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仕技术针对产品类型存误导性陈述,高管人员职业履历存疑

【环球网零度观察】宁波菲仕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进入伺服电机行业的公司之一,专注于运动控制和能量转换领域,主要从事高精高效稀土永磁同步电机、伺服和驱动系统、控制系统和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工业伺服装备、大型传动装备等行业之中,该公司目前正在申请于科创板上市。

根据招股书披露,“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是菲仕技术的产品类型之一,收入贡献仅在10%左右,远低于核心产品伺服电机的约三分之二的收入贡献。但是在菲仕技术本次IPO 募投项目中,涉及投资额高达65358.31 万元的“年产25万台套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和动力总成项目”却是最主要的投资项目,这也指向菲仕技术在由传统伺服电机向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和动力总成转型的经营战略。

但与此同时招股书也披露到,菲仕技术的“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产品线产能在2019年便已经达到6.6万台的量级,当年产量为6.82万台、创造销售收入22,681.86万元,核心客户就是销售额高达21342.48万元的北汽新能源集团;但是随后在2020年和2021上半年,“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产品产量迅速萎缩到只有1.6万台和0.92万台,最近一期产能利用率仅为27.19%。仅从该数据来看,公司从传统的伺服电机在向新能源汽车驱动电机和动力总成转型的过程,并不顺利、并未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

2019年北汽新能源是菲仕技术“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产品最主要客户,销售金额高达21342.48万元,到2021年上半年北汽新能源已经几乎不再向菲仕技术进行采购了。但是从北汽蓝谷发布的财报来看,2020年确实遭遇了营收大幅下滑,但是到2021年前三季度北汽蓝谷的营业额也恢复到了2019年全年的四分之一以上,但是菲仕技术却并未能够继续成为北汽新能源的供应商。

另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1年8月7日,公司新能源业务在手订单总额约为2.26亿元、销量约为 3.66万台套”,也即目前在手订单尚无法令菲仕技术现有产能实现高负荷运转,在此背景下,公司募投项目是否具备商业可行性也是值得关注的。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书第480页披露的“销售合同”相关信息,菲仕技术在此前与北汽新能源签订的合同,合同标的标注为伺服电机;而在2020年与合众汽车签订的合同,标的则为“三合一” 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公开信息显示,“三合一”新能源汽车动力总成是指由电机、减速器、MCU集成为一体的技术,其中伺服电机仅是其中一个环节,也即公司在2019年、2020年向北汽新能源供货的标的,与2021年向合众汽车供货的标的并不一样。

但是在招股书第172页披露的“主要产品的产能、产量”信息中,将2019年、2020年向北汽新能源销售的部分,与2021年向合众汽车销售内容全部归类于“新能源电驱动系统产品”,并未进行详细划分。

更何况,从具体披露的产能数据来看,2021年“新能源电驱动系统产品”产能与2020年完全一致,没有体现出任何产品类型的变化,对应产品单价也几乎无变化。至于该公司是否实际向合众汽车销售的仍然是伺服电机,而非是“电机、减速器、MCU集成为一体”的动力总成,菲仕技术并未接受记者采访。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菲仕技术的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的预计使用寿命为2-10 年,对应年折旧率为9%-50%,最低折旧率也是在9%。与此同时,公司在2020年末的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原值为10644.67万元,即便按照最低的9%折旧率计算,下一年度折旧金额约为1000万元左右。

但事实上,公司的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累计折旧在2020年末为7683.7万元、2021年上半年末为8177.88万元,这对应着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中针对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计提折旧金额低于500万元,这还没有考虑到在2021年上半年中新增的近一千万元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对应的新增折旧。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2020年初机器设备类固定资产原值为14209.23万元,累计折旧从2020年初的6337.71万元增加到年末的7683.70万元,对应着2020年内计提折旧金额为1300万元以上,明显超过了2021年上半年计提折旧金额的两倍,这也进一步反衬出2021上半年折旧计提异常。

另据公开信息显示,贺东升先生是菲仕技术的董事及董事长助理,此前于2002年6月至2009年10月任职于宁波华光不锈钢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但是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宁波华光不锈钢有限公司确实成立于2002年12月。

招股书还披露贺东升先生后于2009年10月至2011年7月任职于连云港华乐合金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但公开信息显示,连云港华乐合金有限公司确实成立于2010年3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