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元贬值给韩国经济拉警报

本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张 静

“韩国企业处于紧急状态”,韩联社23日报道称,随着俄乌冲突持续,国际原油和原材料价格猛增,韩元对美元汇率飙升,这引发韩国企业的严重担忧。根据韩国KBS电视台23日的报道,受22日晚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参议院听证时表态“美国经济存在衰退可能”这一重大利空消息的影响,23日韩元对美元汇率一度达到1300:1,为2009年7月中旬以来新低点。鲍威尔的表态令韩国外汇和资本市场上对安全资产的偏好进一步增强,股市明显承压。23日韩国KOSPI指数收跌1.22%,报2314.32点。

今年贸易收支或现赤字

韩联社称,高汇率将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商品价格下跌,因此对于韩国出口企业是利好。但随着原材料进口价格上涨加剧,韩国国内生产企业的原料成本负担将进一步加重。以发行大量美元债券的韩国炼油业为例,这一趋势将造成沉重负担。同时,汇率上升通常有利于出口公司的公式也可能不再起作用。一般而言,当汇率上升韩元贬值时,韩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提高,汽车、造船、家电等在短期内可因韩元贬值而更加“便宜”。但目前进口原材料成本飙升势头过猛,上述企业可能盈利能力反而下滑。有分析认为,对于出口主力产业的半导体行业,韩元贬值将导致进口设备、原材料的成本增加。

韩国2022年贸易收支将在1996年后首次转为逆差。韩联社21日的报道称,韩国贸易协会下属的国际贸易通商研究院预测,今年韩国的贸易收支将时隔14年由顺差转为逆差,逆差规模将创1996年以来新高。虽然今年韩国出口有望同比增加9.2%至7039亿美元,史上首破7000亿美元。但预计同期进口也将大增16.8%至7185亿美元。由此产生147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该数值不仅高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的132.6741亿美元,也将创下1996年(206亿美元)以来的最高水平。主要原因是部分产业出口萧条叠加国际油价上涨。

金融市场不安增加

韩国YTN电视台23日报道称,韩国金融市场的不安心理正在迅速扩散。韩国金融当局认为,随着韩国经济陷入停滞的忧虑增加,市场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强,韩元贬值将带来高物价和基准利率上升,这将进一步压低企业活性,因此市场投资者更希望拥有“安全资产”美元。为此韩国进一步强化相关应对措施,23日上午韩国金融委员会召开第二次金融危机应对特别工作组会议,将就防止金融企业发生金融事件、先行资金支付等制度性问题进行商讨。

“韩国股指和韩元币值双双下跌,金融压力指数值得关注”,《韩民族新闻》报道称,由于美国和韩国央行激进的紧缩步伐和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韩国主要金融指标正在暴跌。有忧虑的声音认为,应该关注金融市场上响起的警报。

20日韩国KOSPI指数时隔6个月再次跌破2400点,而今年1月3日KOSPI还收报于2988.77点。韩元对美元汇率也是一路暴跌,年初韩元对美元汇率为1192:1,23日韩元对美元汇率跌至1300:1。

根据韩国银行和金融界透露,5月韩国金融压力指数堪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韩国金融部门担心金融系统面临危机,债券、债务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特别是如果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借债投资”的家庭及企业的偿还能力减小,相关金融机构的健全性也会出现问题。

餐厅消费令上班族望而却步

“中午从便利店买便当的同事越来越多了”。据韩国《亚洲日报》21日报道,在韩国首尔江南一家公司上班的员工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公司附近的餐厅价格直线上升,一碗汤饭售价涨到1.2万韩元(约合62.4元人民币),午饭过后再来一杯咖啡的快乐也成为一种奢侈。选择便宜便当的上班族逐渐增加。报道称,今年以来,韩国主要生活必需品价格大幅上涨。韩国消费者院公布的5月数据中,首尔地区一碗冷面平均售价涨至1.0269万韩元,拌饭、刀切面、泡菜汤单价分别涨至9536韩元、8269韩元、7308韩元,较年初上涨200韩元至500韩元左右。

韩国央行21日发布的报告认为,受能源、全球谷物价格上涨和供应链危机等外部因素综合影响,今年韩国消费者物价上涨幅度或突破5%。▲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