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漂”引领“孔雀西南飞”

今年5月27日,网游加速服务商四川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迅游”)正式在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后连拉19个涨停板,股价从33.75元飙升至297.3元,创始人、总裁袁旭身家暴富变“土豪”。

这样的财富神话在成都不断上演。今年2月,成都手游业的一个代表天象互动拟作价22.5亿元出售,虽然最终对方公司突遭变故交易被搁置,但是其估值已经显现出它的体量。谁曾料到,天象互动成立于2014年4月,而其前身赤月科技也是2013年初成立,启动资金只有100万元。

近些年来,在人才、成本和政策等所显示的优势效应作用下,成都迅速成为创新创业的汇集地。人才“孔雀东南飞”的现象逐渐随着“川军”回流向“孔雀西南飞”转变,一大批被称为“蓉漂”的创新创业大军汇流创造了更多的财富神话,又更加刺激创新创业活力的迸发。

赴蓉参会的世界各国嘉宾在成都双创交易会现场热情自拍

创新创业热土

在成都游戏界,80后的彭海涛是一个传奇式人物。从四川大学休学创业,先后将自己创办的锦天科技和星漫科技卖给盛大,前者交易1亿元,后者卖了1.4亿元。卖掉锦天科技之后,23岁的彭海涛就成为中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也成为了成都网游的标志性人物。

“我们当时去彭海涛的公司看,用的电脑都是裸机,没有机箱盖,就是一些年轻人在那里鼓捣。”成都市高新区一位官员回忆当时的情景。彭海涛用父亲提供的1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开始创业之旅。

而在手游时代,成都的创业人数呈井喷式增长。2014年,国内纪录片制作的一线团队——微观视界独立影像工作室就关注到成都手游产业快速崛起,决定采取众筹模式来拍摄一部成都手游系列纪录片,拍摄的电影主要讲述成都手游业的创业故事。

在成都手游业,除了前述天象互动之外,尼毕鲁科技也是其中代表之一。今年5月,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成都尼毕鲁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成都尼毕鲁科技拟发行不超过1025.40万股的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每股面值一元,由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保荐。拟募集资金9亿人民币。

截至2014年12月31日,尼毕鲁科技自主成功研发并上线运营了8款移动网络游戏,分别为《海岛帝国》、《银河帝国》、《王者帝国》、《斯巴达战争》、《全球危机》、《银河传说》、《海岛联盟》、《战地风暴》。其中《银河帝国》在2012年3月登上美国区App Store畅销榜首位,成为首款在全球最大市场登顶的中国手游产品。

这些创业者的经历都是创造了青春的辉煌。迅游科技CEO袁旭早在初中时便通过网络开始首次创业,并且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高中毕业虽然考入北大,但一年后,袁旭选择休学,回到雅安经营自己的双线IDC机房。

在经营机房的几年里,袁旭发现互联网游戏在这几年内蓬勃发展,而游戏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玩家普遍意见最大的“卡机”。游戏速度不够流畅,影响了游戏体验,他从而决定自主研发“迅游游戏加速器”,该技术把网游数据从互联网中剥离出来,以解决从服务端到客户端的游戏提速问题,并加入了迅游。

当90后闪亮登场时,他们也不逊于80后。1993年出生的周龙鹏和一群“90后”同学创办的公司,去年9月曾凭借一款名为“炫轮”的产品,在第四届黑马大赛一战成名,并赢得了“易一天使”领投、电子科大成都研究院等机构配套跟投的660万元天使投资及孵化基金,成为该校学生创业团队迄今所获的最大一笔天使投资。

这股创业潮内外涌动,很多在外地学习和工作的川籍人才回流,他们带来资金、信息和新理念。而本土也聚集大量的人才,以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等高校为依托,成都有大量相关专业的人才,这些年轻人很多愿意在成都创业。

赛伯乐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朱敏表示,成都的创新创业环境好,一方面来自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务环境好;另一方面,成都生态居住、人文艺术环境都不错。赛伯乐计划在成都投资100亿的规模。争取三年打造出百亿企业,培养成都本地走向世界的企业。

孔雀西南飞

2013年4月,热门游戏“找你妹”的开发团队云中游科技撤离北京,入驻成都高新区移动互联网创业大厦。“找你妹”开发团队成员都是四川人,大学毕业后,他们均在北京工作,任职于知名游戏公司,为日后创业积累了经验。2012年底,“找你妹”逐渐走红,经过与成都高新区的短暂接触,云中游团队很快做出决定:搬到成都发展。

云中游落户成都无疑为成都手游业发展点燃了一把火。成都哆可梦科技公司创始人寇汉介绍,2013年有相当一批做游戏的川籍人士回到成都,其中有一些是在盛大、网易、腾讯做高管的,他们在行业内有影响力,也有一些资金,于是就纷纷带着团队回来。

那么,“为什么是成都手游迅速崛起,而不是苏州、杭州等?”成本往往是首先想到的因素。“成都的成本是要便宜些,北京、上海手游产业从业人员的平均薪资水平比成都高。因此,在北京、上海投资一个团队往往都是500万元以上甚至上千万元,而成都大多是两百万元以上即可。”

同时《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成都人才流动性较低,这可能跟成都人的生活方式有关,也跟整体环境发展有关。在北京大家已习惯挖与被挖,通过不断跳槽提高薪资,而成都人对于薪资的要求没那么强烈。如果工作环境舒适,符合自己的要求,是很愿意长期待下去,这样也变相地为企业降低了成本。

在成本之外,是成都的人才优势。成都有高等院校36所,在蓉重点实验室国家级10个,在蓉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9个。教育部对全国高校进行学科评估,成都高校有三个学科排名位列全国第一,其中就有电子科技大学的电子科学与技术。高校云集的成都,每年有数十万大学生从校园走向社会,使成都成为人才富集之地。

更重要的是政策效应。云中游落户成都之后获得了成都高新区相关优惠政策扶持。公司CEO张帆表示,入驻成都高新区主要有三个原因:政策优惠很吸引、自己是四川人、看好成都的创业环境。

不仅如此,海归也加入到蓉漂,四川和芯微电子的董事长邹铮贤就是其中一个。32岁的邹铮贤从新加坡归国创业,有7个城市进入了邹铮贤的选择范围,“和芯微电子是一个以创新研发为重的企业,能否留得住人才,才是未来发展的关键。”最终,和芯微电子将成都作为他们事业起飞的基地。“无论是人文环境、生活成本,还是人力资源、创业成本,成都的综合优势是最佳的,最适合企业的发展。”

和芯微电子先是在成都高朋大道上的高新起步园区创业,后来迁到了成都高新孵化园,接下来,在成都高新区的支持下,公司在高新区吉泰路33号投资建成了面积2万平方米的和芯科技大厦,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大本营”。每一次搬家的背后,都是公司规模的一次新扩张。

海归“蓉漂”还不止于此。历任东芝(美国)资深光刻工程师、Intel资深高级工程师的李朝阳回国创业。李朝阳与国内投资人四川雄飞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四川飞阳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PLC光分路器芯片,将中国芯植入光通信网络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