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健经济肌体 畅通金融血脉

作为我国金融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银行业在党的领导下发生历史性转变,取得跨越式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持续提升。展望“十四五”,银行业要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服务国家重大战略。

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银行业作为我国金融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的领导下发生历史性转变,取得跨越式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我国经济快速发展,银行业积极深化改革,取得显著成绩:资产规模位居全球第一,经营能力稳居世界前茅,并逐步实现由大向强转变,迈向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与实体经济共生共荣

实体根深、金融叶茂。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提高制造业贷款比重、深化普惠金融服务、助力脱贫攻坚、完善金融服务科技创新的体制机制……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新形势、新要求,我国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持续提升。

实现以上成就的前提之一,是完成银行业自身的机制改革。回顾历史,我国银行业已走过了专业银行、商业银行、股改上市3个关键阶段,当前正朝着高质量发展阶段奋进。

从改革成果看,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类型已达20余种,形成了多元化、广覆盖的机构体系。一方面,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等全国性商业银行以及政策性银行的“头雁”作用不断突出;另一方面,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村镇银行等重点在服务社区、小微企业及“三农”等领域精耕细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决定了我们的金融必须面向亿万人民群众。”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年“金融街论坛”上表示,截至目前,我国基本金融服务已覆盖99%的人口,银行网点乡镇覆盖率达96.6%;全国人均拥有8.06个银行账户、持有6.01张银行卡,农村开立的个人结算账户占全国的40%;值得注意的是,全国三分之二的中小微企业、数以千万计的个体工商户和普通农户都能获得银行贷款。最新监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达45.7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6.8万亿元,同比增速33.9%。

“增量、扩面”的同时,我国银行业还做到了“降成本”。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已从2011年底的8.01%降至2020年底的5.03%,降幅显著。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我国银行业积极让利实体经济。截至2020年12月末,我国金融系统如期实现了“2020年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的目标。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接下来,银行业要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持。要全力支持国内国际双循环,积极探索促进科技创新的各种金融服务,持续促进扩大内需,推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同时,加强外贸领域综合金融服务,积极发展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信托等。

金融增添一抹“绿”

6月3日,上海银行成功发行面向企业客户的首只挂钩“碳中和”债券全收益指数的结构性存款产品,该产品以上海清算所编制的碳中和债券全收益指数为标的,也是该指数首次用于结构性存款产品设计。

运用多元金融产品已成为银行绿色金融服务的新常态。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引领下,我国绿色金融持续快速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首个建立较为完善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国家。绿色金融市场体系逐渐完善,产品种类日益丰富,业务规模迅速增长,目前我国本外币绿色信贷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一位,绿色债券存量规模居世界第二位,绿色金融发展走在世界前列,已成为全球绿色金融治理和发展的重要贡献者、推动者。

在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过程中,政策性银行与国有大行无疑是主力军。据年报统计,2016年至2020年间,工农中建四大行绿色信贷余额从3万亿元上升到5.6万亿元,年均增速为17%,远超过同期贷款余额年均10%的增速。2020年,四大行将绿色金融上升到战略高度,分别制定了绿色金融发展战略,健全绿色金融发展长效机制。

“银行业积极支持经济绿色发展,在服务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和发展动力转换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说。

不仅如此,绿色金融还改善了商业银行风控体系。兴业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自2008年首家采纳赤道原则以来,该行积极推动赤道原则本土化。“正是依托这一先进的环境与社会风险管理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兴业银行绿色金融保持高速发展态势。绿色信贷不良率约为银行平均资产不良率的四分之一,成为稳定资产质量的重要抓手。”该负责人说。

展望未来,绿色金融将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已是业内共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需要百万亿元级别的投资,绿色金融作为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碳中和的重要工具,将迎来广阔发展空间,气候投融资将日益成为银行业绿色金融发展的重要领域。

科技为金融服务助力

全行5000多名信贷人员,人手一台平板电脑,深入田间地头和企业生产一线,通过普惠金融服务移动工作站实时接入系统借助远程协作,为小微客户全流程办理业务。这是台州银行充分发挥“网点下沉”和信贷人员“深扎村居、深耕行业”脚勤的优势,将企业上门服务和信贷调查技术,与线上金融科技相融合练就出的特色小微信贷服务。

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信息技术更迭演进,数字化浪潮席卷而来,我国银行业积极拥抱变化、全面推动金融科技发展。以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兴技术与金融业务不断融合,金融科技对银行业赋能成效进一步凸显。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银行业科技投入从1135亿元上升到2078亿元,年均增长16.3%,用于搭建线上服务渠道、完善产品供给、降低管理成本、优化融资结构、健全智能风控体系,实现全渠道、全场景、全流程智能化服务。

银行业金融机构积极顺应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趋势,不断探索取得新成果。浦发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郑杨表示,2018年7月份,该行在业内首发“API Bank”(无界开放银行),拉开了国内开放银行的建设序幕。截至2020年底,浦发银行累计已发布API服务逾1000个,连接客户数超过1.4万户,在多个领域形成业内领先的开放银行发展新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银行业借助金融科技率先推出“非接触式”金融服务,满足疫情防控和客户服务双重需要,信息科技资金总投入突破2000亿元,同比增长20%。截至2020年底,已有12家银行相继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以母行为中心对外输出业务,强化与母行的联动协同,持续提升市场敏锐度、产品创新能力、政策的灵活机动性,积极参与同互联网公司、科技企业的市场化竞争。

娄飞鹏表示,展望“十四五”,银行业需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围绕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应强化现代信息技术应用,以更好满足各类经济主体个性化、差异化的金融服务。

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防范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在“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居首位,其中便包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而银行业风险恰恰是重中之重。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银行业防范化解风险的主要路径有三。一是防范化解不良贷款等信用风险,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同时在经济上行期未雨绸缪、提足拨备,做到“以丰补歉”;二是大力整治市场乱象,如影子银行、P2P网络借贷风险等;三是加快推动高风险机构处置,如包商银行等,持续提升银行业机构的公司治理水平,防止出现区域性、系统性风险。

目前,经过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三年攻坚战,银行业过去面临的一些风险已出现了收敛趋势。

首先,重点领域风险得到有序处置,截至2020年末,房地产贷款增速8年来首次低于各项贷款增速;银行业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化解大型企业集团债务风险。其次,经整治,我国影子银行规模已较历史峰值压降了20万亿元,但影子银行的存量规模依然较大,稍有不慎就极易反弹回潮。接下来,要严密防范影子银行死灰复燃,防止金融机构再次通过交叉性金融产品无序加杠杆,对各种“类信贷”新花样必须遏制在初期阶段。再次,中小机构风险事件得到妥善处置,公司治理监管得到高度重视。目前,银保监会已开展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回头看”及“资本不实和股东不实”排查,覆盖4600余家法人机构,查处股权违规问题3000多个,分两批次向社会公开违法违规情节严重的47家股东名单。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为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了本息延期,预计将有一定比例的贷款最终劣变为不良贷款。在2021年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表示,要积极应对不良资产反弹,必须督促银行机构做实资产分类,加大拨备计提力度,确保能够更快更多地处置不良资产。

在监管机构的推动下,目前银行业机构已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银行业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由2016年末的102.6%降至2020年9月末的81.9%。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只有进行时。多位专家表示,接下来,我国银行业需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前瞻性应对不良资产反弹,有序推进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化解,持续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坚决整治各种金融乱象,同时严防外部输入性风险。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