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私刻萝卜章要承担什么风险?

案例背景

所谓萝卜章,并不是专指用萝卜为材料刻的章,而是对私刻、伪造的印章比较形象的统称,并非一个法律概念。换句话说,除了伪造的印章之外,萝卜章还包括未办理审批手续或未经许可而私自刻制的印章。因此,如果印章的刻制没有经过审批或许可,即便刻制印章的主体是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者股东、董事,被刻制的印章仍然应该被认定为萝卜章。

基本案情

2016年4月份,被告人黄某成立某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黄某为该公司法人、实际控制人。2017年11月份,被告人黄某伪造“河南电视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公章,后利用伪造的公章出具保证合同、担保函、《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书》、《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补充协议》等材料,以“河南电视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作为担保方向北京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单位借款3900万元。经郑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节目播映权购买合同补充协议》、保证合同上的印文与样本上的“河南电视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同一印章盖印形成。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某违反法律规定,伪造公司、企业的印章,其行为已构成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

裁判结果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2019年5月13日作出(2019)豫0105刑初第319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黄某犯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行业观点

国樽律师事务所孙可:影视行业中存在私刻萝卜章的现象。在实践中,有如下比较常见的例子:1. 影视剧融资方为吸引投资,融资方的工作人员向投资方谎称自己也投资了某电影,将使用擅自私刻的公章制作的假协议给投资人看,以让投资人获得投资信心、参与投资;2.影视剧发行方为获取非法利益,伪造国家公文并冒充上级国家机关向下级国家机关推销电影;3.影视剧出品方为应对投资方的催促,出具变造的《电影备案回执单》《影片公映许可证》等;4.影视剧融资方为吸引投资,谎称聘请了某明星参演并向意向方出具了伪造的聘请合同。

影视行业中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和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的原因比较繁杂,有人是基于一定的目的故意为之,例如诱骗投资人进行投资;有人则是因缺少相应的法律风险意识。例如,有的影视行业人员认为迟早都会获得证件审批,于是私刻萝卜章应付客户,没有意识到此类事件的后果严重性。

以上行为是否都涉嫌犯罪?上述例子是否涉及诈骗罪或合同诈骗罪,需要结合具体案情进行分析。但是其均涉及伪造、变造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或者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 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280条的相关规定。《刑法》第280条第一款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该条款规制的是直接冒用国家机关名义的行为,买卖、盗窃、抢夺和毁灭都容易理解,此处需要弄清楚伪造和变造的区别。伪造是指“从无到有”,制造一份全新的公文、证件、印章,它们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是假的;变造则通常是指在原先持有的或从公开渠道获取的真实公文上添加、删减或修改内容(名称、日期、落款等等)。无论是伪造还是变造行为,都会损害国家机关的公信力和其他人的合法利益,将会受到刑法的严厉制裁。《刑法》第280条第二款规定,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

此处需要注意的是,未办理审批手续或未经许可而私自刻制的印章,也视为伪造印章,即便刻制印章的主体是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者股东、董事。相应地,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员工伪造自己公司印章也当然受到刑法的制裁。

对此,如何防范此类法律风险?影视行业人员需切记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以及其他公司的印章是不可随意伪造、变造的,这类行为都面临着承担刑事责任的风险。影视公司的管理人员应在平时对员工进行相关法律培训,以免员工为应付老板差事或者对外融资收取提成,伪造、变造公文、证件或印章,给影视公司埋雷。此外,如果投资方因私刻的萝卜章而上当受骗,可以追究对方的刑事法律责任以及民事赔偿责任,具体可以向律师进行咨询以协助解决处理。

案件推荐人

作者简介:孙可,国樽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执行主任。拥有近多年的法律专业服务经验,其主要执业领域为国际贸易与投资、商事谈判与合作,国际文娱等。

孙可拥有近多年的法律专业服务经验,其主要执业领域为国际贸易与投资、商事谈判与合作,国际文娱等。孙可主要服务客户:中信银行总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北京电影协会、UME院线、铜牛电影产业园、姜云升等成功帮助云南滇红集团,保利防务,三一重工,北坡股份投资海外。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