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价值投资 基金重开申购“买买买”

新资金的涌入,意味着可获得用于逢低买入的新资金,补充新的“子弹”。对于逆向投资者而言,投资者的赎回本身就是一个信号。过去经验显示,业绩反转之前往往会出现赎回的高潮。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擅长逆势投资的大卫·赫罗管理的奥克马克国际基金(Oakmark International)近日重新向投资者开放。这是专注全球价值基金重新开放申购的最新一例。

价值类基金经理面对今年这样一个残酷年份尤为困难。不过,对于寻求逢低吸纳,希望寻找在近期市场大跌后能够加仓积极买入的投资人而言,这可能是幸运的时机。

出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对英国脱欧、意大利债务和贸易战的担忧,国际股票市场成为动荡的中心。MSCI 全球(不含美国)指数今年下跌了17%,几乎是MSCI美国指数下跌的两倍。根据EPFR Global的数据,11月份,投资者从环球股票基金中赎回14亿美元,结束了连续两年总计235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

许多以价值为导向的环球基金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奥克马克国际基金今年已下跌23%,使其排名处于该类别的底部。今年3月至11月期间,该基金的投资者赎回累计超过60亿美元。该基金的资产现在约为320亿美元。

赎回也打击了其他几家环球股票基金,这些基金由具有强劲长期投资记录的资深基金经理管理,包括FMI国际基金,IVA国际基金和IVA环球基金,以及航海家海外成长及固收基金。

意在获得买入资金

巧的是,这些基金最近不少都重新开放申购,他们重开申购是一个合乎逻辑的举措,新资金的涌入,意味着可获得用于逢低买入的新资金,补充新的“子弹”。赫罗以愿意在市场不受欢迎时进行逆向投资而闻名。2011年,他买入了地震和海啸之后的日本股票,2016年,他在英国脱欧公投后买入了英国股票。在2016年和2017年,该基金排名位于晨星全球投资混合类别的顶部,击败了90%的同类产品,获得大量资金涌入,以至于该基金在2018年1月份关闭了申购通道。

赫罗表示,这是他管理该基金26年来第四次出现业绩较大下滑,面临大量赎回。该基金在1994年首次失去了一半的资产。但投资者越来越有耐心,因为他们越来越习惯于他的投资方法,这次只有15%到20%的资产被赎回。

对于逆向投资者而言,投资者的赎回本身就是一个信号。过去经验显示,业绩反转之前往往会出现赎回的高潮。实际上,散户与机构的行为相背,该基金的机构份额在2018年还获得了76亿美元的买入资金。

政治事件难改基本面向好

赫罗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在买入下跌严重市场的股票。他购买大幅下跌的欧洲汽车制造商的股票,如戴姆勒和宝马,因为市场担心关税威胁和经济放缓会对汽车需求造成严重影响,这两家公司股价大跌。他还买入了法国巴黎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集团等欧洲银行股。

赫罗表示,他更多看到的是一个政治事件驱动的市场变化,而不是基本面的改变,基金愿意为中长期收益而承受短期的痛苦。他指出,现在对逆向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对未来感觉良好。

IVA两只产品的基金经理德瓦克斯最近也在买入股票。德瓦克斯表示,对估值和中国经济持谨慎态度,近年来这两只基金均持有大量现金,有助于在波动市场中稳定净值。但最近却开始减少持有现金。今年秋天,他重新开放了管理基金的申购。

看好汽车、芯片和奢侈品

赫罗乐观的一个原因是:他持有股票的平均估值与他认为的股票价值之间的偏离,是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以拥有200亿美元现金的宝马为例,公司正在通过推出更具吸引力的车型来改善业务,公司还与梅赛德斯奔驰合作开发可以提高生产效率的汽车零部件,其基本面并没有恶化。赫罗表示,这些公司不应该以12倍或13倍的估值进行交易,但也不应该是现在的6倍估值。

赫罗也一直在买入一些新兴市场的低估值科技股票,如南非的纳斯帕斯,该公司持有大量腾讯控股的股份,也是最早投资马化腾的外国公司之一;同时也看好并买入了芯片股,如台湾芯片制造商台积电和芯片设备公司ASML。

IVA国际基金今年12%的亏损幅度优于90%的同行,该基金经理德瓦克斯表示,不少股票价格与基本面脱节。他增持了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瑞士历峰、爱尔兰联合银行以及韩国三星电子等优质公司。德瓦克斯认为,一些股票价格已经大幅下挫,但经济衰退并没有发生。他表示,该基金仍有15%的现金,他比同行更谨慎。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