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股融资持续升温 上市银行积极“补血”

日前宁波银行以99.13%的认配率完成配股发行。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自2020年以来,上市银行逐渐开始采用配股方式进行融资,该方式今年一直保持升温趋势。

业内人士认为,在注册制不断推进以及监管层鼓励多渠道补充商业银行资本金的环境下,上市银行配股对市场流动性的影响不大,由于配股募资效率更高,使其重新成为亟待“补血”的上市银行的重要选择。

两家银行配股“在路上”

12月1日晚,宁波银行公告表示已完成配股发行,并于12月2日复牌开市。公告显示,此次配股有效认购股数5.96亿股,有效认购资金总额118.94亿元,占可配售股份总数比例为99.13%。

根据宁波银行此前公告,此次配股价格为19.97元/股,配股募集资金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提高公司资本充足率水平,提升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促进公司各项业务健康发展。

广发证券表示,本次配股完成后,宁波银行资本实力将上升至可比同业前列,对后续业务拓展、规模扩张和盈利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配股给予了原股东以低价配置公司股份的机会,长期来看对原股东权益的摊薄效应较小,我们更应该关注配股完成后,公司资产扩张空间的进一步打开。回顾公司历次再融资,每次完成后都是配置的较好时间点。”天风证券研报指出,以宁波银行最近一次定增为例,其定增新股于5月15日上市流通,其后1个月/3个月/6个月公司股价上涨4.29%/42.04%/35.29%。

拉长时间维度来看,宁波银行不是近年来第一家以“配股”方式完成资本补充的上市银行。2020年,时隔7年A股上市银行再次迎来配股,江苏银行去年年末完成配股发行,募集资金净额共147.72亿元。与此同时,青岛银行和浙商银行的配股方案也“在路上”,两家上市银行均在今年发布配股预案公告。截至目前,从进度来看,前者已通过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后者则已由股东大会通过。

存在三大特点

宁波银行配股完成前,A股共有10家上市银行进行过11次配股,其中7次在2010年,2000年、2011年、2013年、2020年各有一次。

据中信证券统计,此前上市银行配股存在三大特点,首先是均为折价发行。2010年以来的配股价格相对公告日价格均有明显折价,平均折价率为31%,最高折价率为46%,最低折价率为12%。其次,除2020年江苏银行的配股方案外,2010年后配股价格均高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最后,配股对股价表现影响相对有限,数据显示配股公告对个股股价的影响在90日后已基本消化。

宁波银行也大致如此,宁波银行本次配股价格为19.97元/股,配股价相当于配股公告日(11月18日晚)收盘股价(38.12元/股)的5.24折,相当于该行股权登记日(11月23日)收盘价(37.17元/股)的5.37折。股价表现方面,自配股公告发布后到配股完成复牌,即11月19日至12月2日,宁波银行累计涨幅为0.48%。与此同时,宁波银行配股价格也高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

折价配股是所有上市公司吸引老股东参与的重要方式,一般而言,由于配股新增加了上市公司股票数,后续需要除权处理,若配股价格低于市价,无疑会增加全体股东认购信心从而使配股可以顺利完成。

募资效率更高

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分为内生性资本补充和外源性资本补充。其中,内生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公司经营获得的利润留存;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多样,对银行最为关键的是核心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包括IPO、配股、增发、发行可转债(权益部分计入)等。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包括发行优先股或永续债。

“银行资本压力直接影响到信贷投放,扩充资本可有效提升银行信贷投放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今年以来,监管层在多场合鼓励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天风证券分析师郭其伟表示。

为何上市银行对配股会从多年前的“无人问津”到如今的“争先恐后”?郭其伟称,过往担忧该方式可能影响资本市场短期流动性,上市银行极少采用配股方式补充资本。随着注册制的推进,IPO融资进程加快,上市银行配股对市场流动性的影响效应削弱,银行配股迎来“解禁”。

与此同时,在当前41家A股上市银行破净率近九成的情况下,选择配股的方式进行资本补充无疑效率更高。中银证券指出,如果通过可转债方式补充资本金可能存在耗时长的问题,若采取定增会摊薄部分股东股权占比,而通过配股来补充资本金更加及时,并且能够保护股权结构的稳定性,提升方案执行的可行性。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相对于其他融资工具,配股财务成本相对较低,不会稀释原股东及参与配股的原股东的权益,资金使用限制相对少一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