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文耀抖上海家化家底:还藏着十几亿利润

6月14日下午,在一场活动中,曾经的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显然有备而来。

对于上海家化内斗风波之后的前景,葛文耀说,这要看新的领导者(怎么做),“我不能给予点评。但我认为,若新的领导人能够较为虚心,善待公司员工,慢慢熟悉情况,将来能够将公司做得很好。但倘若新的领导者采取其他的做法,大乱人心,在如此竞争的环境下,公司今年的利润增速仍会下降。”

他说,上海家化已处在十字路口,“到底能不能够较好发展,我讲不清楚。”

两天之前的6月12日,上海家化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解除了葛文耀一手提拔的王茁的董事职务。在此之前,王茁已被罢免上海家化总经理一职。

伴随着葛、王的双双出局,上海家化已经步入大股东平安信托主导的时代。

葛文耀说,上海家化经过多年的发展与积淀,已有着较好的基础,“目前上海家化至少有2—3个品牌在消费市场上有着较大影响,再加上现金,‘现金奶牛’是利润的源泉。”

据他透露,2013年上海家化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8亿元,但仍有一部分利润被划到2014年的统计中,还有1.7亿元股权激励成本。此外,上海家化在投资里面还藏有十几亿元的利润,其中的资产包括一些酒店、股权等。

但这些未必能决定家化的未来。

葛文耀认为,目前中国经济走到了转折点,房地产、金融等较多行业都面临拐点,而上海家化处在高度竞争的行业中。

“去年4月份平安赶我离开上海家化的时候,他们判断说我已不起作用,是他们错了。在上海家化,不是半年开一次会或是一年开一次会,我们随时都要做出决策,而这个决策不是一个人所决定的,一定是公司一线员工提供的情况加上我和他们的头脑风暴一起讨论,所以在经常、不断的变革自己的做法,这样才能面临激烈的竞争。”葛文耀说。

这已经是一个相对平和的表述。

在两天之前的6月12日,葛文耀就曾在其微博中写下—“王茁的事如预料般的尘埃落地,可以理解股东们稳定压倒一切的愿望,当然还有不少股东投了反对一票。我倒要谢谢那些把王茁赶走的人们,是他们让王茁写出感人肺腑,可载入史册(我尊敬的秦朔先生语)的文章,传播之广让许许多多人认识了一个才德兼具的王茁。我眼中有点书生气的王茁也令我钦佩,后生可畏!”

葛文耀是上海家化的教父式人物。在他的带领下,上海家化打造了一批可与外资大厂相抗衡的化妆品品牌。2011年,上海家化集团拉开改制大幕,经过竞购,平安以51.9亿元的价格成为大股东。但好景不长,随着平安与葛文耀等管理层矛盾的激化,上海家化的股价也从高峰时70多元跌到30多元。

以下为葛文耀在本次活动中演讲全文:

现在有机会让我离开家化,让我有更好的视野。我做了28年化妆品,现在我跳出化妆品看看整个消费品市场的机会。刚才才知道今天讲的题目是给PE讲的,不是给投资者投资股票讲的,我会调整我的时间,把这个讲得快一点。

下面开始讲我对这个小小领域的投资的基本了解。

我离开以后,有40几个基金找我,其实都是对家化,对中国的消费品市场产生兴趣。当时我也有一个消息,就是上海消费协会2011年底领导开座谈会,讲2012年的形势,我去了也讲了消费品的情况,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讲新的价值,我们讲产业毛利这么低,附加值这么低,作为支柱产业,然后举了些例子。后来殷书记出来拍拍我说讲的很好,后来上海就说不发展重化工业。消费品行业税收高、就业高、产业链长。香港市场上消费品也是比较高的。

讲一个搞笑的事,去年年底,有一个人碰到我,市里开会,是不是你的观点有影响。他说市里说,假如一些消费品企业有品牌,效益比较好的,也可以算先进制造业。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家化不算先进制造业。

去年交了7个亿的税收,这种情况下,也可以算先进制造业,当时我受宠若惊了,家化算先进制造业,这个是一个反差,相信现在政策的态度有所变化。

国内消费品行业的现状

其实中国的工业很可怜的,我搞了这么多年,民族工业、实业真的是很可怜,但是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真正的全国开放是1992年,朱镕基跟美国签订了中美经济备忘录,中国开放了20个行业,那时候我在家化知道中国工业基础是多么差,现在也不能说开放得太快,但是总的来说中国的企业几乎全部开放,你们这代年轻人都富裕了。什么行业起来了?劳动密集型产业起来了。还有就是说经济规模大,央企是个别垄断企业上去了。包括银行,还有包括消费品,低端不是中端,你看娃哈哈、双汇效益很好,为什么?中国人口很大,市场很大,你做低端的就避免了跟外资的竞争,所以这些低端的企业有一定的起来。

第二点就是我讲消费品的契机在哪里,第二个就是说我以前讲的观点,产能过剩饱和,其实饱和是西方国家进的概念,这个行业已经人均消费水平饱和,第二这个行业的数据增长,但是中国几乎所有的数据不是饱和的,为什么?中国发展不平衡。下面有些数字,关于化妆品的数字都有。数字2011年稍微少一点,人均跟韩国、日本差得很多,并不是全部人差很多,中国一部分人差,用得很少。应该说中国行业非常有机会,应该说三中全会很多政策,比如说利润率提高,老百姓的收入增加。假如说利润都扭转,我相信钱会多出来,资金会多出来。对消费品行业应该说非常有信心。

下面我讲中国时尚行业发展的机会

刚才讲到消费品低端基本上一部分中端的在中国市场,像娃哈哈跟王老吉,你们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送货。日本美国商业的物流、连锁做得非常好,过程管理。中国现在没有全国性的连锁,因为中国太大了。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有非常廉价的送货,农民工送这个快递,其实也是一种体系,有很多事情都有国家的原因。所以低端的产业是中国的,但是中高端的基本上都是国外的。假如说家化我在企业里面,当时外资进来,企业都倒闭,甚至都招商引资,引进外资,当时让我作报告,我作了六十分钟的报告。讲中国的企业有机会在哪里,不是因为领导上去了有机会,因为中国改革开放。我们可以在低端市场,然后就慢慢做好,这是家化之路,慢慢往中端、高端的,所以家化现在毛利达到62%。

我用的所有的产品都是国外的,洗衣机、冰箱、照相机,然后30年过去了,外资的光环逐渐消失了。第二个问题三十多年中国制造进步,当然中国制造进步当中,是发展市场的产物,讲到做市场产业六号文件,研发、设计、精密制造、品牌运输、传播,但是中国制造的产品进来,特别是品牌用处,传播这方面是投资机会。我发现中国传统工艺有几张照片给大家看看,你看这是中国瓷,中国的china在前些年和日本、欧洲根本不能比,做得很差。还有后面大家也看到汉光,汉光瓷作品已被多个国家级馆典藏,并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友人。

为什么说中国传统进步,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是经济周期的关系,满清以后中国衰落,被国外侵略,改革开放以前共产党不重视。现在欧洲不景气,但是中国最早开始进行这些发展。第二个原因制造业需要很多配套的产业,现在中国可以做世界上最优秀的产品,包括服装,都可以做到国际品牌,问题是它没有品牌。第三个原因有些手工艺,我手上有很多。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中国可以培养出工匠,像刚才讲的复杂品工艺,日本、欧洲没有一个孩子愿意去做蓝领,但中国的专门好找到一些残疾人去做工匠。为什么?残疾人静得下心来。大家看到过有些做微标,头发测试,一个人把精力集中在一个点上的时候,发挥出来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第四个原因是十年前我们研究过80后,80后基本不会再出生了,80后是2.30亿,加上90后(财苑)、70后的新一代消费群体不排斥国货,他们差不多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你们这些人是改变他们的受益者,进好的大学,到国外留学,回来当经理。奥运会当时真的做过一些问题,国外政治家有点妒忌,结果一看中国人你来一百个,我来一万个,这是民意。所以现在70后、80后、90后不排斥国货,这是中国品牌发展的最重要基础。

传统品牌消费品强国如欧洲、日本经济长期不景气。因为美国是品牌强国,欧洲的品牌更精,日本人也很重视质量,但是我跟日本人合作在1987年开始。

现在领导人提倡国货和发展实业,这个是整个中国的消费品我是讲中高吨的消费品时尚产业带来的契机。当然低端的消费品在中国做得很多,因为它避开了外资,然后市场有需求,当然它的毛利比较低,它会受通货膨胀的人工成本各方面的费用的影响比较,毛利比较大的产业受影响比较大。所以这完全不一样。今天我讲的是时尚产业的机会。

后面讲投资机会。我想说。外国企业都会市场化运作,它的失败原因,中国的企业,国企完全是体制机制问题,关于国资问题在这里不展开,但基本上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什么突破。因为还是要国资,所谓的股份制改革非常不准确,比如家化股份在改制以前就是国有。但按国资来管,家化必须去改制。

到现在,这个问题,我认为没解决,我们在投资的时候,我要知道社会什么表现,民企现在有很多,比如说刚才讲的汉光瓷器,很多人创始大概要15年,第一创立这个技术不会搞营销,不知道企业市场怎样。所谓市场化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这个概念最早是什么时候出来的?2001年有个领导到家化来参观,当时我跟他们讲,国资要改,不改不好,国资要改。后来领导说,你怎么提法。我说我讲的改法企业会逐渐按市场化的方法来做,领导说你马上给我讲出来,什么叫市场化运作?我就讲,市场化运作最主要的的是生产,你看我们电子商务发展蓬勃发展,全部按照这个。它看什么媒体传播,顾客需要什么,我讲得复杂一点,他说不行不行那你以后到我这里。

这个概念市场化运作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我看很多民营企业,包括有名的一些国企,真的不会市场化运作,这个潜力很大。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开始都不清楚,以后就很模糊。而且不断的通过市场化的参与来叠加起来,一开始定位不准就不行。

第三个就是说在整个市场当中,必须要明确顾客、竞争对手、传媒,家化一直讲必须要有它的市值快速的成长,相关的制度,应该说我是一个创新,结合着外资企业,结合着家化,我们的反应比较快。

企业发展的战略清楚,这样讲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讲,这个正好是机会。所以我后面讲一个机会,PE投资机会。我见过很多投资机构,叫投行管理,这个部门没用的。这个企业你投了以后能真正给它做增值,现在我们不管是风险机制,PE到后来货币基金,它控股的,但是总的来讲客户管理增值服务,如果增值服务做得好,就是我讲的措施之一,大胆可以看到投资机会。曾经看到一家非常有名的投资机会,结果他们看了以后不错,这个技术不错,汉光瓷的技术已经超过所有国外的瓷器的技术,这个瓷器又白又透,像它做得这么好,但是不怎么赚钱。那个师傅说等你把营销之路弄好,再来跟我讲。所以我看了真的很可惜,你假如真的有能力去做增值服务,我相信投资机会。所以我最后一句话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运作,注重更多品牌崛起,为中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问答:

主持人:谢谢葛老,下面进入提问环节。

葛文耀:希望你的问题不要太尖锐,因为太尖锐我就有外交使命。

问:您现在退下来了,您是老一辈创业家,是稀有资源,相当于国宝大熊猫,所以现在格力董明珠也有个这样的问题,你怎么看待关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主持人:意思是说家化离开了您,还能不能再卖。

葛文耀:这个问题我讲,做了这么多年,其实家化确实非常好,第一这个品牌是在消费者的影响下,我知道两三个品牌已经非常有名气。家化基本上做到三个,我第三次给家化是2003年,我们是由毛利润38%,四亿五千多,到去年基本有一千多。利润去年出了八亿多,不管怎么说,还有一亿七千万的股权激励成本。股权激励成本大家知道,扣掉所得税,所以我所得税都不用交,直接转到资本空间里去了。在投资领域,藏了十几个亿,像天家(音)本来我投了三千万,后来升值了,升值到几个亿,还有包括股权,以前我稳健的,我把那些坏账全部剔掉,所以家化的基础是这样的。

这是我第一个问题。很多基金经理来找我,他们很感兴趣。做家化他们赚了,对我很有感情。

你们也看到中国现在中国经济最好是94年到2007年黄金时代,2008年,现在我们看到经济又开始复苏,不是像以前说的。这样的话现在房地产的城市基础设施为笼统的产业,肯定面临机遇,所以这些信息实在支持,家化还是有比较好的路。是这样的情况。

第二个我们这个行业是多路进军,当时去年4月份他们要赶我走的时候,他们困难,说我不积极,不参加年会。在家化不是说半年一次,一年一次,我们随时要做出决策。这个决策谁来做?我说权力下放,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一定是一线人的情况,加上我们的管理层。这个行业也是非常长,非常竞争的一个行业。

第三个家化能不能做好,按我的想法,假如说你是个领导,你慢慢说清楚,家化怎么做。但是你讲的不清楚,其他人听不懂。家化的壁垒,现在是政策想像。这样的话就是说像家化出台这种政策,到底它怎么发展我讲不清楚,因为你们讲俄罗斯法则。我讲这三个观点。

问:因为自己的力量,您离开了家化,我相信您在家化那么多年,也有相当大的资本帮助一个企业,你现在面对的是基金。日后有没有机会,借同样的原因,重新回到之前自己所做的行业?

葛文耀:用那句广告语说,一切皆有可能。我希望本土品牌能做好,最后也能够看到家化能够成长。看了这么多,我对李克强总理的观点,他知道政府应该放权,知道央企应该改革,腐败太多了。他知道他在三个星期前讲了一句话,我从报纸上看到的,只有他明确讲竞争性行业要收缩战线,然后说央企里垄断业跟竞争性业务应该把它分拆开来。

国资委的中央副主任讲了一句话说,这句话是有点夸大的。他说国资可以不需要控股的,可以不控股。他这句话就把皮球踢给各个政府。他的话反而是没答案,但我对总理的那个话有印象,因为总理的话可以感觉到他对这些问题看得比较清楚。

我希望假如国资真的能够,不按国资为主做的政策,这些企业真的能够焕发出来活力。

这里有很多关键问题,国资有哪些问题,就是国资所谓外部控制,一个是08年国资委138号文,所以国资管辖的期权。第二条国资委违反公司法的规定,我84年就是律师,宪法最大,人大常委会通过,政策法规,假如国资委算政策法规,但国资委这个要求你不控股你只要有利益,企业所有的投资行为,买卖生产行为到国资委去报备,按公司法来讲,这个企业上市公司就是决策董事会。

到现在为止,证监会的管辖是司法,因为它的信息披露制度,管理的制度,各种制度,当然执行是个问题。两个月前广东国资委发布了一个信息,他说国有不控股的企业可以,你再深究想一想,可不可以,可以的话上海很多上市公司都可以不按国资管理。假如说这个问题大量国资改革以后,我相信会给经济带来活力,他们的活力有很多机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