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峰会:数字化为经济提供新动能

本报赴乌镇特派记者  倪 浩

互联网企业自我扩张,拓展产业广度的历史阶段正在悄然发生转变,伴随着互联网、5G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与社会生产愈发广泛而深入的结合,推动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成为互联网企业新时期新的历史任务。《环球时报》记者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现场发现,在众多论坛中,如何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与传统社会生产领域结合起来,助推中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成为贯穿多场论坛的热点话题。

下一代互联网是智慧网络

“上一代互联网解决了物理世界互联互通的问题,而下一代互联网是智慧网络。”在27日乌镇峰会的“下一代互联网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数字交换系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邬江兴认为,下一代互联网首先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加确定性的服务、确定性的质量,解决信息“错位”和“晚点”等问题。其次,在信息通信安全保障方面,困扰用户的网络安全、病毒问题等可以得到有效解决。“最重要的是,未来的互联网是巨大的计算网络,我们可以借助这台复杂的计算机做人工智能运算,利用它做更多大数据新模型的发现。”

同一天,中国移动副总经理高同庆在“人工智能:打造智能经济新优势”论坛上发言时表示,数字化经济时代的大幕已经开启。中国正紧紧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趋势,以5G通信、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一系列高新科技正在加速与实体经济进行深度融合,推动着产业数字化的进程。谈到产业数字化升级的效果,中国玻璃纤维龙头企业巨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毓强在论坛上表示,通过数字化升级,巨石集团人均实物劳动生产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30%以上。

5G能力转化可分三个阶段

中国信通院院长余晓晖在“5G赋能:创新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论坛上表示,全球对5G期待甚高,因为5G涉及的生产场景匹配了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包括制造、能源、医疗、文旅、农业等,以及港口、矿山、电网、工厂等。在中国及全球范围内5G与传统生产结合的成熟  案例是矿山和港口。他认为,要找到5G的“杀手级应用”,首先要将现阶段5G的能力转化成实际应用。这里可能会分为三个阶段:一是体验优化阶段,升级5G能力;二是进行很多功能交互应用;最终则可能会诞生一个新型终端,比如XR沉浸式体验等新体验和新可能。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看好5G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商用落地。不过他强调,不能简单地把给公众服务的5G网络搬到企业。“传统的公众网是下行业务大,比如大家需要在网上下载视频,但工业网是上传业务大,要求大上行;公众网上要切换漫游计费,而企业网却不需要;企业网一般只有一个基站,对基站的安全性要求更高。”

中国数字化转型进程加快

因为疫情原因,全球经济在2020年出现了罕见的衰退,但数字经济逆势上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总工程师何文忠表示,中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已由2002年的10%增长到了2020的38.6%,即使在疫情冲击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叠加影响下,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依然保持9.7%的高位增长,是同期GDP名义增速的3倍多。何文忠还表示,工业互联网与5G通信、人工智能高科技深度融合。中国制造业重点领域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分别由2016年的45.7%和61.8%增长至2020年的52.1%和73%,实现了产业数字化转型提速升级。

余晓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疫情仍在蔓延,但数字化发展进程仍在加快,数字技术与社会各个领域的结合正在不断蔓延。形成当下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

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指出,中国数字化转型进程正在加快,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建设成效显著,为国民经济稳定发展提供新动能。

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宋安澜在峰会上表示,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有几大优势。比如人才优势,中国有大量的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学者,理工科学生数量全球第一,给人工智能人才池提供了源源不断新鲜血液。然后是政府的支持,人工智能是国家战略的重点领域之一。另外论文数和专利数是全球第一,投资也是全球第一,“这些都表明人工智能在数字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下,步入了越来越好的良性循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