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企业家展望今年三国经济

本报记者 倪 浩

2021年新冠疫情仍然困扰着全球经济,在2020年较低基数影响下,2021年全球经济虽然明显呈现恢复态势,但依然经历复杂而严峻的考验。面对变局,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企业家对三国乃至世界经济在2022年的发展态势有何预期与判断?2021年12月6日至24日,《环球时报》环球舆情联合韩国《每日经济新闻》及《日本经济新闻》开展第10次年度调查暨“2022年中日韩企业代表经济预期调查”。结果显示,受访企业代表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最为乐观。同时,2022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落地生效,中日韩三国首次实现自由贸易关系。三国经济在2022年迎来重大利好,但也面临各自不同问题的挑战。

三国都将受益于RCEP

2022年1月1日RCEP正式生效,这标志着全球人口最多、经贸规模最大、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正式落地,区域内货物贸易或立即或逐步降税到零,成员国之间90%以上的货物贸易将最终实现零关税。

RCEP框架下中日、日韩首次建立自贸区关系。在RCEP区域内中日韩三国经济总量占比超过82%。对于RCEP生效对三国的影响,中日韩企业家整体给予正面评价。超半数中韩受访者对协议的影响仍处在静观期,认为协定生效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日本受访者态度偏正面,过半数认为协定将对公司业务产生一些积极影响。持相同预期的在中韩受访者中也均超过四成。RCEP带来的正面影响中,三国受访者选择比例最高的前两项均与降低关税有关,认为其有利于扩大出口和降低采购成本。此外,对1/3的中国受访者来说,“原产地累积规则”有利于降低采购成本,也将是一大利好因素。

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史铭对《环球时报》表示,中日韩将通过RCEP实现自由贸易协定的相关安排,更重要的是,这可能成为最终达成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个重要契机,实现更高层次自由贸易,促进亚洲甚至是全球经济的复苏与发展。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表示,RCEP整体上对日本经济的发展起到正向推动作用。日本海外设厂众多,其出口难以表现为本国经济的增量。但是可以通过海外工厂出口的增加,增益日本企业的利润。同时,日本可以在更低关税甚至是零关税的情况下,增加对中国的进口。使得日本的民众享受到更多低价高质的中国商品,史铭认为,三国中韩国经济体量较小,对外依存度高,可以借助RCEP进一步强化与全球市场的合作。

对中国经济持乐观预期

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当前的经济发展态势,三国受访者最为看好中国。大部分受访者均认为中国经济将呈现增长态势,其中中国受访者认同比例达到90%以上,日韩受访者认同比例也都高于半数。

受访者对日本经济的乐观情绪逊于中国。68.6%的日本受访者对本国经济较为乐观,认为呈现“缓慢增长”态势,有49.5%的中国受访者和57.0%的韩国受访者认为日本经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韩国经济表现则被普遍认为居于中日之间。

对于2022年三国经济表现,受访者中对中国经济持乐观预期的比例最高,对于中国经济将快速增长的预期均高于日韩。90.6%的日本受访者认为日本经济在2022年可以“缓慢增长”,但认为日本经济将“停滞不前”的中韩受访者均在一半左右。韩国经济也获得相对乐观的预期。

史铭认为,单纯从经济增速上来看,预计2022年将是中韩日的先后排序。全球经济仍将受疫情困扰,中日韩三国经济都势必受到影响。但因中国疫情防控最为得力,经济复苏比较顺利,全球主流机构对中国的经济增速预期都较为乐观。日本长期保持低增长的经济发展态势,2022年也难有改观。

日本综合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向山英彦则认为,2022年中国经济也面临着与美国经贸关系带来的挑战。他认为,拜登政府一方面推进构建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另一方面中国也在推进国产化与之抗衡,可能预示着竞争激化。

三国面临各自发展难题

调查显示,除共同面临疫情考验,韩国“过度限制及放宽限制不振”、日本“经济增长率低下,产业竞争力低下”、中国“低生育老龄化”是三国各自面临的主要发展挑战。有44.2%的中国受访者认为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日本受访者则更关注企业或产业的竞争力低下、经济增长率低下对本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占比均为41.4%。44.1%的韩国受访者认为韩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政府管制政策限制了企业的发展。

史铭表示,中国虽然在三国中经济体量最大,但发展水平上仍是发展中国家,在2022年中国仍在追求高质量发展的经济目标。尤其是在一些高端核心技术领域方面,中国仍然需要取得突破,以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

韩国全国经纪人联合会的刘焕翊表示,三国企业负责人都预测中美贸易矛盾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中日韩关系也不会出现大幅调整,因此供应链不稳定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对出口经济占比较高的韩国造成持续挑战。大韩商工会议所经济调查本部长李京相认为,韩国面临的问题可能是政策和税收环境不佳。

史铭认为,韩国是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三国中经济体量最小,对海外市场的依赖更大。2022年韩国应该更警惕来自国际市场的原材料价格波动,以及供需关系变化。

对于日本的问题,陈言认为日本经济近几十年一直处于低增长状态,2022年日本在新一届政府带领下仍面临疫情的严峻挑战。“目前来看,新一届政府没有更多办法刺激日本经济复苏。”陈言认为,日本经济今年仍将面临低位增长状态,想突破“失落的30年”具有相当的困难。向山英彦认为,对于与新一代产业的发展或脱碳相关的投资扩大,岸田文雄政府正要求大胆放宽限制或减免法人税。▲(本调查的中国企业代表问卷收集工作由环球时报舆情中心与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联合开展。)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