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新规红线临近 新入局者加入混战

■本报记者 刘斯会

按照交通运输部、公安部联合要求,2018年12月31日前各平台将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并基本实现网约车平台公司、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距离最后的红线时间只剩下10天,从网约车最辉煌时候的能拿到3万元一个月,到如今勉强到手6千元,差距不止是金钱,还有安全感。

“我是河北人,已经考取了当地的网约车资格证书,明年按照要求将不能在北京开网约车,到时候身上背负的5千多元贷款将成为难题。”从事网约车已经3年多的李大勋(化名)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自己从早上六点就起床,直到晚上11点才收车,收入才能勉强维持开支。

今年以来,随着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给网约车龙头滴滴敲响了警钟,滴滴在12月18日表示,在收到11月28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检查组关于安全专项检查工作的有关通报后,公司CEO程维领导的安全委员会立即召开内部专项会议,认真学习检查结果和整改要求。

滴滴称,会严格按照主管部门和联合检查组要求,根据各地网约车实施细则对车辆轴距、排量、车价等不同要求,制定分城市,分阶段合规目标,积极组织驾驶员培训,和合作伙伴一起鼓励、引导司机办理人证车证,克服困难加快办理平台证,全面落实合规工作,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在部分地区影响出行体验,也恳请广大用户能够谅解。

网约车司机收入下滑

早上六点李大勋就起床洗漱,六点半出门,开着自己的黑色现代车满北京城溜达,“这个车首付是15万元,现在每个月车贷2000多元,再加上房贷3000多元,一个月纯进账5000元才可以维持基本开支,这还不包括车的保养费、油费和生活费。”

李大旭是一名网约车司机,1989年从老家河北省石家庄市来到北京“讨口饭吃”,将近三十年过去了,李大勋仍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奔跑着,只不过奔跑的方式由货车变成了私家车。

“在开网约车之前我是开货车的,由于开货车太辛苦了,需要轮班,就是一个人连续开上24个小时,再休息一天,再接着开上24个小时,年纪大了,吃不消了。”李大勋告诉记者,他已经开了三年网约车,由于来北京时间早,在北京开始摇号买车之前,李大勋已经成功购置两辆车,换句话说拥有了两个北京牌照,“现在开网约车外地牌照根本就开不了了,由于我长期开货车,提前有北京牌照,不然现在都不知道做什么工作来还房贷和车贷。”

不过,网约车司机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在没有奖励的情况下,单靠拉单的钱根本就不能养活自己,李大勋称,现在滴滴的奖励政策是一天要拉满10个小时,这10个小时包括司机去接乘客的时间以及乘客在车上的时间,并不包括空车在路上跑的时间,只有拉满10个小时才奖励一定金额再加上拉单收入一个月的进账才能接近6000元。

这个收入与三年前相比差距巨大,在收入最高的时候李大勋一个能进账1千元,还是刨去油费、生活费和保养费之后的纯进账,最顺利的时候每个月能纯进账3万元,不过,最辉煌的时期早已经过去了,做了这么久的网约车,李大勋认为自己早已经适应不了其它类型的工作,“这个工作自由度很大,再做类似约束性强的工作如保安等自己已经不适应,并且保安类工资太低,一个月3000多元根本覆盖不了现在的开支。”

清退时间红线来临

就算是这样一份工作,也将迎来变化。

2018年12月31日,按照规定,网约车平台要全面清退不符合条件的车辆和驾驶员,基本实现平台、车辆和驾驶员合规化。

网约车龙头滴滴表示,滴滴在全国各地区的合规工作进展将持续向公众公布,滴滴真诚盼望千百万网约车司机能够合法合规运营,为用户安全便捷出行贡献力量。与此同时,滴滴还将持续推进出租车行业升级及与网约车融合发展,与各同行伙伴共同促进行业行稳致远。

可以预见,2019年的网约车市场必然会受到影响,有用户向《证券日报》记者反映称,新规定之后,不少不符合要求的如京籍京牌等都已经开不了网约车,如今北京的很多街道黑车又多了起来。

对于实施规则的最后时间表的临近,李大勋并未显得太着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还想继续开下去,在北京这么多年并不想离开,这个平台不行还有其它平台。”

市场确实有新的进入者,例如今年4月份进入的美团打车,还有今年8月底,京东旗下公司经营范围新增“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被外界视为将进军网约车市场的动作。10月份,哈啰出行借助首汽约车的资源,也上线了打车入口,开始进军网约车业务。

传统车企也在挥师入局。例如,今年10月份,戴姆勒与吉利宣布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此前吉利已推出“曹操专车”业务。11月,上汽集团推出中高端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宝马中国更是先人一步。12月14日,宝马网约车业务在成都上线,第一批共上线了200辆配备专职司机的宝马5系商务轿车。

面对新的入局者,新规之下的“李大勋们”的选择到底还有多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