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言:为何无人关注《冲绳札记》胜诉

围绕大江健三郎《冲绳札记》引发的诉讼历时6年,在4月22日,终于迎来终审判决:大江健三郎以及日本最具人文传统的出版重镇岩波书店赢得最后胜利。日本最高法院裁定,太平洋战争末期冲绳战役中许多日本平民集体自杀与日军的参与有关,《冲绳札记》中所涉相关内容并未损害他人名誉,驳回原告的上诉请求。

《冲绳札记》论述了琉球被纳入日本的过程,指出冲绳战的悲剧和冲绳人的命运是日本近代化以来皇民化教育的结果,它还论述了作为美军基地的冲绳以及由美国返还施政权的冲绳县民在战后的存续状态,揭示了在核时代的东亚体制中冲绳的棋子角色和弃子命运。其主旨是要让日本人牢记历史教训,否则日本将来仍将是战争之国。该书以及围绕该书的诉讼意涵丰富,原本应该引起舆论的普遍关注。

但是,日本国内的几家大报只是将诉讼结果作为普通新闻,以通稿形式做了报道,尽量淡化了诉讼的焦点、终审后原被告双方的反应以及意义的问题等。而中国的重要媒体几乎没有注意到围绕《冲绳札记》的诉讼案。这与中国的媒体和学界长期忽视冲绳问题有关,在很多中国人看来,冲绳问题仅仅是日本国内的政治问题,与中国无关。同样的漠视,一方出于故意,一方则出于无知。

因此,我们有必要去探究“大江健三郎·岩波书店”冲绳战诉讼案的意义。

首先,法院的裁定有利于日本文部科学省在审查历史教科书时做出参照,使冲绳问题能够在教科书中得到正确表述。然而,就在4月初通过日本文部科学省审查的历史教科书,依旧篡改了冲绳战役中冲绳居民被日军逼迫集体自杀的历史。而原告也声称其目的并非仅在挽回个人名誉,而是让诉讼成为一个事件,敦促通过审查的教科书删除“命令”、“强制”的字眼,重写历史教科书,进而重塑国民的历史认识。与历史教科书审查问题互为表里的还有恢复日本军的名誉问题、改宪问题、维持还是改变日美同盟问题等。虽说大江案的胜诉有助于粉碎日本推卸战争责任、走向战争的企图,但可以预见的是,从胜诉到认识论层面的根本变革,还有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

其次,大江的胜诉有助于进一步推动市民运动的发展,推动市民社会抵制战争企图。在围绕《冲绳札记》的诉讼过程中,大江健三郎获得市民的广泛支持,在东京有“首都圈会”,在全国有不同形式的支援联络会。日本民众曾经积极支持侵略战争,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而他们通过集会、讲演与大江健三郎形成互动,丰富了相关知识和历史认知。

而更重要的是,胜诉将冲绳问题再次推到人们眼前,希求日本政府能够调整、减少和撤除美军基地,明确指出冲绳在日美安保条约下被迫付出的巨大牺牲。我们早已经注意到,日本媒体漠视大江健三郎诉讼案的原因在于:日本政府和媒体已经达成默契,对所有反对政府路线的社会运动一律不予报道或者少报道,而这种回避的态度在有关日美安保条约的社会运动上表现尤为明显,其中又以冲绳问题的报道最为突出。这里试图遮蔽的问题是:日本政府无视自己作为美国推行世界战略的亚洲工具,无视生活于美军基地的冲绳人在处于战备境况下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的事实,这里掩藏着日本对于历史和未来走向的认知的奥秘。

尽管大江健三郎赢得了诉讼的最后胜利,然而他所揭示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故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期待大江健三郎新版《冲绳札记》的面世。▲(作者是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