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加紧部署 要素市场化改革再发力

作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关键领域,我国要素市场化改革不断提速推进。《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国家发展改革委与有关部门接连召开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工作推进会、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专家座谈会等,人民银行在全国多地启动金融数据综合应用试点。地方上除加紧出台改革具体方案、展开省级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外,还将密集上线数据要素市场化交易平台等。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要素市场化改革红利加快释放,将进一步激发数据、技术、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的潜力和活力,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要素市场化改革成效初显

自去年上海技术交易所开市以来,截至今年4月,上海技术交易所累计挂牌科技成果1491项,累计成交金额8.47亿元,意向进场科技成果1863项,意向进场交易金额15.04亿元。

5月1日起,《安徽省大数据发展条例》正式实施。安徽将依法统筹设立大数据交易服务机构,搭建数据要素交易平台,建立数据产权交易机制,遵循自愿、公平、诚信原则,鼓励和引导当事人在大数据交易服务机构进行数据交易。

日前在2021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贵州省大数据局联合多家单位提出“省域数据要素市场自治与可信流通”的理念,规划数据可信流通的技术架构,并在贵州实践、落地。

这是近期各地加快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的缩影。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和2020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相继出台,要素市场化改革拉开大幕。

一年多来,相关部门在土地管理制度改革、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健全职务科技成果产权制度等方面密集部署,地方也相继出台具体改革方案和举措。

“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已成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体制和畅通国民经济循环的重要环节。各部门各地方都在积极试点探索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模式、路径和重点方案,部分地区已经在土地、资本、技术、数据、劳动力等市场化配置方面迈出步伐,山东、江苏、湖北、深圳等省市也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在要素市场化综合改革试点上取得初步成果。”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

各方加紧展开部署

近段时间,围绕加快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有关部门和地方正加紧部署。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3月和4月分别召开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工作推进会、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专家座谈会。其中,在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工作推进会上,中央网信办、科技部、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相关部门对年度重点任务、开展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等提出意见和建议。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北京、江苏、浙江等14个省份组织商业银行、清算机构、非银行支付等开展金融数据综合应用试点,旨在推进金融数据高效治理、安全共享,实现跨层级、跨机构、跨行业数据融合应用,充分激活数据要素潜能。

地方上也在加快推进。天津、宁夏等多地表示,将于年内抓紧出台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实施意见、具体措施等。四川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日前印发《关于开展2021年四川省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试点(第一批)的通知》,确定了涵盖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大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的十一家试点单位。江苏也提出,下一步将选择部分有条件的区域开展省级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

不少地方结合当地实际,在要素市场化改革发力点上有所侧重。

比如,围绕技术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浙江日前发布《2021年科技体制改革与发展工作要点》,提出推进技术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围绕发展数据要素市场,广东将进一步提升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能力,出台《广东省公共数据管理办法》《广东省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行动方案》等文件,开展公共数据开发利用试点,推动省数据交易中心建设。

围绕激活土地要素市场,河南将制定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实施意见,建立公平合理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增值收益分配制度。

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

业内表示,要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提升要素在更大范围配置的效率,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打下坚实制度基础。

“我国要素市场化改革已在各地试点铺开,特别是在数据等新要素资源方面的探索如火如荼,今后应进一步推动土地、劳动力、资本等传统要素市场化改革,破除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逐步提高要素质量。”刘向东说。

在他看来,当前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仍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如城乡建设用地同权、建设用地指标灵活跨区流转、农村集体土地自由流转存在障碍,各类资产证券化渠道比较窄,科技成果转化效率不高,数据要素在确权、定价、交易、安全监管等方面尚未形成成熟透明的规则等。“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需要补齐要素市场化改革短板,建议在地方开展综合改革试点的基础上,加快探索行之有效的模式和路径,并逐步推广到全国。”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体制机制方面的阻碍是制约要素流动的重要原因。当前,一些要素市场流动性较弱。比如,数据市场交易量很小,劳动力流动也不够顺畅,土地要素流转受到较大限制。应对要素市场化配置范围局限、要素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等难题进行分类施策,稳步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比如,让土地要素有序流动,需要解决城乡二元经济结构问题,建立城乡之间各类要素双向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推动知识下乡、资本下乡、技术下乡,并实现同土地要素的有机结合;在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方面,继续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致力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目标的实现等。”徐洪才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