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手奢侈品店猛攻中国市场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 丰

日本池袋一家二手奢侈品店里,传出了声量不低的中文。好奇心驱使《环球时报》记者驻足。原来,一名中国代购正在远程帮国人买二手奢侈品。只见做代购的年轻姑娘用手机镜头一排一排地扫过商品,手机上连着耳机,时而把某个商品从货架上取下来,用手机镜头扫衬里、金属扣等细节。店里的工作人员并不阻止,一脸平静地站在角落里,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交易模式。

《环球时报》记者见缝插针地跟这名代购姑娘聊了几句。她以前做过日用品、护肤品代购,但后来因为相关管控较严,再加上疫情期间不能赴日本旅游的中国顾客对二手奢侈品需求较大,她近期转做二手奢侈品代购。

事实上,中国顾客早已成为日本二手奢侈品的最大购买群体。疫情开始前,在很多日本二手奢侈品店,有7成到8成客人是中国游客。在国产热播剧《三十而已》播出期间,咨询电视剧同款爱马仕二手包的中国客人尤其多。而疫情的到来让他们的生意一落千丈。反应快的日本二手奢侈品店纷纷变被动为主动,比如著名二手奢侈品店HEDY调整了运营方针。最近两年,HEDY通过开微博、开公众号等方式,远程强攻中国市场,其在中国跨境电商店铺月销售额超过1900万日元(约合110万元人民币),超过在日本电商的销售额。HEDY东京代官山店的负责人近期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开始我们也是被动卖给中国人,但眼见形势大好,就主动雇用了6名中国员工。现在我们在微信公众号上每两周做一次直播,一次时长2小时的直播能介绍20件产品,直播中大概能卖出半数左右。”

事实上,日本二手奢侈品企业近年正在向中国市场大集结。今年6月,日本最大二手奢侈品电商RECLO携1万多款箱包、饰品等开设天猫国际海外旗舰店。日本有近30年历史的中古店BRAND OFF、日本线上中古二手奢侈品店Brandear等也入驻天猫国际。而在此之前,为抢占中国市场,日本著名二手奢侈品连锁店kome兵于2018年在中国大陆开了第一家店。然而,仅维持了一年多就关闭。该公司社长石原卓儿告诉记者,关店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还没有形成“自给自足”的流通体制。也就是说,来买二手奢侈品的人的确很多,但拿来卖的非常少,导致商品供应跟不上。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与全球市场相比,中国奢侈品新品与二手交易的转化率非常低,仅为5%。中国二手奢侈品现在仍处于非标环境,难以标准定价成为可交易化商品,是造成流通性低的原因之一。石原卓儿认为,未来几年,中国的二手奢侈品消费理念和行为将日趋普遍。当中国人拥有一定数量的奢侈品后就会选择性放手,更新换代一批,届时亚洲将出现日本、中国两大二手奢侈品市场,甚至可能出现中国独大的情况。“毕竟日本二手奢侈品市场的购买力依赖中国顾客的支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