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紧盯拜登“买美国货”新政

本报记者 赵觉珵

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当地时间25日有望履行其竞选承诺,签署一项被称为“买美国货”的行政令,旨在“加强从那些支持美国企业和工人的地方采购商品和服务”。美国《华尔街日报》24日报道称,这一计划令加拿大、日本等多国提高警惕,担忧美国会因支持美国企业而将外国公司排除在美国庞大的政府采购市场之外。

兑现竞选承诺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通过“买美国货”计划,拜登要求美国政府在未来4年内将4000亿美元的预算用于购买美国的商品与服务,并将3000亿美元预算投资在美国重要科技研发上。新计划将包括收紧政府采购规定,使美国联邦机构更难购买进口产品,修改美国制造产品的定义,并提高本地含量要求。该行政命令还确保中小型企业能更好地获得竞标政府合同所需的信息。贸易和制造业专家表示,这份行政命令宣布的新规将应用于拜登的基础设施和清洁能源投资计划以及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支出。“如果在基础设施或联邦采购上投资数万亿美元,显然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代表美国国内制造商的美国制造联盟主席斯科特·保罗说,“加上购买美国货的优惠,可以刺激工厂生产和投资。”

早在2020年竞选期间,拜登就已经将“买美国货”列为其“重塑美国的制造业和创新能力”的六点计划之一。拜登在竞选期间曾表示,通过强化“买美国货”政策,可促进钢铁、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发展,并降低关键医疗产品对外依赖,还可以为美国制造业和创新领域创造上百万个新工作岗位。

“买美国货”是历史传承?

作为提振美国制造业、创造新就业的手段之一,“买美国货”的呼吁在历史上曾多次出现。早在1933年胡佛政府期间,美国就出台了《购买美国产品法》,要求联邦政府在除一些特殊情况外,要优先购买本国商品。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时任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推出的8000亿美元刺激计划中就有一项“买美国货”条款,要求在公共工程项目中使用美国制造的钢铁和制成品。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拜登虽然与特朗普的风格不同,但他的“买美国货”计划与特朗普的优先采购美国货政策本质上有相似之处。 报道称,优先采购美国货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的组成部分,美国与中国等贸易伙伴的关税战也是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的结果。去年8月,特朗普还曾签署行政令,呼吁联邦机构购买在美国制造的“基本药物”和医疗用品。

“尽管特朗普一再誓言要‘买美国货’,但美国面临的情况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美国《洛杉矶时报》此前援引斯科特·保罗的话称,“特朗普实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努力来推动国内制造业采购。”与此同时,一些美国大型商业集团则反对扩大“买美国货”,理由是这将给美国公司造成负担,并最终导致消费者成本上涨。在特朗普总统任期截止前一日,美国联邦采购管理委员会还根据特朗普签署的13881号行政命令发布新规,以加强1933年《购买美国产品法》中的国内优惠规则。新规要求钢铁产品的美国制造含量必须超过95%才能被视为美国产品,其他产品的这一比例也被从50%提升至55%。新规还提高了美国产品被认为“合理”的价格门槛。

盟友担心企业被排除在外

由于曾在总统竞选期间承诺修补美国与贸易伙伴关系,拜登的“买美国货”计划尤其受到加拿大、欧盟等关注。《华尔街日报》称,这一计划让其他国家政府心生警惕,担心美国大规模投资对抗疫情之际,别国公司将被排除在美国巨大的政府采购市场之外。

前加拿大外交官、目前担任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副总裁的罗伯逊表示,“这个政策尤其关系到加拿大和美国,因为两国的经济深度融合。”他说,“一旦该政策生效,就将有加拿大公司宣称,‘我们被排除在外了。’”美国驻加使馆临时代办布鲁克对加媒表示,拜登的行政令是基于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更大议程制定的,该计划仅用于政府采购。“你不能真正谈论‘买美国货’,除非我们一起讨论‘买北美货’。”

《华尔街日报》称,日本电通公共关系公司的分析师在分析拜登对亚洲的贸易政策的报告中,已经敦促日本公司密切关注“买美国货”承诺,因为这可能对两国间的供应链产生巨大影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休滕米尔表示,贸易伙伴将密切关注该行政令中是否会含有确保外国企业能进入美国政府采购计划的措辞,从而合乎现有的WTO协议。“拜登在上台时传递出的论调是,他希望与盟友合作,消除彼此间的那些摩擦,有鉴于此,他要如何撰写‘买美国货’的行政命令是一个真正的考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