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产环能控股子公司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却由少数股东“背锅”

【环球网零度观察】浙江物产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环保能源综合利用服务,包括煤炭流通业务和热电联产业务,其中热电联产业务在提供蒸汽、电力(含燃煤发电、生物质发电及污泥发电)及压缩空气的同时,可为客户提供污泥处置等服务,该公司目前上会通过。

物产环能的主营业务包括煤炭贸易和热电联产业务,其中投入运营的热电联产企业包括新嘉爱斯热电、桐乡泰爱斯能源、 浦江热电、秀舟热电、富欣热电5家企业,另有在建两个热电联产项目。根据招股书第293页披露的热电联产业务相关数据,2018年到2020年的上网电量分别为12.82亿千万时、15.32亿千万时和15.68亿千万时,供热能力均为3090 t/h,售汽量分别为819.77 万吨、866.08 万吨和805.27万吨。

与此同时,物产环能的热电联产业务核心原材料就是煤炭,招股书第334页披露2018年到2020年的电厂煤炭消耗量分别为182.21万吨、205.44万吨和185.46万吨。通过数据对比可以看到,2020年的上网电量相比2019年小幅增加,但同年煤炭消耗量却降低了10%。 

另据招股书披露,2016年12月,物产环能为扩大热电联产业务而收购富欣热电 70%股权,2017年12月富欣热电发生蒸汽管道爆裂事故,该公司也因涉事锅炉停工检修、下游热用户提出索赔等业务经营受到不利影响,在此背景下,为富欣更好更快解决事故后续遗留问题,物产环能于2018年12月收购富欣热电剩余30%股权。

招股书还披露到,物产环能于2018年12月收购富欣热电剩余30%股权时,富欣热电市场估值为3.6亿元,“12·23 事故”发生前丙方所持有的标的公司 30%股权的价值为 10800 万元,最终双方一致同意股权转让价格经协商确定为6775 万元。

但往前追溯,富欣热电在2015年12月继承嘉兴市富林化纤有限公司部分债权债务,当时的净资产还仅为649.85万元。2016年11月,物产环能以超过2.5亿元的对价获得富欣热电70%股权,由此计算当时的富欣热电整体价值高达3.57亿元以上,相比一年前的净资产溢价了50多倍;随后在2018年末,物产环能收购富欣热电剩余30%股权时,据招股书披露当时富欣热电的市场估值为3.6亿元,相比2016年末并无明显增值。

也即,在2015年末至2016年末主要由自然人控股富欣热电的时期,富欣热电的的整体价值一年间增值超50倍,但是在物产环能巨资控股之后的两年间,富欣热电的的整体价值并无增值。至于在控股富欣热电之后,物产环能为该公司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该公司并未接受记者采访。

不仅如此,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末富欣热电发生“12·23 事故”时,物产环能已经是物产中大的子公司了,进而富欣热电也是物产中大的孙公司。根据当时物产中大发布的《关于控股子公司发生安全事故的公告》,其中披露:富欣热电为物产环能于2016年底并购、2017年1月开始正式逐步接管的三级子公司(公司持有物产环能76.01%股权,物产环能持有富欣热电70.00%股权),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净利润为0.1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0.09亿元,初步预计本次事故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从物产中大披露的信息来看,富欣热电的经营在2017年初就被物产环能正式逐步接管了,但据招股书第104页披露:乙方和丙方根据《事故调查报告》的责任认定,经协商一致,确认乙方、丙方对“12·23 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比例为 3:7,即“12·23 事故”损失由丙方承担 70%。其余一方为物产环能、丙方为自然人唐绍福。在2017年初就被正式逐步接管之后发生的重大事故,为什么由原经营人负主要责任,对此招股书也并未做出说明。

此外,“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是物产环能的子公司,招股书披露该公司2020年末的净资产为9.73亿元、当年净利润就高达3.86亿元,对应净资产收益率高达40%,盈利能力非常强劲。与此形成对照的是,物产环能其他从事热电联产业务的控股子公司或孙公司,无一盈利能力能与“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相当的,在其他控股子公司中盈利能力最强的桐乡泰爱斯能源、富欣热电也不到30%。

这家子公司是物产环能持股70%的控股子公司,另外30%股权归属于“浙江乐成投资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2月,“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的原股东“嘉兴新嘉爱斯能源投资有限公司”退出该公司的投资,物产环能连同“浙江乐成投资有限公司”成为“嘉兴新嘉爱斯热电有限公司”新进股东。在“浙江乐成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构成中,以黄玉康、计荣林等自然人为主。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