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勇:中美博弈导致油气供给安全问题日益受到关注

【环球网 记者 田刚】由环球网主办的新地缘政治因素下的中国油气供给安全研讨会暨《世界能源蓝皮书(2018)》发布会,于2018年9月2日星期日下午在银河SOHO会议室隆重召开,本书由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生院国际能源安全中心主任黄晓勇教授担任主编,由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在本次大会上,《世界能源蓝皮书(2018)》主编黄晓勇教授发布表了主题演讲,

黄晓勇指出,自从特朗普上台以后,世界格局变得更加奇葩辈出,大家都很关心世界的变化、关心世界未来的走向,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大国,在这样一个特朗普上台以后自然也被卷入到了这样一个漩涡的中心。而能源问题更是我们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毕竟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接近70%,并且还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同时,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超过了38%,也还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

黄晓勇分析认为,按照传统的习惯,能源对外的依存度越高、安全性就越低,但事情究竟是不是这样一个逻辑,却值得商榷,这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这一问题。

第一点是新地缘政治因素下全球油气市场的变化。

去年以来国际油气价格出现了一定的上涨,国际油价已经从去年年中的每桶约45美元上升到目前的每桶近70美元的水平,这其中有石油价格周期性波动与供需关系变化的因素所致。2014年国际油价下跌以来全球主要石油公司普遍消减勘探投资、作业钻井量也明显下降,这导致供需关系发生变化。2017年初世界出口国开始执行减产协议,国际油价有逐渐回暖的趋势,全球油气勘探也开始走出低谷,钻井作业量止跌回升;而今年以来国际油价进一步的持续上升直接的原因更多则是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最令人关注的无疑是美国要重启对伊朗的制裁,要全面限制伊朗的油气出口。

特朗普宣布美国将于今年11月4日恢复对伊朗能源行业的制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表示各国需从11月4日起停止进口伊朗石油,否则将美国严厉的金融处罚没有任何的豁免。尽管去年召开的伊朗协约国会议上六国都表示要继续遵守伊朗和协议,一致认为美国退出协议的目的在于将伊朗局势政治化,这种做法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但是不少西方的企业依然忧心忡忡、顾虑重重。随着制裁日期的临近越来越多的西方油气企业已经停止从伊朗进口油气,部分国际银行和航运公司迫于制裁压力也表示停止与伊朗相关的业务往来。

中国外交部一再表示中国反对美国的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但从美国方面表态看,任何进口伊朗的国家都将承受美国的制裁;出于对制裁的担忧,未来中国油气的企业可能会缩减对伊朗油气的进口。

此外在美国重启制裁的威胁下,伊朗已将封锁海峡作为回应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担忧。伊朗是主要油气的生产国、出口国,伊朗石油探明将近1371亿位居全球第四,伊朗全球油气储量全球第一,日均在213万桶左右占全球石油贸易的大约3.3%,未来天然气贸易的规模和占比更是十分可观,由于伊朗在APEC、OPEC乃至全球油气市场的重要影响,涉及伊朗地缘的政治因素及军事举动都将严重影响国际社会的宗教、能源、地区格局等诸多安全因素。

打压伊朗石油的份额,一则促成了近年的美国页岩气油、持续攀升,使其作为新晋能源出口国获得新的出口份额,并通过推高国际油价获得更大收益;二则通过禁止进口伊朗的石油,可以遏止中国的经济发展,同时还可以以此为要挟更好的控制英、法、德、日、韩等盟友,从而实现美国独大的领导权。

总之,新的地缘政治因素的出现核心在于美国试图重建齐世杰领导权、更好的维护其大国霸主地位及其经济利益,在这大的背景下,中美的竞争合作关系很可能从过去的合作为主转为竞争为主,并且摩擦、纠纷不断。中美经济贸易争端成为影响两国乃至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经济秩序的最重要的变量,在新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下全球油气价格的波动,可能会更加敏感和频繁,油气供给安全问题将被提上重要的议事日程。在中国油启对外依存度进一步高起的情况下如何保证石油的安全,以及中资在一乃至其他地区的能源投资的权益,值得各界高度关注。

第二点是,鉴于油气安全的脆弱性,扩大国内生产进口渠道拓展未雨绸缪。

近年来我国原油量保持在2亿吨以下的水平,年进口量在4亿吨左右这样一个水平,进口压力持续加大对外依存度已接近70%,新增地缘政治因素会进一步影响我国的海外石油供应。

但我们也不用过分夸大这一风险,尽管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70%,而且对中东非洲石油的依赖来源较高,但地区消费只占中国第一次能源消费的18%,而煤炭这一主要的能源消费仍占60%以上,综合来看中国的能源对外依存度只有20%左右;即使所有的依赖油气进口全部被限,甚至出现中东极端情况,中国也不是完全应对之策。

应该可以看到中国近年来在油气进口渠道多元化和进口结构上积极变化,中国积极推进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美洲和亚洲五大油气合作区的开发建设,与周边国家以基本形成东北、西北、西南海上四大油气输送通道格局2017年。2017年从中东连续四年下降占中国原油的重量比例是43%,较上一年下降4.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从美洲和欧亚的较快增长、俄罗斯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国,占进口的14%。

对于确保新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下能源安全,黄晓勇教授建议,中国一方面要扩大国内生产,另一方面要扩大进口渠道。

在扩大国内生产方面,要大力提高油气投资和开发力度,且投资要向勘探成熟区域倾斜,并兼顾新领域的勘探和高效的开发,加快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紧急情况下也可适当扩大煤炭的产能和消费。

在扩大进口方面主要油气企业还要继续做好中东、中亚、美洲、亚太等合作区现有项目的经营和新项目的开发工作,在未来中东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加大俄罗斯、周边国的进口采购规模;此外还要利用有力的时机加大石油储备,特别是当前伊朗石油出口需求迫切的情况下,可迅速扩大对伊朗石油的进口,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储备、增加石油储备。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