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运作推动文化传播 重振华南地区影视圈

2013 年创办互联网企业

2017 年担任中柬商业协会常务副主席

2018 年创办火杉资本,成立广州十年好友影视有限公司。

Q:邓总介绍一下自己的创业之路?

我在大学时期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也就是2013 年。可能是受家庭的影响吧。我父亲时常给我讲述他创业的经历,我觉得父亲可以创业,可以做得好,我一定也可以,我一直对创业充满了热情与自信。我作为90 后的创业者被江西省招商引资,在江西省成立了我的第一家公司,主要方向是互联网金融。做了两三年后我将企业还给了政府经营。公司虽然运作的时间并不久获利不多,但却让我增加了社会阅历,掌握了企业经营与管理的方法,带给大学时代的我太多的触动。

Q:谈谈您创立广州十年好友影视有限公司的初衷。

90 后受影视文化影响非常大。《西游记》、《还珠格格》以及根据金庸的武侠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电影电视剧影响了我们几代人,我相信会继续影响下一代的生活。影视行业早就在我的内心埋下了种子,我一直渴望与影视结缘。北京也好,广州也罢,有太多资深的影视前辈,他们非常优秀,他们把青春和一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中国的影视。遗憾的是,他们坚持工匠精神,一丝不苟,却没有得到期待的结果。影视行业的现状让我想到了用商业模式来经营文化产业。很多做文化的人提到商业手段,都会不屑一顾。我认为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需要与商业相融合,影视行业要做大做强,传递正能量,也需要商业运作。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离不开文化的繁荣,就像一个人有很多钱,但是他没有精神力量,没有灵魂,这个人也会很危险。我希望通过影视的发展,使文化和商业有效结合,传递时代精神,传递中国力量,这是我成立十年好友影视有限公司的初衷。

Q:公司的商业模式和同类公司有什么不同?

公司的商业模式和同类公司相比较,有很多运营思维上的不同。比如首先,我们打破了个体经纪人单一操作模式和保姆式服务,用平台化的思维来运作。第二,影视投资目前是一个资金类型和来源都比较传统的领域。影视圈让局外人看上去非常遥远,但是在影视圈内部,需要太多的力量去推动,需要大数据的支撑,资本板块在影视行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就像我们身体里的血液,有血液的流动,才有鲜活的生命。人体需要血液,影视行业需要资本。有外围资金的参与,影视行业才有机会发展壮大,文化板块才有快速发展的可能。我希望将影视投资变成大众化的投资,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用华南地区来举例吧。一方面华南地区拥抱着大量的热钱资本,一方面又离香港的娱乐圈很近,但是可惜的是,华南影视圈一直没有做起来,基本上没有太多好的作品。与此同时,大众对影视板块的热情极高,有强烈的参与意愿。如果我的公司提供平台,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影视板块的发展中,无论是投资还是制作,我们整合大众的力量去推动影视文化产业的发展,比如创立影视基金。我旗下有家公司叫火杉资本,我现在也跟国内合法合规的基金公司平台在谈合作,要在影视行业实现更大的突破,一定要整理资源集聚力量。我可以借助位置上的优势,合作香港澳门的影视资源,搭建我们的资金架构。

Q:刚才您提到您创立的火杉资本,您再详细介绍一下?

火杉资本投资了一家快递行业的公司,因为我认为快递行业与民生息息相关。还投资了蜜呈,一家医美行业的公司,未来的投资板块我更倾向于文化板块。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社会问题频发的当下,很多行业饱和度越来越高,竞争越来越大。而文化行业却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近几年发展迅速。去年全国的电影总票房是559 亿,今年将突破600 亿,中国的票房总额预计将在今年或者明年超过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票房市场。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非常有信心,我希望在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我能去拥抱一部分红利,这是我对文化行业前景的看法。除此之外,我还看好科技板块,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我非常认同马云的一个看法,他说第一次革命蒸汽机释放了人的体力,第二次电脑释放了人的脑力,但是第三次人工智能的到来会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在人工智能的研发投资方面,我愿意做更多的尝试。我们跟包括科大讯飞在内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接触,计划结合我们的市场渠道,能够让市场反过来助推技术。

Q:作为中柬商业协会常务副主席,您对中国企业在柬埔寨的投资有什么建议?

柬埔寨跟中国有非常深厚的友谊,本人被聘为中柬商业协会常务副主席。作为90 后的创业者,能够得到柬埔寨副首相级别领导的认可和称赞,我非常荣幸。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来讲,应该去投资与中国保持良好外交关系的国家,我认为柬埔寨具备天时的优势。其次,柬埔寨的政局稳定,洪森首相执政几十年,经济政治各方面都处在一个稳定水平。第三,现在柬埔寨的经济发展和中国90 年代有很多相似点,无论是经济增量,还是民众想要致富的欲望,以及热钱拥抱新兴经济体的速度,都非常适合投资。

Q:今年是国家“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提出的第五年,十年好友在下一个未来五年中国文化影视走出去中,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打铁还要自身硬。我们要把自己的根基夯实,修炼好内功。要在国外的影视文化行业占有一席之地,竞争是必不可少的。文化的输出,是建立在经济强大的基础之上的。在文化影视走出去的过程中,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精髓,使之发扬光大,影响更多的人群。今年是改革开放40 周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有义务传播中国的文明与成就!前两天我们在广州举办了《新电影新商业模式》发布会,与万达影视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我们作为年轻的影视公司,需要向行业内的前辈多学习。

Q:作为90 后年轻的企业家,谈谈您对当下年轻人的看法。

我身边有很多非常优秀的90 后企业家,做得比我成功,坦率地讲,这个时代有太多优秀的年轻人了,在这里我分享一些我个人的创业心得和看法吧。

刚才也提到了我的经历,我在进入大学之前就是一个书呆子,我的父母一直告诉我,知识改变命运,要拼命地学习,才能取得成功。在大学这个过渡阶段,我认识到社会上的考验和我们读书的考试不一样,社会中太多的知识是课本上学不到的。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积极的寻找一些能够让我改变的东西。在大一的时候我就开始创业了,第一次创业还比较成功,也正是因为这一次成功,大二我就选择了辍学。第二,我非常认同王健林王总讲的一句话,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哈佛耶鲁不如自己敢闯,首先要敢冲,要有魄力。进入社会这几年,也经历许多坎坷,几次起起落落。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幸福就是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你有信心有能力能够去驾驭它,这个就是人生真正的幸福。无论面对家庭,还是面对事业,都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未来一定会经历很多坎坷,但是要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迎接未来。第三,就是要选择一个对的行业。创业最开始为什么失败?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选择行业不正确,对选择的行业不够忠诚。创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就是趋势是往上走的行业。我们经常讲一句话叫时代造英雄,不是英雄造就一个时代,对吧?所以要选择一个对的行业。第四点是一定要找到合伙人,正确的合伙人,而且不断地去拥抱更多的合伙人。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每个阶段需要的人才是不一样的,所以要不断的去拥抱更多的合伙人,吸纳他们进来。在吸纳的过程中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要懂得分享。我的合伙人很稳定,合作时间最久的搭档已经八年了,从大一开始就在一起做事了。这些年我做的项目一直在变,但是我的核心班底从来没有变过。因为我合作的是人,而不是项目,所以要找到对的合伙人。这一点我认为有成就的老板都深有感触。在大目标大愿景下,我希望员工能够成长,我提出了员工四大阶段性目标,第一员工要有尊严的活着。第二员工要有车有房有媳妇。第三,员工能力要不断提升,精神得以丰富,智慧得以升华。第四员工要成为我们上市计划这个伟大目标中的一份子。我们一起去推动整个影视产业,以及我们未来要从事的科技产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希望员工也能为社会多做点事情,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希望自己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够为社会多做点事情,这是我的本心和初心。

Q:您展望一下公司的未来。

对公司的发展我充满希望。公司得到了原商务部副部长周可仁的大力支持,广东省影视行业协会授予我广东省影视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的职务,对我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期待。我希望通过金融资本推动文化,让商业模式与文化影视板块进行更多有效的结合。在这种结合下,我们去推动影视产业,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实现我们的阶段性目标。同时我对人工智能领域充满期待,我已经着手布局人工智能板块了。我希望优秀的影视作品能够提升中国人的精气神,希望人工智能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时代赋予了我们机遇,我不追求规模大,体量大,没什么意义。踏踏实实做事是我的本心,为社会贡献力量是公司的价值!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