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迪士尼不需要“冷酷的辩护”

那些一口一个“玩不起就不要玩”的人,那些整天把市场化教条奉为圭臬的人,其实上海迪士尼并不需要你们做“冷酷的辩护”,你们如此煞费苦心论证“迪士尼有权通过价格杠杆来选择消费者”,你们真的是想多了。

上海迪士尼内部测试启动一周多来,收获大量网友好评,但也有一些帖子在微博微信上热转,一是吐槽6元一只的小笼包“天价”,还因此上了“热搜榜”。二是各地第一批体验上海迪士尼的人,据说“都已哭晕回不来了”。同时,上海市消保委发布的《“体验迪士尼乐游上海滩”消费需求调查报告》显示,收入越低的受访者去迪士尼乐园游玩的热情越高,体现出迪士尼乐园的大众化特点。

距离6月16日上海迪士尼正式开园,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公众对游玩迪士尼的期待,随着开园时间的临近变得更加迫切。为做好开园前的各种准备,不但上海迪士尼自己进行了内部测试,上海市消保委还针对“体验迪士尼乐游上海滩”消费需求开展了大型问卷调查。这两项工作应该说都获得了颇有价值的数据,有利于上海迪士尼在开园前和开园后的一段时间,根据游客的消费需求、消费水平和消费特点,适当调整服务格局和方式,不断改进和完善工作,为迪士尼的持续健康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对于内部测试和问卷调查所反映的消费者对上海迪士尼的态度,上海迪士尼和上海市消保委都有比较客观的认识。不料,一些媒体报道和网上言论却表现得十分“积极”,他们认为网友吐槽迪士尼票价太贵、园区整体消费太高(一家3口一日游最低预算2600元,二日游最低预算6000元)是“少见多怪”,认为有些体验上海迪士尼的人吐槽“已哭晕回不来了”是太矫情。在这些论者看来,上海迪士尼不是公益性质的游乐场,更不是慈善机构,而是一个完全按照市场化逻辑运作的商业机构,其定价机制也是基于纯粹的市场化逻辑,没有理由为收入低的消费者做特别考虑,也没有义务为不能承受高消费的人提供公益性服务。

上海一家报纸刊出上海市消保委发布调查报告的新闻时,做的是一个比较中性的标题《玩迪士尼呈现大龄化,45岁以上热情很高》。这条新闻被各大网站转载,标题就变成了《上海官方调查:收入越低去迪士尼游玩热情越高》,网站编辑单把调查报告中受访者年收入与游览热情的部分拎出来,做成这样一个具有强烈反差意味的标题,除了能够吸引眼球,其弦外之音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名作者饶有兴趣地写道:“逛迪士尼乐园不是法定纳税任务,没人强迫你必须去;也不是须臾不可少的一日三餐,不逛不会半身不遂。玩不起或者觉得不划算,完全可以不去。人家本身就不是大自然的馈赠,而是纯属人造的钢筋水泥工程,怎么定价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一家三口去迪士尼玩一天,大半个月的收入就灰飞烟灭了,能不‘贵到哭晕’吗?那些‘想到要疯’同时又感叹‘贵到哭晕’的人,恰恰是被商家限流的对象——虽然商家永远不会这样说,但在不愁客源的情况下,人家真的并不欢迎你”……

针对一些网友和市民的反馈,上海迪士尼自己并没什么不快,而是表示在定价上将认真收集和听取游客的意见建议,称“乐园内尚有近半数餐饮服务设施未开放,待开园时全部开放,将带给游客更多样化的体验”。这意味着网友的吐槽也好,体验者感叹“贵到哭晕”也好,收入越低的人游玩迪士尼的热情越高也罢,不但都是值得重视的正常舆情,而且对上海迪士尼调整定位、完善设计、改进服务、提升游客体验都是大有裨益的。

就算迪士尼是一家完全按照市场化逻辑运作的商业机构,也不意味着他们的服务和定位就绝对不能调整,不意味着他们会将低收入人群一概拒之门外。那些一口一个“玩不起就不要玩”的人,那些整天把市场化教条奉为圭臬的人,其实上海迪士尼并不需要你们做“冷酷的辩护”,你们如此煞费苦心论证“迪士尼有权通过价格杠杆来选择消费者”,你们真的是想多了。(潘洪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