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科企上市潮会有多猛?

本报驻印度特派记者 胡博峰

“印度科技互联网公司将撼动该国股票市场”,《华尔街日报》日前在一篇报道中这样形容印度科技企业在今明两年扎堆上市带来的影响。报道称,印度本土的点餐外卖平台Zomato已正式向监管机构申请首次公开募股(IPO),这家印度版的“饿了么”预计将筹资11亿美元。此外,美国沃尔玛公司旗下的印度在线购物平台Flipkart,以及在线支付应用PayTm、在线教育平台Byju’s也考虑申请IPO。彭博社透露称,PayTm可能于今年晚些时候启动IPO,计划融资30亿美元,目标估值或将高达300亿美元,有望成为印度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交易。

印度资本市场逆势增长

长期以来,印度股市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主要是能源类和金融类的企业,鲜有科技互联网公司的身影。数据显示,去年印度资本市场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信实和塔塔两大工业集团稳居前两位,银行、金融类个股则占据50%,唯一勉强涉猎科技产业的企业是印孚瑟斯,但主要从事的仍是IT外包和商业咨询服务等业务。

券商研究机构认为,在“后疫情时代”,消费者已经养成的数字消费习惯会在疫情稳定后延续,移动支付领域的企业将具有极大潜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科技互联网企业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至明年扎堆涌入资本市场。

伯恩斯坦研究机构发布的报告认为,新冠疫情为提供在线服务的印度企业增加了大量新客户,其客户获得成本也降低了20%至30%,为其在IPO前得到更好的财务表现评估奠定良好基础。与此同时,尽管新冠疫情对印度经济社会造成沉重打击,但该国资本市场却总体呈现出“逆势增长”势头。《华尔街日报》称,MSCI印度指数自疫情以来连创新高,今年累计涨幅已达14%,活跃的资本市场将帮助这些被称为“独角兽”的科技互联网企业得到更可观的估值。

深入各行业与生活场景

《环球时报》记者日常观察看,提供在线服务的印度互联网平台在疫情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例如,由于疫情导致出行不便以及民众对现金“传染”病毒的担心,对标中国支付宝的印度应用PayTm、亚马逊在线支付等已取代传统的支付方式,成为民众日常缴纳电话费、网费、电费和其他购物付款的首选渠道。

记者在所居住的小区里看到,Bigbasket、Licous、Swiggy等电商配送平台的车辆每天往来穿梭,数量和频繁程度均远超疫情前水平。这些平台陆续推出的旨在鼓励在线支付的优惠政策,反过来又促进了PayTm等应用的进一步普及。

Zomato平台的“外卖小哥”沙玛12日对记者表示,每天在德里南部平均至少要送30单,“周末和节假日比这还要多”。印度各类学校因疫情停课后,Byju’s也迅速提出了“在线接力授课”课程,疫情期间趁势而上,成为异军突起的互联网教学“新势力”。

IPO过程不会一帆风顺

分析认为,大批印度科技互联网公司上市后,将为此前“押注”投资该行业的外国资本提供套现“窗口”。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18年至2020年间,全球各类风险投资公司以及私募股权基金对印度直接投资额约930亿美元,其中科技互联网、电子商务等领域在是最受投资者青睐的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薄弱的基础设施、相对不太透明的营商环境和印度国内日益抬头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情绪也可能成为该国科技互联网公司未来发展的“绊脚石”。

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前官员马利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尽管印度科技互联网公司近期将密集上市的消息频频爆出,但也应看到它们在此过程中可能将面临各种机制性问题和挑战,“IPO的过程或许并不会像新闻报道的那样一帆风顺”。马利克表示,根据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亏损企业几乎不可能在国家证券交易所或孟买证券交易所上市,而大部分印度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因“烧钱”处在亏损状态,“仅此一条就足以断了很多企业的上市梦。”

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近年来一直希望吸引本土互联网科技企业IPO,并为此放宽了部分监管要求,但诸如财务信息、税务信息披露审核、至少三年的持股锁定期等限制仍然存在。此外,印度在对互联网企业进行估值时,增长和市场规模的评级优先度高于对现金流和利润的考量。除少数互联网科技企业能够有资格在主板上市外,多数企业可能将选择门槛更低的“创新成长板”进行IPO。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