资需求且同意银行上门走访的小微企业6065户,初步达成融资意向947户,合计授信额度13.6亿元,已实际授信662户,发放贷款近10亿元。

央行数据显示,根据测算,2020年以来,金融部门按照商业可持续原则,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前7个月已经为市场主体减负8700多亿元,对小微企业支持力度明显加大。预计全年可为市场主体减负约1.5万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以来,针对银行体系支持小微企业出台的政策较多,下一步,发展直接融资、支持小微企业有望成政策重点。

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下半年,将继续推动企业债券的发行,推动银行和保险更多地参与到债券等资本市场,提供更多直接融资,来支持小微企业。银保监会、人民银行已研究了一些储备性的政策,根据市场的情况会及时出台实施。

“以前直接融资市场的主体往往是大企业,对小微企业的支持相对不够,这也是导致小微企业融资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小微企业缺少直接融资渠道,只能去找银行借贷。所以,在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的同时,进一步完善市场结构,提供更多对小微企业的融资便利,可能是未来重要的政策方向。”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说。他表示,当前,新三板的转板分层实际上是给小微企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上市直接融资渠道,未来还将发挥更多功能。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表示,应建立针对小微企业各个发展周期的系统化融资供给体系,改变不论成长阶段及周期均过度依赖银行融资的现状。针对初创期、成长期,以及企业银行不宜介入的阶段,提供更为多样化的融资工具。

目前,已有银行在业务模式方面进行创新,例如,为更好服务成长型实体企业,杭州银行专门制定了“起飞计划”服务方案,通过为拟上市企业及其股东、员工提供包括公司债权融资、资金管理等基础公司金融服务,以及辅导期财务优化、担保关系清理等个性化服务,解决企业上市面临的各种融资需求。style="DISPLAY: none" value=0 type=checkbox name=titlecheckbox sourceid="">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