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国种业“南繁硅谷”

本报赴三亚特派记者 赵觉珵  张鸿陪

海南三亚每年都会汇聚全国各地的农业科技人员。由于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三亚成为农业育种的“加速器”。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利用海南冬春季节气候温暖的优越条件,包括“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内的大批农业科研工作者进入海南,在这里培育大量农作物新品种,这被称作“南繁”。《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走进“南繁”重点区域——三亚崖州湾科技城,近距离感受当地如何吸引全球种业巨头并打造中国的“南繁硅谷”。

为什么选择海南三亚

“别看我们地方不大,但关乎全国人民肚子吃不吃得饱”,三亚崖州一名网约车司机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道。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句话并没有夸张,有统计显示,新中国成立后育成的农作物新品种中,超过70%的品种经历过“南繁”。

2018年,中央提出要加强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建设,打造国家热带农业科学中心,支持海南建设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此后,打造“南繁硅谷”也成为海南自贸港建设的重要内容。短短两年多时间,“南繁”的重点区域——三亚崖州湾科技城已初见规模,先正达、德国科沃施、中国种子集团等一批企业和科研机构纷纷进驻。

《环球时报》在崖州湾科技城采访时发现,这里正在大兴土木、加速建设,处处都能看到工地、塔吊,不少道路甚至还来不及命名,只标注出“几号路”的字样。

崖州湾科技城管理局总规划师何国华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称,之所以选择在三亚崖州建设南繁科技城,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当地独特的温度和气候条件。这里气温常年在26摄氏度以上,适合农作物生产,并且农作物生长周期较长,一些粮食作物在这里可以实现一年三季。对于种子研究而言,这样的优势尤为突出,同样是一种需要6次试验的作物,或许在长三角需要3年时间,在崖州就只需要两年。

“过去我们只单纯作为育种的田地,但是种子研发、生产以及种子公司都不在这里”,何国华说,如今崖州打造“南繁硅谷”,希望引进种子产业的上游,将科研、试验、产品孵化等全部带到一处。同时,“南繁硅谷”也在吸引大批国内外种业龙头企业,打造全产业链。

国外种子踏入国门“第一道防线”

位于崖州湾月亮岛的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是崖州湾科技城中的一个创新型项目。何国华介绍称,全球动植物种质资源引进中转基地主要有三方面作用:第一,把国外的优质种质资源引进来。由于引进的种子可能存在生物危害性,可以在中转基地进行隔离和检验检疫,确定其没有生物危害性后在国内研究或推广;第二,设立专业的检测机构,方便国内种质资源在中转基地进行检验检疫后向全球推广;第三,承担国际间检测业务。例如美国种子要出口到东南亚,但是进口国不具备相关检验检疫条件,可以委托中转基地机构进行检测。

业内人士分析称,为防范引进国外种质资源存在的生物安全风险,位于月亮岛的中转基地未来将成为国外种质资源踏入国门的“第一道防线”。

2020年5月,基地完成首单科研用作物种子入境业务。经过约4个月隔离试种,隆平生物技术(海南)有限公司成功引进230千克巴西玉米种子。这一过程实际上也在为“种出粮进”的计划服务。根据隆平生物母公司隆平高科发布的公告,隆平生物已将自主研发的具有抗虫性状的生物育种“芯片”转育至上述巴西种子中,并再次出口至巴西进行验证及测试,这是“种出”的过程。该品种未来在当地获批商业化后,可再将这些种子生产的粮食进口回国内,实现“粮进”。

10年左右成为成熟新城

之所以能够成为连接国内外种子产业的中转站,崖州湾科技城的建设也与海南自贸港的成长有着密切关联。何国华说,海南自贸港建设推动制度便利化、人才国际化以及税收优势,这些政策使得“南繁硅谷”得以更好地引进优质种质、先进技术以及高端人才。

何国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崖州湾科技城规划已经落地,未来一至两年,路网、水电等基础设施会全部到位,一大批科研项目、功能配套项目也在大规模建设,大约在5年左右,科技城的大部分功能区将建设完成,10年左右将成为一座可以成熟运营的新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