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十年 · 东方华尔街风雨中前进

邓公妙手展先觉,定调东方华尔街。

入世元年风乍起,龙鹰争势此为节。

【环球网 记者 张晶】真正的金融市场,是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得以形成和发展的。1602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成立了世界上的第一个股票交易所,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阿姆斯特丹股票交易所的建立,标志着现代金融市场的初步形成。

中国股票市场的产生、发展至今,仅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几乎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股票市场200多年的发展历程,这是辉煌的改革成果。当前无论是市场的组织结构,还是交易清算系统的效率,甚至包括市场的规模,同不少西方国家的股票市场相比,可以说没有太大的差距。然而,当代中国的股票市场是一个“新兴+转轨”的市场,从“姓社、姓资”的长期争论,到邓小平的“坚决试,不行可以关”的英明决策;从股份制改革的争论,到开放股市为国企改革服务,并直到目前基本完成的股权分置改革,中国股市走过了近20年的风雨成长历程,经历了多变的政策选择。中国股票市场的发育、发展,是中国经济从计划体制逐渐向市场体制转型过程中最为重要的成就之一,资本市场改革和发展的经验,也是中国经济改革成功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邓公妙手展先觉:邓公开股市,社会主义中国股票诞生!

谈起“小平同志”贡献,大家不免讨论起一个有趣而严肃的话题:邓公为什么在中国开股市?

这一话题打开了沉重历史之窗,让时光穿越闪回到我30年前采写报告文学《上海:股票冲击波》的珍贵记录:一枚流光溢彩的精美绝伦证章,一张印有象形文字的淡绿色飘香股票,各自代表不同象征、拥有独立概念,却承担起历史性神圣使命,成为沟通与连接北京与纽约华尔街的媒介。

那是1986年11月14日,“中国改革进程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宽敞而富有东方情调的会客厅里,向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代表团的华尔街大亨们伸出了欢迎之手。老资格中国领导人带着浓重四川口音,向“世界金元帝国”巨子们娓娓而谈“开放政策是中国的希望”,敦促在投资方面有足够知识且精明强干的美国朋友放大胆子,鼓足勇气,来中国投资。

这些不容易被打动的华尔街金融巨子显然被邓小平迷住了,对他所说的话感到高兴,并且“对他的权力和眼光有几分敬畏”。雄踞于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董事长约翰﹒范而霖先生将一枚纽约证券交易所证章送给邓小平,佩戴这枚别致证章可以在戒备森严的纽交所通行无阻。范而霖先生的美好愿望是十亿人的领袖有机会到华尔街那座大理石城堡去看看。作为回赠,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把一张面值50元飞乐股票送给范而霖先生。这张诞生在社会主义中国的股票,成了华尔街大亨东方之行最珍贵的礼品!

定调东方华尔街:小平南巡定基调,东方需要华尔街!

1992年的第二季度,由于公开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进一步解放思想,邓小平对建立中国股市的报告所做的批示讲话称:“资本主义可以搞股市,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嘛……要坚决地试,搞不好可以关掉嘛!”这次讲话为中国股市的发展定下基调。也正是这次重要的讲话,使得炒股票、买基金,已成为市民理财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在当时,一个声音一直萦绕在中国股市市场,那就是东方需要华尔街吗?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叶,一个由柳亚子先生鼓励支持成立的学艺团体“上海通社”同仁们就鲜明地划下了历史性句号。他们从黄浦滩路(即今外滩)、九江路、北京路、宁波路、天津路、河南路作实地勘查,发现单是设立在6条路上的金融机构总数已有180余家。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这6条路“称之曰上海的华尔街,谁曰不宜?”历史似乎开了个大玩笑,半个世纪后人们面临的是一个严峻课题:东方需要不需要华尔街?社会各方人士达成共识:东方需要华尔街!

入世元年风乍起:中国入世元年,股市面临新课题

以2001年11月10日正式签署法律文件算起,中国入世已届周年。随着2002年9月17日,世贸组织对中国的年度审议机制正式启动,中国入世以来的第一份考卷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

加入WTO以后,对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与全球的经济、政治形势更加密切,国内股市受国际环境及周边环境的影响也将加大,投资者对于大盘走势的预测以及对于上市公司经营情况分析判断的难度也将增大。这就意味着,随着上市公司面临风险的不断上升,投资风险加大。加入WTO以后上市公司资金来源渠道的拓宽,势必影响其股权结构的变化,对于上上公司等闲的防范、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投资者的投资理念也将不断发生转变,目前市场中投机气氛占上风的情况会在投资基金的示范效应下逐渐有所减弱。同时,对于我国证券监管机构,中介机构、证券公司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何有效的监管,保证信息全面、准确、及时、公正地披露将是全新的课题。

龙鹰争势此为节:中美贸易战引爆市场,贸易战下股市危与机!

中美贸易争端自3月22日爆发以来至今,A股市场投资者遭遇了不小的损失,截至6月22日,沪深股市市值减少了70642亿元人民币。这的确令人忧虑。我们要努力办好自己的事,增强应对能力,一方面要继续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一方面要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增强市场的稳定性和包容性。

中美贸易冲突的逐渐升级造成了市场的不确定性,这种动荡在考验着投资者的信心。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也许这恰恰是希望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等待已久的那个机会。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