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瑞士上市,中企出路有几条

本报记者  赵觉珵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昭  东

阿里巴巴等多只中概股被美国证监会列入“预摘牌”名单后,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以及在美退市风险,让更多中国企业开始寻找新上市之路。上月底,首批4家A股上市公司发行的全球存托凭证(GDR)正式登陆瑞士证券交易所,该国自此成为中国企业融资的新渠道。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德国、瑞士和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欢迎中企前来上市,中企融资未来将更加多元化。

为“中瑞通”开绿灯

“为‘中瑞通’开绿灯!”瑞士《商报》称,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近日已经批准“中瑞证券市场互联互通”系统,中国公司可以在瑞士证券交易所进行二次上市。

几天来,首批中国公司宣布已获得瑞士证券交易所批准二次上市。当地时间7月28日,国轩高科、格林美、杉杉股份和科达制造4家A股上市公司发行的GDR正式登陆瑞交所。公开资料显示,此次在瑞交所上市的4家企业中,以动力电池制造为主业的国轩高科募集资金总额达6.85亿美元,这是“中欧通规则”落地以来基础发行规模最大的GDR项目,也是瑞士市场有史以来最大的新能源行业股本融资项目。

首批中企得以登陆瑞士资本市场,源于今年2月中国证监会修订并发布的《境内外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监管规定》,此前瑞交所没有中国企业上市。新规将沪伦通机制扩容为“中欧通机制”,明确沪深两市的上市公司都可以前往海外证券交易所发行GDR,可发行的证券交易所也不限于伦敦交易所,增加了瑞士和德国的交易所。

除上述企业外,包括三一重工、乐普医疗、方大炭素、健康元、韦尔股份、东鹏饮料等多家公司也已经公告拟发行GDR并在瑞交所上市。

德国柏林经济学者克劳斯·赫肯对《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表示,中瑞两国的“股市通”对中国企业很重要,这为它们创造了在美国和欧盟之外获得国际资本的新途径。很显然,中国企业在瑞士的上市名单会越来越长。

为什么是瑞士

作为新上市目的地,瑞交所能吸引中企目光与其本身优势密不可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3日《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作为欧洲领先的金融中心,瑞士金融环境和资本市场规则相对成熟,开放度和公平度较高,这使其对外国公司具有吸引力”。

公开资料显示,瑞交所于1993年由日内瓦、苏黎世和巴塞尔三家证券交易所合并而成,目前隶属瑞士SIX集团。该集团首席执行官迪塞尔霍夫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称,瑞士交易所是为数不多可以提供多个融资渠道的市场。在筹集资金方面,无论是通过首次公开募股、衍生品还是再融资,瑞士交易所都提供非常完整的服务。迪塞尔霍夫称,在欧洲,瑞士交易所的竞争对手很少,欧洲2/3的蓝筹公司均在瑞士交易所上市。

克劳斯·赫肯也提到,在全球的大型企业中,包括诺华制药、雀巢、罗氏、苏黎世保险、瑞银、历峰集团等企业总部源自瑞士,而制药和食品制造商的高比例以及科技股的低权重也使得瑞士股市不易受周期性波动的影响。

中国企业到瑞士发行GDR的消息引起欧洲投资者的极大兴趣,许多媒体专门介绍了怎么投资中国企业。汉堡企业家和投资者法兰克对《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表示,以前要投资中国股票并不那么容易,现在中国证券交易所与欧洲多国证券交易所合作,让欧洲投资者可以更容易投资中国股票。法兰克认为,现在投资中国股票是一个好的时机。中国政府通过监管措施让市场更加健康稳定,这也有利于外国投资者。

中企还有更多选择

迪塞尔霍夫在采访中还就投资者关心的发行GDR的中国公司财务标准问题表示,瑞士交易所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会计准则》。这也意味着,瑞士不太会像美国一样,以“审计原因”让中概股陷入摘牌风险之中。

董登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在海外市场首次公开募股(IPO)相比,GDR发行成本较低,且由于企业已经在A股市场上市,发行GDR更容易在海外获批,允许A股上市公司在海外发行GDR也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在欧洲上市的中企仍然较少,欧洲短期内可能不会像美股和港股那样成为中国企业的主要海外上市目的地。

在2021年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生效后,中国企业开始寻求上市与境外融资的多元化渠道,港交所成为这些企业的首选。除香港以及“中欧通机制”的英国、瑞士、德国外,新加坡也是中企海外融资的热门选择。

“美国的资本环境已经越发政治化,对中企很不友好,转移重心已经是必然的,”董登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欧互联互通为中企提供一个更好的融资选择,也为欧洲市场的国际投资者提供更丰富的投资标的,让更多国际资本可以从欧洲进入中国,这将强化中欧间的经贸和投资联系,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帮助化解美国“切割”中国市场的风险。▲

CDR、GDR有何区别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介绍,存托凭证是由存托人签发,以境外证券为基础在境内市场发行,代表境外基础证券权益的证券。在此基础上,国内常见的存托凭证有中国存托凭证(CDR)和全球存托凭证(GDR)。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简单说,存托凭证可以理解成“股票的存折”,它具有和证交所挂牌股票同等权益,包括股权和现金分红的权利。

其中,CDR是指符合条件的境外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存托凭证,GDR则是指符合条件的上交所的A股上市公司在境外证券交易所发行上市的存托凭证。与CDR和GDR类似,美国市场有ADR,欧洲市场有EDR,香港市场也有HDR,其主要区别是发行或交易的地方不同。

与沪港通下“投资者”跨境相互到对方市场直接买卖股票的模式不同,互联互通存托凭证是将境外基础股票转换为存托凭证实现“产品”跨境,存托凭证的交易结算安排则与本地的股票品种接近,以方便投资者按照本地的交易习惯和交易时间完成交易结算。

以中国A股上市企业在境外发行GDR为例,企业可以把一定数额的股票委托给一家银行保管,再由这家银行通知外国的存托银行在当地发行代表该股份的存托凭证,之后存托凭证就可以在外国的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

分析认为,相较其他融资手段,通过存托凭证上市具有审核时间较短、融资对象范围较广等优势,有助于企业开拓海外市场、优化股东结构及丰富融资渠道。▲ (赵觉珵)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