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对投资者吸引力下降引关注

本报驻日本特派记者  岳林炜 刘军国 本报记者  赵觉珵  王会聪

“全球最大养老基金改变对美债的态度,或影响市场对美债的投资情绪。”彭博社8月2日的报道披露称,持有高达1.7万亿美元资产的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日本政府退休养老金(GPIF),在截至今年3月的上一财年内,将其所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券和票据比例由此前的47%大幅削减至35%。同期GPIF对法国、意大利、英国和德国的债券配置均至少增加了1.7%。

美债被认为是“全球资产定价之锚”,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更是被视作全球资产定价的基准。彭博社称,自去年3月疫情暴发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整体呈上升态势,在今年3月一度升至1.7%上方,当时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呈现强劲的复苏势头,市场认为受此影响美债收益率有望突破2%。但此后美债收益率却持续走低。截至本周二,美债收益率已降至1.1%区间,7月累降约24.57个基点,创去年3月以来最大月度降幅,连续四个月下降。

分析称,美债收益率自高位持续回落的主要原因是一季度后美国就业数据连续表现不佳,以及美联储有关国内通胀程度的模糊态度令市场失望。彭博社援引三井住友信托银行分析师Ayako Sera的话称,目前美债的收益率不足以抵消汇率波动风险,美国国债的吸引力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球前10大美债持有国之中已经有半数国家抛售美国国债。过去36个月,全球央行累计抛售美债达1.2万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7月发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截至5月份,作为美国国债最大的海外持有国,日本所持美债环比减少106亿美元,总持仓量降至1.266万亿美元,为最近10个月里第八次减持美债。第二大持有国中国所持美债较4月份减少177亿美元,持有量降至1.078万亿美元。这是中国连续第三个月减持美债。俄罗斯在“清仓”95%的美债后,再次抛售美债1.5亿美元,最终持仓规模仅剩38亿美元。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首席FICC分析师明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当下美债收益率不高,又面临宽松政策的退出,令美债吸引力有所减弱。

他分析称,首先,美国通胀水平一路飙升,且美债名义收益率处于较低水平的,增持美债可能使投资者面临长期实际负利率,这将降低市场增持美债的意愿。其次,从大趋势上看,美联储未来退出宽松政策是必然的,届时将令导致美债收益率波动,影响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此外,美国债务规模近年来快速扩张。美国债务上限是2019年3月确定的21.99万亿美元,而当前债务规模已达到28万亿美元,超出美国债务上限。

债务上限是指美国政府能够举借的债务总额。 2019年7月,美国国会决定暂停债务上限两年,在这两年里财政部能够继续发债融资。随着两年到期,从今年8月1日开始,债务上限恢复生效。这意味着美国财政部不能再发行任何国债,只能通过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务。

明明分析称,尽管依靠美元体系美国并未出现过美债违约的情况,但是历史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违约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因此,多国抛售国债或也有防范债务危机的考虑。

据美国CNBC网站报道,美国财政部将从8月2日开始实施“现金节约措施”,以避免突破联邦政府的借债限额。有经济学家表示,这些“非常规措施”将使美国财政部在两三个月内支付政府账单,期间不再增加新债。此后,国会需提升或暂时取消借债上限,否则美国将面临国债违约。

本周一,美国财长耶伦向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解释称,财政部将暂停向各种退休基金支付相关定期款项。此前耶伦就曾向佩洛西表示,联邦政府和防疫纾困法带来的数万亿美元支出,已经使美国财政部更难以确定美国将在多长时间内能维持“非常规措施”。

当天CNBC网站援引安联首席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埃里安的观点称,美联储今年以来多次表示“通胀只是暂时性的”,然而“暂时”可能意味着一到两年。他警告说,“我们面临的风险是通胀将渗入整个体系。”

在美国经济态势无法令市场信任美债之际,包括中国国债在内的资产却正在赢得更多国际投资者青睐。路透社报道称,中国经济基本面向好趋势及中美利差处于相对稳定区间,使得境外机构投资者6月继续保持增持银行间债券的节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