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克生物过期疫苗处置存疑,原经销商曾涉“非法经营疫苗案”

【环球网 记者 陈超】长春百克生物科技股份公司主要致力于传染病防治的创新生物医药企业,目前已有水痘疫苗、狂犬疫苗以及冻干鼻喷流感疫苗三种已获批的疫苗产品。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近年来业绩成长性表现良好,均实现了净利润的同比增长,但与此同时,部分细节经营数据却暴露出了该公司的经营风险。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百克生物过期疫苗产品的处置。根据招股书第311页披露“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库龄情况”信息显示,公司的库存商品的库龄仅有2017年存在27.65万元的1-2年库龄产品,此后的2018年到2020年上半年都只有1年以内库龄产品。

但据产销率数据显示,公司的狂犬疫苗产品在2017年和2018年的产量分别为46.03万人份和55.11万人份、合计为101.14万人份,2019年之后停止了此项产品的生产;同时从销售端来看,2017年到2019年的销量分别为21.85万人份、63.59万人份和11.47万人份,合计仅为96.91万人份。

也即,2017年和2018年这两年生产的狂犬疫苗产品中,就有4.23万人份未售出;即便假设在2016年末公司不存在狂犬疫苗产成品库存,仅是2017年和2018年这两年多生产出来的产品,保存到2020年上半年末,也至少还有4.23万人份。而这4.23万人份最晚也是在2018年生产的,到2020年上半年末的库龄显然超过了1年,这与招股书中显示的2020年上半年末不存在库龄超过1年的库存商品,并不一致。

不仅如此,招股书第312页还披露“公司水痘疫苗的保质期为 3 年,狂犬疫苗的保质期为1.5年,故库存商品基本在保质期内”。从前文描述信息,公司的4.23万人份狂犬疫苗产品,最晚也是在2018年生产的,保留到2020年上半年末的库龄必然会超过一年,这就与招股书中披露的“故库存商品基本在保质期内”并不相符。

对此,百克生物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截至2019年末,停产前生产且未销售的狂犬疫苗均已超出有效期并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了处置”,也即,百克生物在2019年末就不存在狂犬疫苗产成品库存了,但是这也与招股书中所称的“狂犬疫苗的保质期为1.5年,故库存商品基本在保质期内”信息不符。

再来看百克生物的其他经营信息,根据招标采购网显示,百克生物针对“疫苗成品库项目疫苗生产基地施工”项目在2020年10月进行了公开招标,投标的最高限价为3295.29万元,最终“吉林安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3286.1万元中标。

公开信息显示,“吉林安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1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抚顺市望花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而在此之前的2020年12月还曾被原告方请求查封、扣押505万元银行存款。对此,百克生物在回复中表示:“吉林安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具备履约能力”。

此外,根据《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圣泰(莆田)药业有限公司原为百克生物的经销商之一,后因牵涉到原光泽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兼疾病预防控制科科长受贿案(2017年12月13日判决),百克生物在公告中披露“行贿的行为与发行人无关”、“ 前述案件发生后,发行人已及时与该代理商终止了合作关系”。

但据公开信息显示,“圣泰(莆田)药业有限公司”涉案并不简单。根据上市公司沃森生物在2016年5月发布的《关于圣泰(莆田)药业有限公司《药品经营许可证》吊销的公告》,2016年3月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曝光,公司子公司山东实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实杰”)及其子公司圣泰(莆田)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泰(莆田)”)被当地药监部门撤销和收回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GSP证书),并拟进一步采取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行政处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