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专家撰文称日本中产阶层逐渐崩溃走向贫困

环球网记者王欢报道  据日本内阁府的统计显示,日本国民的人均家庭收入已经连续几十年减少。2009年的人均收入为248万日元(约合20万人民币),比创下峰值的2007年减少了15%,同时也比10年前也减少了10%。“3·11”日本大地震的发生更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加剧。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熊野英生也发表文章认为,日本中产阶层正在逐步崩溃,走向贫困。

韩国《朝鲜日报》9月22日发表了熊野英生的文章。文章指出,资料显示,过去10年(2000-2010年)收入减少最显著的是年收入超过700万日元的一代。而在收入分布图中人数最多的一代从10年前的1000万至1250万日元收入一代(2000年)换为300万至400万日元一代(2010年)。过去在日本社会占多数的中间阶层减少,这就是降低日本平均家庭收入的主要原因。

文章认为,日本中间阶层减少对消费造成巨大打击。例如,过去竞争激烈的日本大百货店集团因经营恶化而合并谋生路,地方百货商店则被迫关闭。在餐饮业,上世纪90年代一度鼎盛的高档餐厅连锁店陆续倒闭,淡出人们视线,取而代之的是廉价的餐厅。

这带来的好处是,最近日本上班族只要一枚500日元的硬币就能在牛肉盖饭、意大利面、汉堡等无数菜单中随便选择。从经济学角度可以将这一消费变化评价为“竞争结构让消费者买到廉价又好吃的食物”。但经历日本经济飞速发展期的一代却感叹:“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囊中羞涩,只能选择廉价的餐厅。”

文章说,围绕最近10年家庭收入分布的变化,众多日本政治家表示“贫富差距扩大”。也就是说,少数富人变富,多数人成为牺牲品,收入进一步减少。但这种两极分化思维方式不仅完全脱离现实,而且从经济角度也无法进行解释。如果被牺牲的人的收入全部进入富人的囊中,那么日本国民平均收入为何锐减10%至15%。虽说日本的高收入者增加,但增加的人数10年来只占0.1%。有人说“富人躲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赚钱”,但这只是经济不景气时往往出现的一种嫉妒感的表现。

文章评论说,民粹主义会夸大这种错觉。两极化逻辑只不过是把家庭收入减少的责任转嫁给他人,把民众的不满引向他人的“政治秀”。

在谈及日本人为何“变穷”这一问题时,文章说,经济逻辑上有两种正确的答案。第一,日本经济停滞,企业压榨中间收入阶层的工资。这是经济因素。第二,中上游收入阶层退休后,靠养老金生活。这是人口老龄化因素。

日本企业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减少年轻人的新增工作岗位,而且也没有提高年轻人的工资。随着这种状况长期持续,他们到了中年人也拿不到过去中年人的工资。由于企业对下一代给予与上一代不同的待遇,职工的收入全面走下坡路。这就是引发收入分布变化的原因。

过去的10年,在劳动者中年收入超过700万日元的阶层显著减少。而在由私营业主和靠养老金生活的人组成的非劳动者中,年收入为300万至400万日元的阶层大幅增加。中间阶层劳动者减少,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退休后沦落为低收入阶层。

熊野英生文章中还指出,在日本不能进入大企业的年轻人在社会提高能力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在企业内部年长者不再致力于培养年轻人才,只重视短期内提高业绩。整个社会比起机会平等,更重视结果平等的倾向加强。结果,无数年轻人感叹“未来看不到希望”。

“日本经济未来灰暗”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日本年轻人非常清楚即使就业后认真工作,待遇也不可能上升,更不可能成为象征着日本繁荣的中间阶层。文章认为,任何一个国家只要中间阶层不繁荣,就不能实现国家的繁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