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服务供应商 挖金客 IPO过会

【环球网 记者 陈超】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和信息服务,主要为各行业大型企业提供增值电信服务、移动信息化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

值得关注的是,挖金客原本是新三板挂牌公司,并发布过2019年年报。在本次发布的招股书中,挖金客披露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为“北京阳光河谷科技有限公司”,涉及采购金额高达三千万元以上,但是在此前发布的2019年年中,却披露对该供应商采购金额仅为1849.21万元,前后相差近1500万元;;与此同时的情形也发生在供应商“上海如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考拉心扉科技有限公司”等,两板信息披露均存在较大差异,对此招股书中并未给出解释。

挖金客的财务数据也存在疑点,2016年4月,挖金客与广州先锋报业有限公司、霍尔果斯易简新媒体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自然人张磊共同出资成立了“北京先锋赛讯科技有限公司”,挖金客的持股比例为33%,截止到目前先锋赛讯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实收资本为940万元,2020年上半年末的净资产则仅为343.14万元、相比实收资本少了近六百万元,由此计算该公司的累计亏损巨大。

另外一家非控股子公司“山铭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也类似,成立于2015年12月,实收资本为356万元,今年上半年末净资产仅为264.71万元、相比实收资本少了近百万元。

也即挖金客仅有的两家合并范围之外的子公司,在过去几年中均存在较大金额的累计亏损,但是从挖金客披露的财务报表显示,公司并不存在较大金额的投资收益减项。

不仅如此,山铭影业在2020年上半年实现7.25万元净利润的背景下,净资产相比2019年末不增反降、净减少了7万元以上,且该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并未实施过现金分红,这都不符合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

再来看挖金客的经营信息,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罗迪尼奥主要从事增值电信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更早时候的2015 年,挖金客收购了罗迪尼奥 100%股权,并形成480.25万元商誉,针对这家公司,招股书披露“经营情况亦正常,不存在减值迹象”。但另一方面,罗迪尼奥的实收资本是1000万元,但是截止到今年上半年末的净资产仅为399.29万元,由此推算该公司同样存在金额巨大的累计亏损,在此背景下挖金客无需对其商誉计提减值损失,令人质疑其合理性。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挖金客对参股公司先锋赛讯的持股比例为33%,该子公司持股15%的自然人张磊曾是北京罗迪尼奥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都、西安、郑州、湖南等多地分公司的法人代表,而且是上述公司在2011年、2012年成立时就担任了法人代表,可见张磊是北京罗迪尼奥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核心人员;上述分公司均被吊销营业执照,并于2017年到2018年分批注销。上述分公司在挖金客收购了罗迪尼奥后纷纷被吊销营业执照,罗迪尼奥是否果如招股书中披露的“经营情况亦正常”是值得怀疑的。

与此同时,先锋赛讯持股9%的股东“霍尔果斯易简新媒体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新三板挂牌公司易简集团,而挖金客2018年第二大客户“广州美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是易简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对此上述关联关系,招股书中并未作出信息披露。

此外,2016年3月,挖金客与齐博、周晓磊共同出资设立久佳信通,其中挖金客持股比例为20%;后于2017年1月对久佳信通进行了增资,持股比例升至28%;2019年 10月,公司购买南靖佳信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持有的久佳信通23%股权,持股比例达到 51%,构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并形成9379.17 万元商誉。

公开信息显示,这一次收购的对手方、久佳信通的初始创立股东“南靖佳信企业管理合伙企业”已于2020年10月将注册地由福建省南靖县变更为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公司名称也发生了变更;原出资人周晓磊更是早在2019年9月就退出了对南靖佳信的投资。但是在挖金客在今年11月发布的招股书中,仍然披露南靖佳信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周晓磊实际控制的合伙企业。

另据公开信息显示,周晓磊持股20%的“北京指联在线通讯科技有限公司”,早在2016年11月就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2015年1月立案),后于2019年8月注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