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上市致价格倒挂愈演愈烈 “二字辈”公司渐成香饽饽

■证券日报记者 贺 骏

11月27日,母婴社区宝宝树在港交所上市,遗憾的是,上市首日便遭破发,依旧没有逃脱年初至今港股IPO大量破发的魔咒。尽管从数据上看,今年堪称是TMT公司IPO的大年,但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大量公司流血上市的背后,昭示着资本寒冬依然凛冽。

在宝宝树上市当日,由36氪主办的一年一度的WISE大会再度召开。会上,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首席执行官宋良静直言:“2018年,我们见证了资本市场罕见的‘冰火相容’的景象。为什么是火?我们看到二级市场出现几乎史无前例的IPO潮,大量TMT企业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上市,见证了好几家投资机构旗下十余家企业上市、为LP赚回10亿美元的案例。但2018年又是冰的,今天一级市场‘冰’的程度超出大家想象。”

一二级市场倒挂愈演愈烈

在宋良静看来,“冰火相容”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愈演愈烈。

来自泰合资本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几十家TMT公司中,以最新价格计算,80%的基石投资人亏钱。如果对上溯到Pre-IPO轮,50%的投资人亏损,甚至还有25%的公司的市值低于再上一轮估值。“IPO本身虽然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但是赚到真金白银才是硬道理”,宋良静指出。

Pre-IPO轮50%的投资人亏损,再上一轮25%的投资人亏损,普遍性的价格倒挂使得一级市场投资人越来越谨慎。宋良静表示,“通过对今年市场上最活跃的15家大PE和5大战略投资人的调研分析后发现:首先,55%的投资机构明确表示要大幅收缩;第二,20%的投资人反馈中性,其实就意味着小幅收缩。只有25%的投资人表示要积极看项目。这些金主的态度代表着市场的趋势,已经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投资人已经进入不活跃的时期了,这个数字一定会深远影响2019年甚至2020年一级市场的融资。”

宋良静指出,在这种局面下如果想穿越周期甚至脱颖而出,关键之一就是要“筑壁垒”,“我们认为,重公司的价值会体现出来,轻公司的挑战越来越多。比如知识付费,过去两年非常热,但是今天剩下的寥寥无几。因为知识付费更多是流量的创新,但是在内容生产机制上,多数公司没有形成自己的门槛。瓜子等重公司所创造的价值绝不仅仅在流量端,更重要的是对整个产业链的深层改造以及效率和品质的提升,他们构筑了更高的竞争壁垒”。

“二字辈”公司渐成主角

在本届WISE大会上,有关消费升级、消费降级、消费分级的思辩也成为热点。如今,消费分级正在成为业内的普遍共识,而与消费分级匹配的商业模式,相对而言则更受到资本的青睐。

本届WISE大会的主论坛设置,似乎也暗示了这一点。在11月27日上午召开的主论坛发言中,除了大量投资机构代表外,仅有的三家企业中,其中两家就是从事二手交易的,分别是瓜子二手车和转转。

“宋总(宋良静)的泰合资本是我们的FA,他在演讲里说,互联网的下半场大家应该做重,要筑壁垒,这也正是我们过去三个月做的事情,我们在全国各地大量开店”,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CTO张小沛在主题演讲时表示,“上周刚刚开业的重庆瓜子二手车严选直卖店,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有800个车位。开业当天就卖了128台车。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重庆当地车商一年的销量,所以线上线下结合起来,会有周转率的提升。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瓜子二手车的车辆周转周期,已经从行业平均的32天降到了9天。“二手车赛道上的其他选手在干什么?赋能车商。他们认为车商是一个落后的生产力,所以要帮他们提升效率。但是我们认为,车商效率低不是原因,是结果,真正的原因是信任的缺失。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重构信任的基础设施,把车况真实展示出来,用深度学习的算法去公平制定车的公允价”,张小沛表示,“对线下厂商而言,我不是赋能你,而是我比你有10倍的效率,这样就是不同维度的竞争”。

不过,张小沛也坦承,“我们的核心创业团队几乎都来自互联网,没有线下零售的经验。做重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之前熟悉的东西要重构。我们去年开始开店,从一个撮合平台、一个擅长的事情,走到零售上来,一路上交了很多学费。一路交学费,一路走过来”。

做“重”才能降低信任成本

除了瓜子二手车之外,坐拥微信入口巨大流量的转转,也早就意识到做“重”的重要。

转转CEO黄炜在主题演讲中介绍,转转是第一家提供二手手机验机、质检服务的二手交易平台,也是全国第二家做二手书回收、重塑及自营业务的,同时还是业内第一个为二手商品提供质保的交易平台。数据显示,从2015年成立至今,转转平台已经交易了近2000万部二手手机。今年上线的二手图书自营,前三季度已回收近400万本二手图书,售出超过200万本。

在黄炜看来,不管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都不是事情的本质,“我会把这个词叫做消费的多样性。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所以消费的多样性其实是一个常态。而我们认为,来自于C端的闲置供给,恰恰能够满足消费的多样性。”

黄炜认为,二手交易实现破局的关键就是要尽可能的“标准化”。“我去日本考察,看到他们的二手商品像新品一样陈列着。我认为只有把二手商品打造得像新品一样,才能让更多的消费者发现二手商品的价值。转转要做的,就是一个品类接着一个品类,持续打造C端供给的标准化,让大家更方便、更放心的交易二手商品”。

据记者观察,除了主论坛上的瓜子二手车、转转之外,在其它分论坛上,京东拍拍、爱回收、回收宝等企业相关负责人也都发表了主题演讲。

在业界看来,从事二手交易的平台正在越来越明显的形成一个“板块”,被拼多多打开的“消费分级”的宝盒,或将由他们进一步做大、分食。

事实上,不仅是二手电商,就是新品电商,也同样面临着渠道下沉和如何做重的问题,盒马鲜生就是例证。“过去十年,我们赚的是人口红利的钱,这是easy money。未来十年,如果还有钱可赚,那一定赚的是不容易的钱,但却是最有价值、最有门槛的钱”,宋良静指出。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