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短缺引发原油价格逆袭反弹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

10月13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处公布,该机构13种原油一揽子均价12日达到每桶82.37美元。11日,美国得克萨斯原油11月期货一度跳至82.52美元,创近7年新高,为去年12月以来最长连涨。同日,英国布伦特原油盘中价格摸高84.59美元,创下3年来新纪录……继煤炭和天然气大幅涨价后,原油及其成品价格持续上涨,全球已对新一轮能源短缺产生切肤之痛,原油价格会否重返百元又成新的追问。

不关心能源价格的人,也许不能理解原油每桶80多美元意味着什么。与去年4月无底线跌落至-40美元的“海沟”价位相比,美国原油一年多时间暴涨120美元。与2007年全球原油价格147美元的历史纪录相比,当下油价“新高”还远远没有登顶,尚有巨大的反弹空间。原油价格快速上升将如何加剧已十分严重的能源短缺,如何拖累世界经济复苏,如何影响全球疫情防控,如何冲击各国“双碳”目标,更是令人揪心的疑问。

油价一周重返80多美元的台阶有一个重要前提是,控制世界石油市场大部分产量与出口的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于10月4日做出增产稳价决定,即将11月各国总产量每日上浮40万桶。这表明,“欧佩克+”机制判断原油市场供需平衡状况基本稳定,无需过多投放而避免原油重新跌成白菜价。显然,众多产油国期待在增加石油收入和缓解能源短缺间保持利益平衡点。

但是,整个世界市场目前陷入缺碳、亏气、少油和电荒的饥渴状态,因此并不认同“欧佩克+”的温和与谨慎放量政策,反而认为这些油老虎正在进行“饥饿营销”——利用能源短缺恐慌,无视市场短缺和需求旺盛现实,甚至不在乎美国总统拜登要求增产的压力,旨在抬升油价弥补过去几年的低油价亏空。

资本逐利是天性,产油国维护本国利益也无可厚非。事实上,适度的中高价位是产油国求之不得的理想状态,毕竟他们的经济运行依托能源产业,国计民生严重依赖能源生产与出口。但是,产油国也清楚价格是柄双刃剑,过低不利于产油国财政营收,也伤害能源产业的维护与康养,还可能引发经济危机并转化为社会危机甚至导致政治危机;价格过高又将加重消费国成本而遏制原油进口,并刺激替代能源蓬勃发展,甚至导致产油国内部恶性竞争而降价抛售或抢占碳氢市场份额。因此,单纯指责“欧佩克+”奇货可居似乎有失公允。

不同的能源理念也会得出不同结论,倡导环保主义的欧洲人对碳氢能源价格重新走高警惕有加,甚至直接无视当前能源短缺基本盘。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援引一名欧盟官员的话说,“应该加快向清洁能源过渡,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据称,欧盟将考虑采取一系列长期措施,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应对能源价格波动,并在2050年使欧洲天然气和氢气市场脱碳。这些措施可能包括增加天然气储存能力,在一级市场共同购买天然气,并配套以面向企业和家庭的增收减税政策。

但是,今年的能源短缺是全球性现象,并呈现处处告急的突出特点。美国能源行情随着出行活动增加而看涨,8月起天然气价格上扬47%,部分地区供应紧张;日本能源紧张状况已持续近一年,电煤和天然气价格上涨,汽油零售标价达到近3年新高;欧洲天然气价格年初至今暴涨600%,前9个月批发电价上浮两倍,经济大户英国的能源短缺导致9家行业公司破产,百万家庭受到波及;印度煤电份额占7成,煤炭库存却已降至罕见水准,10%需求要通过进口解决。

业界专家普遍认为,此轮能源短缺成因复杂而多元,主要包括疫情缓解导致生产和生活恢复引发能源紧张,中美两个耗能大国坚决执行低碳政策而遏制了煤炭和石油产出与投放,极端天气和冬季来临造成耗能增加或预期收紧,原油市场供求基本盘接近平衡,美国石油明显库存减少引发恐慌……

在此背景下,能源价格继续上涨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除了捉襟见肘的实际刚需,还有大宗产品涨价拉动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不断量化宽松给美元注水引发的通胀因素,以及疫情可能再次反复导致航运受阻的心理预设。由于天然气价格不断攀升,库存也进一步枯竭,可能导致一些火电企业由汽转油而加剧原油供应紧张局面。花旗银行等机构预测,今年冬天,原油价格保守的价位也将达到85美元,如果略有夸张,摸高100美元并非神话。

当然,原油价格完全可以调控,如果美国动用战略储备,再放宽本土石油开采和出口,如果释放伊朗每天近300万桶的产能和出口,都可导致油价回落。问题是,煤炭和天然气为主的主要能源板块短缺究竟如何解决?这恐怕不是简单的油价问题,也非“欧佩克+”机制能够左右。也许,联合国有必要发起一次世界能源峰会,以群策群力共渡难关。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