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愿望是天下无拐”

本报记者李琭璐

张宝艳、秦艳友是吉林省通化市人,夫妻俩一个网名为“阳光”,另一个网名是“天使”,合力创办了全国最大公益性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9年的坚守,为1500多名被拐孩子照亮了回家的路。

谈到这些成功案例,张宝艳感慨地说:“看到被拐孩子与亲人相拥痛哭的一幕幕,我们一家人都非常欣慰。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愿意贡献一点力量,带动更多有爱心的志愿者,通过‘宝贝回家寻子网’,让被拐走的孩子都能重回家庭温暖的怀抱。”

不让失子家庭“单兵作战”

去年年底,一篇题为《约2002年出生2015年9月从广东省澄海市走失的淮青豹寻亲》的帖子出现在公益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上。

帖子一经发布,“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根据各种有效线索,迅速确定了这名走失3个多月的流浪儿童的家乡所在地。帖子发出后不到20天,淮青豹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平安回到了家中。

这是“宝贝回家寻子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个真实案例。开办9年来,“宝贝回家寻子网”已经帮助超过1500名像淮青豹一样与家庭失散的人成功寻亲。

在这些成功寻亲的案例背后,是一对普通夫妇默默的坚守和无私付出。

张宝艳说,当初开办“宝贝回家”网站的想法,源于自己儿子在商场内一次短暂的走失经历,虽然儿子走失的时间不长,但让自己和丈夫痛苦不堪。

儿子“走失”后,夫妇两人开始关注被拐儿童,寻找有效的寻亲方法。2007年,秦艳友和张宝艳商量后,自费创办了“宝贝回家寻子网”,免费帮走失、被拐、被遗弃儿童寻找亲人,帮助流浪、乞讨、卖艺儿童回归正常生活。

起初,这个网站并不受人关注,还有人提出了质疑。但他们对此很坦然,说自己创建网站的目的很简单,只要通过网站找到一个孩子就算成功。当时的张宝艳是通化市一家银行的信贷科长,秦艳友则是一名大学教师,随着网站越做越大,张宝艳于2006年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专职负责“宝贝回家”。

网站运行之初,各种花销成本高,张宝艳、秦艳友把家里的积蓄全都用在了网站上。此外,他们还经常加班熬夜,守在电脑前等待随时可能传来的寻亲消息。为此,张宝艳的身体也经受了很大考验。

每天,张宝艳夫妇不仅要面对网站上不断增长的寻亲帖子,还要紧盯着250多个QQ群、讨论组滚动更新的消息,接听、回复随时打来的电话和发来的微信。

让人欣慰的是,张宝艳夫妇并不是自己在战斗。从第一位志愿者加入“宝贝回家”,到如今遍布全国各地的20万名志愿者,越来越多人加入了帮人寻亲的队伍。

从最初一个月找到一个孩子,到如今平均不到2天就有人寻亲成功,“宝贝回家”寻亲的成功率和效率也在不断提高。

在“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和他们创建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的事迹让很多人潸然泪下。

让痛苦思念变成相拥的泪水

过年回家,即便经历春运大战,即便相聚的时刻很短暂,依然是中国人最珍视的人生时刻之一。然而,一年又一年,寻子家庭却在此刻经历着不一样的欢喜或悲伤。

除夕,张宝艳通常是挂在聊天软件上在线值班。她有153个工作群,100个讨论组。采访那天她刚登陆,一下子涌出200多条新信息。

张宝艳说:“咱们是过年,家长是过关。什么春节、元宵节、中秋节,或者孩子生日、孩子丢的那天,对于这些家长来说真的都是特别难过的一天。很多家长在春节那天都不关家门,希望奇迹出现:也许孩子突然推门进来了。”

春节为孩子留的门,是寻子家庭空落落的心。

秦艳友对记者说:“每逢春节,家长群里的聊天记录,我和宝艳都不敢看,看了难受。有时候不一定哪天哪个家长就上来了,说今天是我孩子生日,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他有没有蛋糕吃。”

电影里的重聚场面无数次在夫妻二人头脑中闪现:孩子失而复得,母亲已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大哭;画面中,一位还没找到孩子的父亲,看着别人的团聚,笑了。

现实中,这些哭声,张宝艳听过一次又一次。“虽然找到超过1500个孩子,但我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成就感,你看看我们的网站,还有将近4万个家庭没有团圆。有时候,我们找到了一个孩子,高兴地把好消息发到群里,会有其他家长说‘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喜悦瞬间就被冲淡了。”

带动20万志愿者无私奉献

“宝贝回家寻子网”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完全依靠志愿者们的无私奉献,目前志愿者已突破20万人,遍及全国各地。

志愿者是“宝贝回家”不可或缺的主力。张宝艳夫妇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加入志愿者团队,原则上来说,只要年满25岁、热心公益的人即可加入。张宝艳对有志之士也有如下建议:不要仅凭一腔热情加入,你需要放弃你的业余时间,并拥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除了免费发布寻子信息的网络平台,“宝贝回家”还有一个利器,就是庞大的DNA数据库。

经过3年探索,张宝艳跟公安部门建立了合作关系,她提出建立“打击拐卖儿童DNA数据库”的建议得到公安部采纳。DNA数据库为侦破案件、帮被拐儿童准确找到亲人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持,而且,采集是免费的。

此前,做一次采集需要数千元,因为没有联网,寻亲者每到一地,都需要重复采集。仅DNA数据库建设的推动,就为无数家庭节约了高昂的寻亲成本。截至2014年底,这一技术已帮助3555名被拐儿童找到亲生父母。

DNA数据库和“宝贝回家”庞大的数据库,也将成为今后大数据打拐的重要数据源。但目前打拐寻子的主要工作还是依靠打拐民警和志愿者最原始的奔波跋涉。为此,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专门开辟了一条民间与警方共同构筑的寻人绿色通道。

在依托网站自身运转的同时,夫妻二人还积极寻求与各大网站的合作,一旦发布寻人信息,各大网站都能及时帮助推送。

“为了让这些迷失的孩子,都能走上温暖的回家路,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张宝艳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