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快线”提升中日贸易联动

本报赴青岛特派记者  邢晓婧  沈维多

在阵阵船笛长鸣声中,“东辰青岛号”日前(18日)从山东省青岛大港起航,这艘货轮装载着大约150个标准集装箱,包含纺织品、电子产品以及精密零配件等货物,历经36小时航行抵达日本大阪南港,全船货物已全部提取完毕,标志着“青岛—大阪”中日海上“黄金大通道”首航成功。这是中国北方城市与日本之间的第一条快捷物流通道。“青岛—大阪”快线的开通反映出两国经济的密切联系和旺盛的合作需求,毕竟中日两国去年贸易总额达3714亿美元。《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赴青岛采访时对话中日企业,他们表达了对这条物流通道的期待,并看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RCEP”)生效后带来的经济效益。

运费仅为空运的1/20至1/30

今年1月1日,RCEP生效当天,青岛市市北区政府、东辰航运有限公司等方面签署“青岛—大阪”点对点滚装班轮直航快线(简称“中日RCEP快线”)战略合作协议,半年后项目落地。

“中日RCEP快线”的运营方——东辰航运有限公司是一家青岛本地企业,该公司总经理助理李春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海上快线”是时速超过25海里,以滚装船为主的快速航线。所谓滚装船是指可利用卡车等设备直接上船作业,无需机械吊臂,装载速度更快。普通集装箱班轮花费10小时的装载量,滚装船仅需4至6小时即可完成。

“中日RCEP快线”航速为28节(海里/时),从青岛大港至大阪南港的航行时间约为36小时。普通货轮航速为15节,全程需要2至3天。经过两地海关协调,“中日RCEP快线”抵港货物可“落地即通关”。“快速”体现在装载、航运、通关等各个环节。

此外,运费也更为低廉。李春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往生鲜食品等主要依靠空运,受疫情影响,空运的时效性有所减弱,且价格高昂。“中日RCEP快线”的运费仅为空运的1/20至1/30。目前该快线为一周双班运营,初步计划开通周六班次,后续增开周二班次。未来随着运输需求加大,可能会增开航次至每周两到三班。

据了解,我国目前已开通的“中日快线”主要集中在上海和苏州等地,包括上海—大阪的“苏州号”、上海—神户的“新鉴真号”、苏州太仓—下关的“理想之国号”等。青岛—下关的中日快线因经营问题撤线7年之后,“中日RCEP快线”重新起航,填补了中国北方城市直通日本的航运空白,为中日之间的贸易联动提供新路径。

李春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日RCEP快线”于2021年9月立项,2022年1月与青岛市市北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22年6月正式通航,“神速”落地。可实际上,他所在的东辰航运有限公司对此已酝酿多年。

李春立介绍说,“快线”对于货轮要求很高,该公司花费1300万美元从希腊觅得这艘船,重新维修改造后才有了现在的“东辰青岛号”。同时,“快速”意味着“费油”,这条航线往返油耗成本约40万美元,加之目前还属于市场培育期,客户需要有个适应过程,因此现阶段难以预估会创造多少经济收益。

“‘中日RCEP快线’的货物品类非常清楚,出口以冷鲜食品、纺织、家居类为主,进口以精工零配件、液晶屏等为主。虽然压力很大,但在RCEP生效的大背景下,就中日双方长期的贸易合作情况来看,我们相信未来会有开放发展的新机遇。”李春立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

“这非常厉害”

青岛汇集近1000家日本企业,“青岛—大阪中日RCEP快线”的开通引发广泛关注。三菱商事(青岛)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本多亮担任青岛日本人会会长,和许多日企保持密切交往。本多亮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不少日本企业向他表示了对“中日RCEP快线”的期待之情,他们对于运输有“速度快、成本低”的需求。他说,“青岛充分利用了地理位置的优势,为客户提供了新的选项”。

本多亮介绍说,该公司主营业务之一就是将中国的产品出口到日本,从山东省发出的产品以食品为主,包括水产、果蔬、加工食品等。当前受日元贬值等因素影响,日本国内物价上涨。虽然可能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看到具体成效,但随着RCEP降低关税,中日之间的贸易将为日本民众提供物美价廉的食品。

“这非常厉害!”日本AGC株式会社执行董事、AGC集团中国总代表上田敏裕在谈及“中日RCEP快线”时称,中日互为搬不走的邻居,利用地理优势开通新航线,可以让中日供应链更为顺畅,为客户提供又快又好的新选择。上田敏裕说,青岛汇集大量日本企业,大阪也是日本商业之都,“中日RCEP快线”无疑让这两座城市联系更为紧密,也为城市和国家发展注入活力。

日本不能只和美国搞好关系

2022年1月1日,RCEP在中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正式生效。上田敏裕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世界经济贸易当中,亚洲受关注的程度得到极大提升。RCEP协定的生效为中日贸易在关税减让、市场准入、区域供应链调整等方面奠定重要基础,也为全面自贸发展提供更多机遇,将极大地促进中日之间的经贸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总统拜登访日期间正式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旨在与RCEP抗衡。上田敏裕表示,作为企业经营者,不愿看到政治与经济挂钩。RCEP为大多数亚洲国家提供了广泛参与自由贸易的平台,这是一件饱含热情、共同发展的事情。

本多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日本不能只和美国搞好关系,日本和中国在经济文化上的联系盘根错节,必须表明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姿态。世界上有RCEP、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IPEF等各种经济网络,作为企业,应该主动和各个国家建立交往,不应只加入某一个圈子。充分利用各个经济网络的利好政策,实现利益最大化尤为重要。RCEP连接中日韩等很多国家,出台相关配套措施,意义非凡。

“创新!”在被问及中国最有魅力的地方时,本多亮脱口而出。他解释说,中国总有很多新鲜事物,出现新的商机,日本缺少这样的活力。本多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日RCEP快线”的开通和RCEP的生效都只是一个开端,他认识很多优秀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将来很有可能成长为世界级商业领袖和领先企业。他愿意留在这样一个国家,和这样的人共事,同中国一起走上一条不平凡的发展道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