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达海多处信息披露存疑,申报上市前遭突击入股

【环球网零度观察】南京通达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为客户提供电子政务领域信息化建设的综合服务提供商,该公司目前正在申请上市,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

通达海在2020年9月实施了两次定向增发引入外部股东,先是9月1日同意方煜荣和葛淮良两名自然人分别以1875万元和625万元的价格认购通达海93.75万股和31.25万股、认购价格为20元/股,后是9月24日接受讯飞投资、盛元智创、融聚汇纳、鼓楼发展基金、点点贰号和徐景明共6名投资方合计出资7475万元认购通达海、认购价格为23元/股。随后通达海在2021年6月首次发布招股书并申报上市,这也意味着方煜荣和葛淮良两名自然人在增资后不到一个月,所持股份就增值了15%。

公开信息披露显示,参与增资的自然人方煜荣是一名90后,2017年6月至今任深圳市本涛教育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开信息还显示,方煜荣还是“深圳市人人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及法人代表,以及上市公司徕木股份的第9大股东;“深圳市本涛教育有限公司”还与方永涛共同出资成立了“深圳市本珠投资有限公司”,而据徕木股份此前披露信息,方永涛与徕木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方培教为叔侄关系。

值得关注的是,徕木股份此前IPO和本次通达海IPO的保荐机构均为海通证券,审计机构也同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

再来看通达海的经营信息,公司2021年度第一大客户为农业银行,销售金额高达3580.17万元,根据公司此前于2021年6月发布的招股书披露,截止到当时公司与农业银行武汉东湖支行签订的“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费管理系统”合同金额为1398.6万元,签署日期为2020年9月。

但是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分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诉讼费管理系统建设项目采购结果公告》显示,通达海确以1398.6万元万元中标,但是该中标结果公告发布日期是2020年10月27日,在此背景下,通达海却能够在2020年9月就针对该项目与客户签订合同。至于这笔中标结果公告提前了至少一个月的原因是什么,通达海并未接受记者采访。

不仅如此,尽管农业银行是通达海2021年的第一大客户,但是在招股书第138页披露的“客户群体的代表性客户”中,银行分类下只列示了交行、建行、中行,并未列示第一大客户农行。

另据招股书披露,截止到2021年末通达海的员工人数多达1655人,其中社保缴纳人数也多达1618人。通达海除母公司之外,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包括南京思远、江苏诉服达、四川诉服达、黑龙江诉服达等。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企业年报信息,通达海母公司2021年末社保缴纳人数仅为457人,此外南京思远为2人、江苏诉服达为95人、四川诉服达为21人、黑龙江诉服达为3人,合计母子公司总共尚不足600人,这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存在重大差异。

还有黑龙江诉服达是通达海的孙公司,由通达海控股子公司江苏诉服达持股60%,招股书披露黑龙江诉服达在2021年净利润为11.91万元。但是根据《天眼查》公布的企业年报显示,黑龙江诉服达在2021年的净利润则高达45.85万元,与招股书存在重大差异。

此外,通达海还有一家参股公司,为辽宁速服达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由江苏诉服达持股20%,自然人李菲菲控股80%;招股书披露该公司在2021年末实缴资本仅为100万元,但2020年和2021年净利润高达211.53万元和881.5万元。与此形成对照的是,通达海控股的3家诉服达公司盈利能力并不强,江苏诉服达、四川诉服达、黑龙江诉服达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366.29万元、22.77万元和-29.48万元。至于通达海参股的辽宁速服达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盈利能力突出高的原因是什么,通达海同样未予回应。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